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債殖利率暫歇 科技股搶反彈  聯準會鴿派當家?還是鷹派?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136期      出刊區間:2021/03/26~2021/03/31

聯準會不喊升息和結束QE,卻宣布不再鬆綁SLR,華爾街意識到聯準會有計畫控制市場資金過度浮濫現象,一度引發殖利率飆升。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至今,只要聯準會主席鮑威爾開金口說短期內不升息,通常都能引導公債市場殖利率走低。但這次不一樣,伴隨著拜登政府一.九兆美元紓困政策,加上未來還可能要推三兆美元的基礎建設計畫,聯準會若不稍微讓貨幣政策逐漸趨向寬鬆偏中性政策,美國經濟的通膨風險可能會加速上揚。為此,聯準會主席在FOMC會議後兩天後宣布不再延長銀行業的補充槓桿限制(SLR),形成美債殖利率居高不下並創下一.七三五%的十四個月新高,造成美股震盪激烈。

拜登政府近期通過的一.九兆美元的紓困政策,本刊曾探討過(參閱《先探》二一三五期,七六頁),這可是數十年來非常罕見的消費提振計畫,將能推升美國GDP成長。在這輪紓困案之前,從川普政府至今的紓困金額累積超過四兆美元,接下來還有高達三∼四兆美元的基礎建設計畫。這麼多錢撒下去,美國經濟肯定會出現通膨風險增溫現象。

假如聯準會不提早適度調整先前過度寬鬆的貨幣環境,一旦經濟明顯泡沫化,聯準會需要花更多的力氣才能調得回來。

聯準會在這次聲明中表示,經濟活動和就業指標最近好轉,儘管情影響最嚴重的行業仍疲弱,通膨率還是會維持低於二%。聯準會在這次對美國GDP、通膨率和失業率的預測中也將拜登政府一.九兆美元紓困政策納入對經濟成長的評估條件。其中,對美國GDP從去年十二月時預估的四.二%調升到六.五%。美國GDP規模高達二一.四八八兆美元,聯準會一口氣調升美國GDP成長率二.三%,等於今年美國GDP將成長超過四九四二億美元。光是這樣的成長幅度早就超越很多國家的GDP規模,這樣的增長幅度相當可觀。



聯準會調高GDP預估

  

聯準會同時把今年美國失業率從五%調降到四.五%,這樣的失業率水準幾乎讓美國就業市場快要達到完全就業的水準。隨著美國GDP大幅增長、失業率也幾乎要達到完全就業水準下,通膨風險當然會跟著上揚。這次聯準會也把今年的通膨率從一.八%調高到二.四%,核心通膨率(PCE)也從一.八%調升到二.二%。通膨率指標是扣除食物和能源後的核心通膨率數據,只要超過二%的通膨目標,聯準會就可能會出手抑制通膨。



市場回歸正常化第一步



聯準會已經預知一連串的紓困振興計畫會讓經濟的通膨風險上揚,加上美國經濟已能回復自我成長,但現有的貨幣環境還是去年經濟遭受疫情衝擊時的水準,若不盡早將過度寬鬆的資金回收、降低槓桿等措施,擔心未來通膨風險會失控。這情況下,聯準會先從對經濟影響性較低的部分著手。去年疫情期間,為了穩定金融市場秩序提出補充槓桿比率(SLR)暫時鬆綁一年,將公債、準備金的三%限制排除在外。當時也只是說暫時鬆綁一年,到三月底就到期。聯準會決定不再鬆綁SLR,銀行必須賣掉部分公債提高現金部位以達到規定。這情況就會讓公債市場承受更多的賣盤,公債市場殖利率將居高不下,一度衝擊銀行股股價。市場也了解到,這是聯準會回收市場過度浮濫資金的第一步。

至於何時升息、停止每個月一二○○億美元的購債額度(QE),由於牽涉到對金融市場的衝擊範圍太大,鮑威爾和聯準會官員的共識,預計二○二三年以前不會升息。聯準會依然表現鴿派的態度,看在華爾街市場眼中卻有越來越強的鷹派味道,使得這次FOMC會議決議出來後,指標性的十年期美債殖利率不跌反升。華爾街市場當然知道聯準會暫時不會在升息、QE兩部分著手,如果經濟逐漸好轉,市場殖利率會跟著經濟數據的好轉而上揚。其實,從最新公布的二月美國就業人數大幅回升,ISM製造業指數和密西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都同步走高。



債市空頭回補部位



當美國大部分民眾施打疫苗後,疫情不再擴散,民眾的經濟活動將逐漸恢復正常。如果加上最新一.九兆美元的紓困振興計畫,預期下半年核心通膨指標就會上來。

在貨幣政策會議前夕,有經濟學家呼籲聯準會應該要進行扭轉操作(OT),就是賣出短期公債、買進長期公債方式,讓美債殖利率曲線趨於平滑,但不會變成負的殖利率曲線。但聯準會在這次會議中並未宣布實施。華爾街市場藉由大量賣出公債方式來測試聯準會的底線,並吸引市場投機機構放空十年債券利差期貨。

根據美國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數據顯示,在聯準會開會前夕,投機機構放空十年期債券利差期貨部位高達六一八一○口,逼近今年一月初相對高點。當時外電曾經報導,有高達四五○億美元的空頭部位放空美債。但這項數據在聯準會開會完後,大量空單利用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飆升超過一.七五%下已大量回補。從最新的數據顯示,空單部位已剩下三八○九七口,空單部位大減超過三八%。

公債市場經過空頭這輪洗禮後,五年期和十年期、七年期和十年期公債間的利差已明顯收斂,加上公債期貨市場空頭部位還在回補,只要市場沒有出現新的變數,短期內十年期美債殖利率已飆升到一個滿足點,暫時會在一.六∼一.七五%之間震盪。

歐洲央行貨幣政策會議比聯準會提早一個星期,當時歐洲央行發布相當鴿派的論調,並強調要打壓一切可能會讓市場殖利率上升的因素,因為歐洲經濟依然脆弱。以至於近期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飆升,並創去年一月以來新高,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雖上揚但沒有跨過近期新高,以至於指標性的十年期美債和德債利差已擴大到二○○個基點。即便如此,美元指數在FOMC會議後也沒有因為美債和德債利差擴大而大幅轉強,維持震盪盤整態勢,對美股有利。



搶反彈的指標股有哪些?



科技股過去一年來維持強勁多頭走勢,從二月下旬以來受到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飆升下造成科技股回檔。Nasdaq指數這段期間最大回檔幅度將近九%,很多指標性科技股這段期間回檔幅度超過二、三○%。例如特斯拉、Zoom、Peloton這段期間股價都跌掉三成左右,莫德納疫苗持續出貨但股價也跌掉近三一%。高本益比股的Nvidia股價跌掉超過二四%、超微下跌近兩成、蘋果也下跌十二.六四%、應用材料跌一成。這些科技股短線跌幅已大,以及美債殖利率暫時不容易再飆升下有跌深反彈的機會。搶反彈標的以基本面較優的比較有機會,像記憶體股的美光科技、企業資本支出回溫下的思科系統、科技大咖的微軟、蘋果、Alphabet等也都是優先搶反彈的指標股。

金融股短線上必須先消化SLR的利空,先前金融股在公債市場殖利率飆升下走高,短線處於回檔過程。就中長線來說,在公債殖利率走高會提高銀行業在固定資產的收益,有助於銀行業的獲利成長動能。先讓銀行股短線漲多回檔並消化利空消息後,股價才有一波上漲的機會。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