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供需來看行情!  美國、中國PMI大解密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164期      出刊區間:2021/10/08~2021/10/14


台股指數持續調整,甚至回到年線位置,拉長時間來看,過去四年以來,大盤跌破年線有兩次。一次是二○一八年第四季,美中貿易戰進入近身肉搏戰,令指數在十月跌破年線,一路整理到二○一九年四月,才重新回到年線以上。

另一次是去年疫情爆發之後,指數狂跌而下,不僅跌破年線,甚至一度跌到八五二三.六三點,而後在全球央行救市、狂印鈔票之下,股市自低檔大漲而上,到七月中旬,曾突破一萬八千點,來到一八○三四.一九點。所以從去年的低點以來,台股上漲近萬點,這一次又回到年線,意味著中期整理的格局難以避免。

問題是,這一次再度回到年線,到底是多頭的結束?還是調整後,會重新再上?

面對這個問題,可以從美國及中國的經濟現況來分析。

因為,美國及中國是全球前兩大經濟體,而美國是全球最大消費市場;至於中國,則是世界工廠,兩者代表著全球「供」、「需」的市場。

首先,可以參考美、中這兩個國家的經濟領先指標|PMI(採購經理人指數)。



美國PMI持續上升



以美國的ISM製造業的PMI來看,近三個月以來持續擴張,七月份為五九.五、八月份為五九.九、九月份又上升至六一.一。意味著經濟擴張的趨勢沒有太大改變!

如果進一步來看美國PMI的細項分布,可以發現一個很特別的現象,在接近消費市場的客戶端存貨,這三個月雖有增長,到九月份為三一.七,惟就歷史的角度來看,反而是相對低檔。

但在製造端的存貨,到九月份上升至五五.六,反而是相對高檔(詳見附圖)。

簡單來說,自○八年金融海嘯以來,在二○一八年前後,客戶端存貨及製造端存貨也曾出現較大差距,那時候因為美中貿易戰開打,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課以關稅罰則,令客戶端的存貨大降,但製造端的存貨上升,形成較大差距。

但這一次,兩者的數據差距更大,是史上少見。而這種情況可以解釋為,美國消費市場的力道並沒有改變,復甦力依然強勁。

按理,在消費市場的消費力未減,存貨去化比較快,製造端的存貨也應該會隨著消費市場而出現下降趨勢,但實際上的數字卻非如此,這是十分反常的現象!



美客戶端存貨為歷史低檔



為什麼製造端存貨降不下來,似乎有幾個原因,其中之一是所謂「長短料」的問題,有些產品的零組件短缺,貨出不了!再者,就是製造廠商的交貨時間,因為塞港問題無解,時間也延誤了。

看到美國的PMI以及細項,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美國的消費力若隨著疫情和緩,會進一步上升,會再拉動製造端的成長。

一如先前提到,美國是最大的「需求者」;而中國則是最大「供給者」,只要需求不變,或繼續增長,對供給者應該是有利的。但短期內,因為製造端庫存上升,打擊到中國,甚至台灣,所以自七月份以來,台股的回跌,在某種程度上是反應這種情況;也具體反應在台灣外銷訂單上,近三個月以來,出現走低的情況,對照股市亦復如此。

所以,只要確定需求端,主要是美國的消費還會成長,從客戶端存貨在歷史低檔,即可以理解到,美國的消費力仍將成長。

可以參考○八到○九年,客戶端存貨創下歷史高檔,反應美國消費力被削弱,是金融海嘯的成因之一。故而,從美國的PMI來看,股市不存在崩跌的條件。

至於中國的情況為何?要特別注意的是,中國製造業PMI基本上已掉到五○左右,也就是所謂的「榮枯線」附近。問題是九月底之後,中國因為缺煤,導致爆發斷電、限電危機,這對中國的製造業而言,是相當大的危機,若短期內無法控制,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可能被動搖!



缺電導致製造端大受影響



可以猜想一下,中國十月乃至於十月份之後,PMI指數可能會進一步跌破五○以下,但另一方面,也可能讓製造業因為斷電、限電而影響到生產,促使製造業的庫存因此下降!

