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美銀行股抱顆炸彈?, 大型銀行洗錢密件曝光 全球經濟難見好轉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112期      出刊區間:2020/10/08~2020/10/15

全球疫情未見緩和,主要利率再創歷史新低,衝擊全球銀行業的營運。中國經濟成長續緩和,與大中華經濟關聯密切的匯豐、渣打銀行近期股價紛走低。
歐洲銀行業的資產體質普遍沒能從二○○八年金融海嘯的陰霾復原,今年又遭逢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全球經濟慘淡。九月下旬遭到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U)指控,過去二○年間,全世界有數兆美元的髒錢被轉移,德意志銀行、摩根大通、匯豐、渣打和紐約梅隆銀行等數家國際大型銀行也涉嫌洗錢。這消息重創歐美銀行股,匯豐銀行在香港掛牌的股價甚至創下二五年新低。

回顧過去二○年以來全球經濟變化,二○○一年全球經濟曾發生科技股泡沫化和九一一事件,當時全球銀行股的體質雖有受傷,卻沒有傷到筋骨。之後,金磚四國經濟崛起,中國經濟每年都維持兩位數的成長,全球大型銀行看好中國經濟成長前景,但中國經濟與金融市場並沒有完全開放。尤其是銀行業屬於管制性產業,外資銀行為了中國市場也只能走旁門走道,透過與官方建立良好關係順利進入中國市場。



德意志銀行政商關係複雜



去年十月間,美國《紐約時報》與德國《南德意志報》的聯合調查就發現,德意志銀行在二○年前進入中國時,面臨中國和外資銀行競爭激烈,為了搶到業績,不斷和中國高層及其親屬建立人脈關係,更向中國領導人送禮,當時江澤民、溫家寶是中國的領導人。調查還發現,德意志銀行為加強在中國的人際關係,聘用數十名年輕、缺乏經驗,但有特殊人脈關係的員工(中國政商二代)。其中一名被銀行高層管理評為可能是見過最差的應徵者,卻因為對方父母是大型中國國企高管而被破格錄取;這份調查報告也透露,時任中宣部部長劉雲山的兒子,也被德意志銀行聘用。

中國是政商被控制很嚴格的經濟體,雖然部分民生產業對外開放,但像汽車、銀行等特殊產業,在中國有龐大商機,當時外商卻不能在中國設立全資公司,只能和當地業者合資且股權不能超過五成。由於當時中國經濟處於強勁擴張期,中國也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卻能享有新興國家的特殊待遇。最近由ICU揭露的調查報告,那些中國的政商二代進入像德意志銀行這類外資銀行,不但藉由他們的人際關係讓外商銀行拿到與中國大型企業或政府的生意,中國高官也透過在外資銀行的關係,將境內資金洗錢到海外市場去。

二○一七年五月,金融市場傳出由C-QuadratT等機構向美國證監會提交的資料顯示,當時中國海南航空集團已經持有德意志銀行約十%的股權,並成為德意志銀行的最大股東,第二大股東為美國貝萊德(Blackrock)投資管理公司。雖然中國海南航空集團表面上是民營企業,卻一直被傳出幕後大股東是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德意志銀行被揭露這項訊息後,該公司的股價就從當年五月股價相對高點的十七.五歐元下跌,一直走空至今都還沒止跌。



ICU揭露大銀行涉洗錢



ICU報告指出,即使美國官員警告大型銀行洗錢匯面臨罰款風險,但大型銀行仍幫各國有力的危險人物轉移資產,並從中獲利。對外資銀行來說,幫有力人士和政府高官洗錢,通常可以抽到豐厚利潤的手續費,讓外商銀行難以抵抗商業利益的誘惑。不僅替中國高官或大型國企高管洗錢,外商銀行也會幫南美洲大毒梟、國際恐怖組織,或是替非洲國家政府領導人洗錢。ICU透露,有超過二一○○筆可疑活動交易涉及洗錢,涉及金額都至少超過二億美元。

