• 蓮霧+咖啡 人客來喲 熱帶水果、經濟作物在海南島具規模經濟
  •   
作者:陳怡如         文章出處:財金雜誌   21期      出刊區間:2011/6/1

在農業為經濟基礎的海南島,台商讓台灣經驗發光,「台灣種」的水果在海南島大放異彩。未來在國際旅遊島的政策扶持下,休閒農場創造農場的附加價值,又是台商的另一個機會。



從海口市中心往郊區行進,沿途左右景色從椰子樹逐漸變成低矮的果樹、菜園,我們感受到了這個中國農業大省的純樸氣息。



地屬熱帶海洋季風氣候的海南島,農業一直是海南經濟的支柱,尤其種植熱帶水果、經濟作物更具優勢。海南全省耕地面積占21.8%,農業人口更高達6成以上。



海南人口密度低,土地成本也低,吸引了台商到海南發展農業。移植台灣的品種、技術,海南提供大面積的耕地,黑金剛蓮霧、愛文芒果、聖女小番茄等都在海南島落地生根,產量更是超過台灣。在海南島發展農業的台商,當初怎麼也想不到一種就是幾百畝、幾千畝,甚至是數十萬畝,面向整個中國大陸13億人口的龐大市場,台灣農業成功地在海南島發揚光大,辛苦的汗水換得甜美果實。



在海南的十二五規劃中,強調加強瓊(海南簡稱)台農業和海洋經濟合作,顯見台灣農業受到倚重。配合海南國際旅遊島的長期規劃,台商也朝休閒農場轉型,期待創造下一段的輝煌。我們走訪了來自屏東的黃益豐,他將黑金剛蓮霧引進海南,受到中國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喜愛,讓中共中央宣傳部幫他打出知名度,從此黃益豐的黑金剛蓮霧要排隊買;台南縣前副縣長林文定遠離政治,來到適合種植咖啡的海南島,沒有被天災打倒,現在他的「古色咖啡」已成海南的伴手禮。



黃益豐和林文定雖然都是農家出身,但卻是來到海南島才把「種植」當作事業,憑著對消費市場的準確預測、掌握產銷,在海南島各擁一片天,並放眼全中國大陸市場。海南島的環境只是提供了他們成功的條件之一,企業化經營才是他們脫穎而出的關鍵要素!



黃益豐天天採收技術全球唯一

踏進黃益豐與友人合資的「海南金德豐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農場,兩旁蓮霧樹整齊地排列,不過,怎麼這一區還沒開花、那一區卻已經結實累累?進到辦公室,只見黃益豐忙著用電話遙控果園的事,一下子又坐到電腦前看資料,同時手上還拿著平板電腦…,這幅景象顛覆了「作農」的印象。



好不容易,黃益豐坐了下來,馬上遞了一些文件給我們看,那是「農墾農產品質量追溯創建單位申請推薦表」,黃益豐剛完成申請,在此之前農場已經是「海南省熱帶作物標準化生產示範園」,而這些步驟,為了就是日後發展成國際觀光農業休閒度假中心!



以產、銷來看,黃益豐管理1340畝、3萬4000株蓮霧,每天採收,平均1天出產1萬斤蓮霧,從自己租的行口銷售,這樣「單一品種、單一基地、全年不休、天天新鮮採收」的生產,在全球各色水果產業,金德豐是第一家、也是唯一。



蓮霧一年可以開兩次花,這麼大的農場,如果同一時間收成,人力、物力都是考驗,蓮霧運送過程的保鮮、銷售價格也會造成很大的壓力,更遑論如果遇到颱風等天然災害會血本無歸的風險。黃益豐將農場分成36片區,每區約5、600株,運用人工假性氣候,技術性地調節產期,實現「天天採收」的高難度作業。



這樣除了降低風險之外,更因為黑金剛蓮霧的品質佳、價格高,黃益豐可以控制每天出貨量,而且冬天非產期時也照樣有貨可以出,保持了黑金剛蓮霧的價格。在台灣,一顆黑金剛蓮霧可以賣到100元,那麼在海南島可以賣到多少錢呢?黃益豐笑笑地沒有給明確的答案,但是他透露,現在每年的價格都比第一年高!



問到黑金剛蓮霧這麼大的量、價格又好,是不是熱銷到中國大陸?結果卻出乎意料,黃益豐說海南島內的銷售占大部分。2003、04年,黃益豐連續兩年到北京產銷會發現,冬天的北方天氣太冷,蓮霧很冰沒人想吃,夏天蓮霧運到北京又已經快壞了,反正海南島內市場就夠大了。



誰能想像,當初黃益豐本來是為了青棗的出口到海南看市場,卻因此接下一片果園來種植。決定種蓮霧,是用台灣2300萬人每年吃掉15萬畝蓮霧來換算,中國大陸13億人口的市場會有多大?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沒有錯,光是海口一天的消費量就2萬斤,他的出貨量只是海口市場的一半。



有沒有計畫擴張?黃益豐搖搖頭說,不要。他一個人管理這麼大的農場,除非有人幫忙,否則沒辦法再擴了。確實,黃益豐運用電腦等資訊產品,管理蓮霧的產期、出貨,這樣的規模已經是在台灣無法想像。而看到他計畫發展農業休閒度假中心,其實他已在規劃下一步,搭上「國際旅遊島」的政策,用他的黑金剛蓮霧,把消費者從全中國大陸吸引過來!