果如此,將會有受惠者進一步浮上檯面,不要忘了,先前提到,美國的需求依然可期,甚至在疫情逐漸和緩之後,令需求再進一步成長。

一旦需求不變,要供給也會維持一定水準,當中國製造業的產量可能減少之下,對台灣,甚至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製造業,也許是利多。

所以,回到台股來看,九月份台灣的PMI出現下降的走勢,由八月份的六二.一降至五七.八;至於新增訂單也由八月份的六二.三降至五三.五,這正是先前所說,可能是台股自七月份以來股市下跌的基本面原因之一。

如今,中國的製造業因為斷電而深受影響,台灣會不會受惠?可能會集中在幾個產業,如果是生產零組件到中國,可能不利;相對地,受惠中國產能減少,台灣可以取代的行業或將受惠,其中,鋼鐵產業應該是受惠者之一。

因為中國此次斷電、缺電,主要原因是缺煤,中國政府現在是以穩定民生用電為主,而高耗能的鋼鐵產業將被迫減少產量,一旦如此,對國際鋼價而言,應會再漲,屆時以中鋼(2002)為首的鋼鐵產業,有機會再脫穎而出。

此次,中國的缺電危機也透露出,未來產業發展上的新趨勢,就是綠能投資將擴大,上期《先探週刊》特別提到,在香港掛牌的中國綠能股,反而在港股大跌、中國缺電的利空中,持續脫穎而上,甚至進一步再創新高。



綠能是市場焦點



其中特別提到的大唐新能源(01798.HK)、新天綠色能源(00956.HK)、龍源電力(00916.HK)、協合新能源(00182.HK)等,股價不是再創新高,就是強勢整理。

故而,台股也反應這一股熱度,世紀鋼(9958)短線上強力攻堅而上,在大盤走弱之際,猶能強攻而上,除了綠能投資成為潮流之外,台灣在離岸風電的發展,也進入新的階段。也許世紀鋼在短線上股價急攻之後,近期或會調整,但中、長期的趨勢似轉為多頭,已經非常明顯。

在世紀鋼股價領先突破之下,世紀風電(2072)是最直接的離岸風電股,正準備IPO;至於森崴能源(6806),IPO的價格訂在一一八元,預計最快在十月底正式掛牌。所以,森崴能源的上市,對離岸風電產業而言,又注入了新血。

可以注意的是森崴能源的大股東─永崴投控(3712)也感受到這股熱力,股價也逐漸反攻而上;先前進行築底的永冠KY(1589),以及上緯投控(3708),也在築底之後,股價開始向上,類股有擴散、轉強的味道。

除此之外,與世紀鋼集團最密切的個股,其實是新光鋼(2031),新光鋼參與世紀鋼在離岸風電產業上的投資,以及鋼材上的供應,甚至新光鋼的董事長粟明德,還擔任世紀鋼的董事。

因而股價歷經一段時間回檔的新光鋼,低檔支撐力也轉強。不要忘了,新光鋼上半年EPS為四.九元,全年EPS或有向九∼十元挑戰可能,也許股價正等待彈升。

另外,綠能產業不論是離岸風電,或者是太陽能,在下一個階段,一定要配合「儲能」的建設,尤其中國的缺電危機之下,「儲能」投資的速度或將加快。

其中,中興電(1513),除了是重電、電力的設備商之外,在綠能以及儲能的投資上,也開始出現成績,上半年EPS為一.九五元,股價回到了低檔區,也有機會重新展開新的彈升行情。

一旦中興電可以重新步入彈升走勢,華城(1519)也可望再跟進。

再補充一點,在美國PMI的細項中,也可以看到「供應商交貨時間」,在七月份為七二.五,而八月份略降至六九.五;但九月份又上升至七三.四,又比七月高。

尤其這一段時間,中國為了解決缺電問題,又開始全球搶煤,甚至又開口向澳洲買煤,可以推論一下,一旦中國在全球搶煤,也許對海岬型散裝運煤船的需求,可能會進一步升高,在台股之中,即以裕民(2606)為代表,也許這又是一個轉折點。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