類似ICU的報告,大多是從美國中情局(CIA)和美國財政部金融犯罪防制署取得資訊。這些資料最近會被揭露出來,其實與中美關係今年急遽惡化有關,畢竟美國政府掌握很多中國高官和國企高管的相關洗錢資料,現在洩露出來可以讓中國政府難堪。報告也提到的犯罪組織包括Al Zarooni交易所幫恐怖組織塔利班洗錢,並在二○一五年受到美國財政部的制裁,也揭露俄羅斯和烏克蘭銀行巨頭如何透過大型外商銀行洗錢。匯豐銀行在二○一二年就被美國財政部抓到幫忙洗錢證據,當年美國發現匯豐銀行的美國分行和墨西哥分行有大額美元現金交易,可能是幫墨西哥毒梟和墨西哥政府高層洗錢,當時匯豐銀行並和美國司法部達成一九.二億美元的和解。

ICU報告對金融市場來說並不是新鮮事,但被揭露出來後,還是造成歐美銀行股股價重挫,尤其是匯豐銀行近期股價創下二五年新低,是今年來股價跌幅最慘的銀行股。從附表的歐美銀行業營運和股價資訊顯示,匯豐銀行過去四季的EPS僅○.六二二美元,股價淨值比○.四四倍。匯豐銀行的總部雖然設在英國倫敦,但大部分的業務依賴中國和香港市場。根據一九年營收占比中,亞洲市場營收占比高達四八.八%,一八年的亞洲市場營收占比也是這麼高的比重。一九年匯豐銀行在歐洲市場的營收占比只剩下二九%。匯豐銀行也是香港三家發鈔銀行之一,香港的近代歷史與匯豐銀行關係緊密,還透過子公司恆生銀行,讓該公司的業務遍及中國內部城市和亞洲大城市。



歐洲銀行基本面差



不巧的是,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美中關係緊繃下,中國在香港成立國安法,美國宣布廢除香港的特殊貿易關稅地位,嚴重衝擊香港的經濟發展。中國的經濟這幾年也因為美中貿易戰影響中國經濟成長下滑,去年中國GDP僅剩下六.八%,這些現象衝擊匯豐銀行的營運重心。今年四月匯豐銀行宣布在年底前暫停配發普通股的股息,也曾在二月間表示不會在今年和明年回購普通股股票。這些現象衝擊投資人的持股信心。更糟的是,九月下旬市場傳出匯豐銀行可能被中國商務部納入「不可靠實體清單」,雖然這只是傳言,卻一直衝擊股價走勢。

渣打銀行去年在大中華市場的營收占比高達四二%,其他亞洲和東南亞市場營收占比二八.七%。歐洲和美國市場的營收占比僅十七.五%。這兩年中國與香港經濟的下滑,也衝擊渣打銀行的獲利,股價淨值比僅○.三倍。從匯豐銀行與渣打銀行的營運角度來看,過去一年匯豐銀行的營收僅剩六七.三三億美元,EPS加總不到一美元。渣打銀行營收不到二○○億美元,EPS加總更不到○.五美元,近期股價也創二二年新低。假如中國內部經濟和香港經濟再沒有起色,這兩家高度依賴大中華市場外商銀行的營運恐難恢復成長動能,他們的股價可能還沒跌完。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德意志銀行和德國商業銀行的營運和股價表現上,受到德國和歐洲經濟情勢不佳,德國商業銀行過去一年的營收只剩下一○○億美元,德意志銀行也跌破三○○億美元,這兩家德國最大銀行的一年來EPS加總都不到○.四美元,同樣也沒有能力配息給股東,造成股價呈現空頭走勢,且資本市值持續縮水中。從匯豐、渣打、德意志和德國商業銀行的情況看來,歐洲銀行業的問題很大,他們還受到歐洲央行長期實施負利率,現在連英國央行也考慮要實施負利率,嚴重衝擊歐洲銀行業的營運動能,道瓊歐盟銀行類股指數在九月下旬創下歷史新低。

相形之下,美國銀行業的體質比歐洲銀行業好很多,至少還能維持穩定的配息能力。然而美國經濟受疫情影響很大,美國大型銀行今年上半年在消費性貸款的業務下滑,幸好靠著上半年美股創新高的效應,大型銀行在金融市場的交易收入強勁成長,維持住美國銀行業的業績。下半年若美國消費有起色,才能對美國銀行業的營運有助益。聯準會三月間也把利率砍到幾近於零,十年期美債殖利率也只有○.六五六%,同樣衝擊美國銀行的固定收益收入。美國大型銀行業的營運和美國內需經濟緊密關聯,消費貸款和企業貸款是美國銀行業重要的收入,美國銀行業下半年營運是否能起色,經濟的復甦力道是關鍵。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