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聯準會買進哪些企業公司債?, 挹注緊急資金、護盤和宣示目的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102期      出刊區間:2020/07/31~2020/08/06

聯準會六用中旬修改內規並宣布SMCCF機制,造就美股和全球股市的反彈,Nasdaq頻創新高,透過SMCCF讓聯準會更積極注資給大型企業。
聯準會在六月中旬宣布修改次級市場信用機制(SMCCF)後,開始買進多元化企業債投資組合,支持信貸市場的流動性和協助大型雇主取得信貸。半個月後聯準會公告已買進七九四家企業發行的公司債,汽車、能源、消費、科技和保險業等是聯準會買進公司債的標的。

新冠肺炎疫情重創美國經濟和金融市場,聯準會三月初把利率降到接近零之後,即使美股和全球股市從三月底觸底反彈,聯準會除了買進投資等級和高收益債ETF外,還修改內規直接在次級市場買進企業發行的公債,等於是聯準會跳過傳統銀行的功能,直接挹注資金給大型企業主,聯準會執行這項政策預計到九月底為止。宣布買進公司債的利多,讓道瓊工業指數能守住二五一○○點、帶動Nasdaq指數站上萬點的關鍵。



聯準會資產負債表膨脹



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從三月初的四.一六兆美元膨脹到接近七兆美元,創下歷史新高,釋放出來的資金流向正是帶動美股和全球股市能在經濟不景氣過程中維持多頭漲勢的重要資金動能。二○○八年金融海嘯後,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從二兆美元膨脹到四.五兆美元。之後聯準會一度回收資金但資產負債表規模也僅回到四.一兆美元,這次疫情聯準會對外釋出二.八四兆美元已超越十年前QE後的資金釋放規模,預估這次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規模有機會上看十兆美元。假如疫情持續影響美國和全球經濟,聯準會還準備充分的銀彈因應。

聯準會每個月釋出QE資金外,已經透過SMCCF的緊急信貸,計畫到六月底為止已經買進七五○○億美元的公司債。另外,從五月初到六月十六日為止,聯準會已先買進六八億美元的ETF,包括十七億美元的iShare iBoxx ETF(高收益債,代碼HYG)和投資等級公司債ETF(代碼LQD),聯準會擔任最後資金放貸的角色。這波全球股市能在一個半月內觸底反彈,聯準會無限制供應市場資金是很重要的原因。

聯準會透過SMCCF機制買進企業發行的公司債標的中,有三分之二是來自於核心與非核心消費股;另有四.二九億美元的資金買進前八六家權重股。根據聯準會揭露的買進股票名單中,前六檔買進的權重公司債占總部位的一成。專家推測,聯準會撒錢買下一籃子公司債標的主要是為了市場流動性考量,尤其是在這次疫情中受創嚴重的汽車廠更是聯準會在SMCCF計畫中挹注資金的重點。從附表觀察,豐田信貸、福斯集團和戴姆勒等三家在美國分公司發行的公司債,是聯準會買進個別公司債權重最高的前三檔。



汽車、能源是融資重點



這現象說明了這次疫情對美國和全球汽車業衝擊很嚴重,有可能超過金融海嘯時期的水準。雖然豐田、福斯和戴姆勒等三大車廠都不是美國企業,但這三家企業在美國汽車業占比大,超越美國本土企業的通用汽車和福特汽車。聯準會擔心這三家汽車業者在美國分公司如果發現資金出現流動性問題,將對美國汽車業造成致命性的打擊。近幾年營運規模越來越小的福特汽車,這次聯準會買進福特信貸發的公司債權重占比一.四八%,是買進權重第八大的公司債。BMW美國資本公司、通用汽車買進的權重占比分別為一.二五%和一.○一%,美國本田金融的公司債也被聯準會列入買進標的。從聯準會揭露的買公司債發行名單中,汽車產業是這項計畫的融資重點。

能源產業是聯準會買進公司債的另一項重點產業。這次疫情期間,西德州原油一度出現負四○.三二美元的歷史新低,造成高債務的美國頁岩油和能源公司出現債務危機和龐大的現金流量缺口。美國頁岩油大廠切思皮克能源(Chesapeake Energy)突然在六月底宣布破產,切思皮克能源在去年四月初的資本市值還有五六.一四億美元,在破產前都是S&P 500指數成分股。如果像切思皮克能源這樣大型的頁岩油業者都會倒閉,對規模較小的業者殺傷力更大。聯準會在五月初破天荒買進高收益債iShare iBoxx ETF,很重要的理由就是要讓屬於高收益債的能源業者能藉此拿到融資資金的挹注,避免他們發行的高收益公司債乏人問津。至於在SMCCF機制中,聯準會也買進英國石油美國公司、energy Transfer Operatng、雪弗龍、艾克森美孚石油、Western Midstream Operat等,在前一百大權重公司債中,能源業就占十一家。

企業龍頭發行的公司債也被聯準會納入買進標的,而且買進的比重還很高。蘋果是美國最大龍頭公司,聯準會買進的權重占比達一.六%是第五大買進權重股,AT&T、微軟、Wal-Mart、Comcast、甲骨文、IBM、麥當勞等企業龍頭。就這些大型企業的基本面判斷他們並不缺現金流,疫情期間這些龍頭企業的營運當然有受到影響,卻有能力度過不景氣的風險,但他們所發行的公司債卻也能被聯準會相中。聯準會買進他們公司債的理由有可能是希望降低這些企業的發債成本,鼓勵企業的創新進而帶動產業的蓬勃發展。



製藥、生技和保險業護盤



再者,聯準會也有意無意地向金融市場宣示買進龍頭股進而提振金融市場的信心,也就是說,聯準會宣示作為金融市場的最後資金貸放者,並鼓勵市場投資機構或投資人進場買股票。Nasdaq指數很明顯在聯準會宣布SMCCF後不久攻上萬點後維持創新高的走勢,已達到聯準會的宣示效果。聯準會也買進大型製藥業和生技製藥業的公司債,包含英國葛蘭素製藥在美國的資本公司等指標股,某種程度也宣示對製藥業和生技製藥業的支持,並帶動NBI指數創新高。

保險業在○八年金融海嘯時受到重創,也是聯準會在SMCCF機制重要的買進對象。聯準會揭露買進的前一百大公司債中,大都會保險全球基金公司的權重約○.七四%、AIG公司債權重○.三八%、波克夏公司債權重○.三五%。保險業受到金融市場波動和經濟不景氣的影響很大,因為保險業收進客戶的保費後,就會將資金投資金融市場才能付得起未來賠償客戶的保險賠償金,而且他們在金融市場投資部位很大,很容易受到金融市場震盪的影響。疫情過後金融市場的震盪造成保險業者投資部位的帳面虧損,是聯準會必須挹注資金的標的。

波克夏是巴菲特的投資公司,但本業是保險業、且屬於大型保險業,聯準會為了讓保險業的穩定而買進大型保險公司的公司債,但不能解釋為聯準會金援巴菲特,只能說波克夏這次受惠聯準會買進效果,可以降低發行公司債的成本,波克夏因此受惠。畢竟,以巴菲特的資金實力,也不見得需要透過聯準會買公司債才能度過這次疫情危機。但話說回來,這次疫情後的反彈行情巴菲特的投資部位除了受惠蘋果股價創新高外,他先前在四月間停損航空股,波克夏第一季出現罕見的虧損,造成波克夏股票這段期間表現不佳,這波股市強彈,巴菲特也沒看準。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