林文定不畏打擊終讓古色咖啡飄香

「你們剛剛從馬路一轉進來,就進到我的咖啡園了。」林文定這樣介紹著。我們這才稍微體會到林文定種植咖啡的面積有多大!原來我們以為是產業道路、車開了約2、3分鐘才抵「門口」的這一段說短也不算短的路,兩旁樹蔭後的大片土地,種了6萬株咖啡樹。



到咖啡產地後的第一件事,當然就是喝咖啡!常到中國大陸的咖啡族,想必都飽受尋咖啡之苦,好不容易買到咖啡,卻經常是口感不佳的黑苦咖啡。相對於在台灣幾步路就有平價咖啡可買的便利環境,在中國大陸能解咖啡癮,當是一天最興奮的事了。「古色咖啡農場」的咖啡,入口溫醇、冷掉也不會變酸,確實是水準以上的單品咖啡。



2001年,林文定自台南縣副縣長職位退下,遠離台灣政治圈,他看好中國大陸的發展,選擇到中國大陸尋找事業的第二春,考量到從事工、商業需要龐大資金,自己沒有足夠的創業資金,因此選擇了投資金額少但是辛苦的農業。當時,十幾個朋友共同出資讓林文定到海南務農,條件是林文定要守在農場。



2002年5月,海南古色農業有限公司成立,從來沒有拿過鋤頭的林文定,要重頭學起,而老天爺似乎也在考驗他的毅力。咖啡樹種下去之後3年才能開始採收,到了2005年準備要第一次收成,卻遇到海南島30多年來最大的颱風「達維」,林文定的咖啡樹被吹得全部臥倒,8成全毀。重新再來一次,2008年眼見就要採收,卻因前一年的冬天華南大雪的異常天候,海南也迎來寒冬,咖啡樹開的花都凍傷、掉了,果實剩不到1/10。一直到2009年,才正常收成,原本3年可已開始收成的咖啡,林文定卻花了7年才享受到收成的喜悅。



過程雖然艱辛,林文定並不洩氣。他說,每次回台灣總不錯過學習咖啡的機會,古坑、惠蓀、東山等幾個種咖啡的地方,是他最常去的。即使回到海南島,還是常打電話回台灣求教。



說到咖啡,林文定神采飛揚,他向我們說明,海南島跟夏威夷可那咖啡的種植條件相同,火山岩紅土是咖啡最佳的種植土壤,古色咖啡在海南省澄邁縣的火山岩紅土種植,引進巴西、台灣、印尼等地的阿拉比卡種子,從育苗、種植、手採、水洗、日曬、烘焙、成品上市,都採國際級別處理,而且林文定都不假他人之手。



其實,海南島本來就有種植咖啡,不過品種是羅布斯塔(Robusta),口感較差、只有濃濃的苦味,通常是即溶咖啡的原料。在海南省澄邁縣的福山咖啡以地名作為品牌,當地政府宣傳福山咖啡文化,卻也幫「福山咖啡」打知名度。



林文定的「古色咖啡」也經常被誤認為是福山咖啡。對此,他頗為不服,一來古色咖啡農場不在福山,二來咖啡的品種不同。福山咖啡豆一袋(200克)10幾元人民幣,古色咖啡一袋要賣到45元人民幣,價格差距超過3倍,說明品質差異。 



海南島伴手夯貨來自台灣

海南島要打旅遊牌,特色伴手禮可不能少,中國只有雲南跟海南產咖啡,「古色咖啡」即從中脫穎而出。林文定說,海南領導到台灣訪問,都帶80∼100袋「古色咖啡」當伴手禮;台灣觀光客到海南旅遊,也有排景點到古色咖啡農場,他曾接待一團18人的團體,他們買了5箱(100袋)帶回台灣。



在2006年,開始有電視媒體報導「古色咖啡」,吸引台灣的同業詢問,現在林文定自己的450畝農場外,另有1500畝加盟合作農場。古色咖啡農場隔壁還有1000畝火山岩紅土,可以考慮找機會擴產。在澄邁縣,林文定將和湖南鄱陽地產合作,在別墅區旁建休閒園區,園區內有古色咖啡休閒農場與生於澄邁縣、長於台灣的知名畫家陳顯棟美術館,推廣「古色咖啡」。



另外,瓊中要發展旅遊,當地領導也拿1萬畝地在談合作;另一個在海南各地種了1萬畝椰子的台商,兩方也有意「強強合作」,讓「古色咖啡」在海南島東、西線都有咖啡休閒農場。林文定已經籌備今年底將組休閒農業協會。



選擇在海南種咖啡,除了土壤、氣候合適外,林文定其實也經過盤算,「全球富裕的地方都喝咖啡、外商到中國發展多年帶進喝咖啡的習慣,我相信中國大陸喝咖啡的人口也會愈來愈多。」另外,「咖啡要加工後才能喝,不用擔心被偷採;加工後可存放2年以上,遇到價格不好可以緩一點再賣。」這些都是林文定決定種咖啡的原因。他說,他仔細觀察過咖啡的價格,因為咖啡開花期長達半年,採收期也是半年,只有8月至隔年2月的採收期價格稍低外,其他時間價格會浮上來,而咖啡的摘採期達20年。現在林文定一面收一面賣,1年產不到10噸,物以稀為貴,只能賣給固定客戶,價格相當穩定。



林文定過去的政黨色彩,讓他在海南島行事低調。不過,在海南島發展的這些年,他有感於當地台商缺乏發聲管道,考慮了年餘,決定接受海南省政協港澳台僑外事委員會顧問一職,希望能替海南的台商發聲。當初,林文定為了遠離政治而到海南,想不到政治還是找上了他,跟農場門面上寫的「台灣經驗,生根海南」不謀而合!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