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登重走傳統路 美元震盪築底  振興政策能搞活經濟 美國金融股大漲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127期      出刊區間:2021/01/22~2021/01/28

葉倫即將出任財政部長,未來不會強求弱勢美元,讓市場決定美元走勢。今年以來美股創新高,金融股貢獻不少道瓊、S&P 500指數的漲幅。
葉倫即將出任拜登政府財政部長,在國會作證時認為,未來將確認由市場來決定美國利率的政策方向,將不同於川普執政時期的弱勢美元政策。近期美元指數在九○點上下震盪,未來將牽動全球股匯市表現。去年十二月中旬美國三三家大型金融機構通過聯準會的壓力測試,聯準會同意金融機構可以配發現金股利和買回庫藏股,加上拜登上任後會進一步推動大型振興政策,帶動美國銀行股表現強勢。

聯準會前主席葉倫當年未獲川普留任而離開公職,拜登當選美國總統後,廣納自由派經濟學家擔任財經閣員,葉倫將出任財政部長。美元指數從去年三月下旬高點的一○二.九九點下跌以來,最低在今年一月六日創下八九.二美元的紀錄。從近七年來美元指數走勢觀察,一旦摜破二○一八年二月中旬最低點八八.二五三點支撐,恐進一步回測八五點。

美元指數從去年三月高點下跌,是因為市場避險因素消失而離開美元部位,這段期間指數下跌帶動全球股市的多頭走勢。受限於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美國經濟成長。美國總統剛簽署一.九兆美元的振興政策,拜登上任後半年內還會再推大規模振興政策。連續推出大規模振興政策後,勢必推高政府債務。此時,若美元指數破底下跌,有可能是金融市場不信任美元的結果,反而不利金融市場表現。美國政府若想要舉債救經濟,理論上不應該讓美元走勢疲弱,會不利於投資機構認購未來美國公債、拖累美元相關資產。



新政府不會干預美元匯價



從一九九○年代中期至今,美國政府只有在一九九八、二○○○及二○一一年干預匯市。川普在二○一七年初入主白宮後,屢次向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施壓,要求美元下跌,一度讓美元指數創下八八.二五三低點。之後歷經美中貿易戰,以及美國經濟、股市表現均優於其他主要經濟體,才讓美元指數回升。根據華爾街日報引述拜登交接團隊官員的消息,葉倫如果在參議院國會聽證會中被問到新政府的美元政策時,將會回應未來美元匯價由市場機制來決定,市場會自行調整以反映真實的經濟變化,以促進全球經濟的調整。葉倫強調,美國不會尋求以較低匯率獲取貿易不公平優勢,同時也反對其他國家這樣做。葉倫的宣言,其實就是回歸川普上台前的傳統美元路線。

鮑威爾在十四日的討論會議中表示,現在不是討論退出超寬鬆貨幣政策的時候;他還承諾,在聯準會開始討論大規模縮減購債計畫之前,就會提前發出大量通知。鮑威爾強調,在與金融市場就資產購債計畫進行溝通時,需要非常謹慎。關於這次討論會關於聯準會相關政策指引時,鮑威爾表示,現在不是討論退出超寬鬆貨幣政策的時機,他認為這是○八年全球金融危機的另一個教訓,那就是要小心,不要過早退出。如果條件成熟到可以考慮縮減資產購買時,將會有充足的警告並讓市場提早作好準備。

在當天的討論會中,鮑威爾意有所指地表示,現在美國首次請領失業救濟金人數上升到九六.五萬人,比市場預期的不到八○萬人,這數據令人非常失望。這也比照鮑威爾說的,目前聯準會還談不上要退出市場。根據聯準會官員在去年十二月FOMC貨幣政策會議的討論,與會官員普遍預期現有的超寬鬆貨幣政策至少會延續到二○二二年底,有官員預測最快二○二三年有升息的機會。但如果從金融海嘯的經驗顯示,從危機爆發到第一次升息歷經七年;據此推測,要等到這次危機過後聯準會的首度升息,可能需要等到二○二五年以後觀察屆時的經濟情況再說。



歐系貨幣普遍走弱



從附表的國際主要貨幣兌美元的表現來看,今年以來以墨西哥披索、新台幣、中國人民幣、俄羅斯盧布和澳幣兌美元呈現升值態勢。其中只有新台幣和人民幣等亞洲主要貨幣在去年兌美元升值後,今年來依舊維持走升態勢。反觀歐系主要貨幣中,去年歐元兌美元升值八.九四%,今年來走貶○.九九%。瑞典幣克朗、瑞士法郎、丹麥幣克朗去年兌美元都明顯升值,今年來兌美元卻都走貶。似乎意味著,未來的美元指數有逐漸走強的跡象。近期歐元走勢較弱有兩個原因:首先,歐元區經濟成長力不如美國;第二、歐洲政壇大地震,荷蘭總理爆出醜聞而下台。義大利總理孔蒂遭前總理倫齊懷疑是否不當運用歐盟復興計畫的資金,加上義大利疫情仍不見好轉造成民怨,內閣一度面臨倒台風險,衝擊歐元匯價。

最近支撐美元轉強的原因除了歐元貶值外,還有美債殖利率走升因素。市場預期美國政府將大規模舉債,市場投資機構先拋售手中的債券,造成十年期美債殖利率上揚到一.○八四%,十年期美債殖利率目前來到去年三月下旬以來的高點,五年期美債殖利率也一度突破○.五%的去年三月下旬以來相對高點。除市場籌碼因素外,國際非鐵金屬價格從去年下半年以來的漲勢,推升市場對通貨膨脹的預期,助長美債殖利率的走揚。即使美債殖利率上揚,聯準會對容許當前通膨年增率一段期間維持在二%以上的態度不變。



美國金融股強彈



十年期美債殖利率站上一%,是有利於美國銀行業的收益,即使聯準會短期內不會升息,但市場利率上揚確定市場利率最低點已過,是有利於銀行業未來的營運。從去年上半年以來美股的多頭趨勢,金融股都落後大盤表現,直到去年十一月初後才出現強勁的漲勢。去年十二月中旬,聯準會公布最新一輪金融機構的壓力測試,受測的三三家大型金融機構全都過關,聯會允許大型金融機構在今年第一季買回庫藏股,也同意金融機構配發現金股利給投資股東,是近期金融股全面上漲的原因。

這次疫情重創美國實體經濟,金融股受害最大。聯準會從年六月以後限制大型金融機構發放現金股利和買回庫藏股,如今金融股能夠恢復配息和買回庫藏股,可望帶動美國金融股落後補漲,並在年初收復去年二月下旬的起跌點。在聯準會宣布壓力測試結果後,JP摩根大通銀行就宣布該公司董事會已通過三○○億美元的庫藏股計畫,預計在今年實施。高盛證券和花旗集團也陸續宣布將會今年開始執行買回庫藏股計畫。買回庫藏股對銀行股走是很重要,過去都占銀行業回饋股東所有資金的七成之多,當限制被解除後,銀行股股價表現強勢。

從去年十一月初至今,S&P金融類股指數累積漲幅二九.六一%。其中,高盛證券股價累積上漲五九.二三%表現最強,矽谷銀行金融集團股價上漲五八.七三%居次,高盛證券和矽谷銀行金融集團股價領先創下歷史新高。摩根士丹利證券、花旗集團累積股價漲幅也都在五五%以上。這波金融股以大型股的走勢最強。

拜登上任後將推動更多振興政策,有機會陸續提高民間消費能力,進而提高消費借貸能力,也是這段期間金融股能走強的理由。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