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經濟史上最強猛藥 就是它!  推出多項寬鬆貨幣環境政策工具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96期      出刊區間:2020/06/19~2020/06/23

雖然實體經濟在疫情衝擊下不太可能V型反轉,美股在聯準會各項救市政策下V型強彈,Nasdaq和費半再創歷史新高,科技股仍是多頭的領頭羊。
面對一九三○年代以來最嚴峻的經濟衰退,聯準會從三月初一口氣將指標利率降到零利率後又推出多達五項的貨幣寬鬆政策,直接向有需要資金的企業、政府機構挹注資金,希望能早日扭轉當前的經濟頹勢。聯準會的努力,讓美股從三月下旬低點至今強彈,Nasdaq和費城半導體指數已經領先創下歷史新高。美元指數跌破九六點、VIX恐慌指數回到相對低檔區震盪,市場偏好風險性資產,是美股和全球股市走高的理由。

受新冠肺炎疫情波及,美國各地被迫封城,衝擊所有的經濟活動。美國大約有三成民眾的工作領時薪制,當所有經濟活動因為封城被迫暫停後,時薪制的民眾變成沒有收入。川普總統在四月中旬先給民眾緊急支票應急,聯準會這次透過定期資產貸款機制(TALF),直接向信用卡貸款、學貸、車貸、小型企業等相關的消費性債務證券挹注資金,避免這些機構因為壞帳而波及到金融市場的秩序,引發市場恐慌。



聯準會堵住資金缺口



觀察聯準會這次已推出的貨幣政策工具中,QE和定期資產資產貸款機制(TALF)的規模和直接挹注資金的對象都比當年金融海嘯時期範圍更廣。在QE部分,除降息外,聯準會已購買二.二兆美元的美國公債和抵押債券(MBS),向市場挹注資金保持信貸流動性。根據聯準會的計畫,每個月購買八○○億美元的公債和四○○億美元的房貸抵押證券。

聯準會審視疫情衝擊企業的現金流,直接推出PMCCF和SMCCP等機制,讓有資金需求的企業可以透過信貸市場取得融資金額,以度過難關。PMCCF和SMCCP是聯準會新推出的政策工具,這部分的總融資金額七五○億美元。對於比較難以在信貸市場取得資金的中小型企業來說很受用,政府部門則能防止中小企業的倒閉壓力。



直接挹注資金給企業



在川普政策利多加持下,美股出現強勁的多頭市場。股市行情好、市場利率又低,包括蘋果在內的美國企業以發行公司債方式大量買進庫藏股、分配現金股利給股東,以拉抬股價的方式,幾乎是很多美國企業的做法。對企業高層而言,唯有炒高股價才能讓執行長和企業高層最受益。

企業大量發行公司債的結果造成企業債務攀升,聯準會最新公布第一季企業債務大增十八.八%,是一九四六年以來單季最大增幅,並達到十六.八一二四兆美元。第一季美國企業公司債就大增六八二一億美元,而企業貸款總額增加二.三兆美元。

蘋果、微軟、波音、迪士尼和福特等大型企業除非萬不得已,他們寧願在市場發行公司債籌資,也不太願意向政府或聯準會要求紓困。現在利率很低是最主要的因素。以蘋果來說,五月初發債八五億美元,其中二○億美元的三年期公司債票面利率僅○.七五%、二七.五億美元的五年期公司債票面利率僅一.一二五%,就連二五億美元的三○年期公司債也只比美債同期殖利率高出一.四五%。波音四月間拒絕美國政府的金援,改向市場以發行公司債的方式籌資,原本打算籌資一、兩百億美元的資金,結果籌資到二五○億美元。金融市場大咖甚至於主權基金都喜歡認購美國大型企業的公司債,因為承擔的市場風險不高。甚至於部分市場大咖認購公司債後,還會進場買該公司的股票,有利於企業自家股價的表現。



經濟短期內難好轉



聯準會在六月的FOMC貨幣政策會議後認為,未來要讓美經濟復原至少要到二○二二年以後。在這時間點之前,美國經濟數據不會太好,失業率也有可能創新高,如何讓各部門的美國經濟都不要出現問題是聯準會的重要考量。我們可以看到聯準會向各級政府、企業、各類信貸市場、商業本票和高收益債都是聯準會挹注資金的地方。先把有問題的地方做防火牆堵住,避免衝擊金融市場的秩序。日前Nasdaq指數和費城半導體指數能創歷史新高,聯準會各項的寬鬆貨幣政策工具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不過,道瓊工業指數六月上旬的高點距離歷史高價仍有六.七二%的距離,顯然屬於製造業的實體經濟受到疫情的影響不輕。聯準會預估今年美國GDP將萎縮六.五%,明、後年GDP將有五%、三.五%的表現。以聯準會對美國GDP的預測,經濟要回復到疫情之前的水準,至少要等到二○二二年以後。今年美國失業率將達到九.三%,是金融海嘯以來的新高。然而,美國五月的失業率已達十三.三%,這項數據是一九三○年代以來新高,而聯準會能否讓今年美國失業率降到他們所預估的九.三%仍需要努力。美國內需市場貢獻GDP超過七成,失業率的高低將直接衝擊民間消費力道。



科技股的創新能力



聯準會能做的還是維持零利率,盡量將市場游資趕到金融市場,維持股市的熱度,讓實體經濟有足夠的時間慢慢地復原。近期傳出全球前兩大經濟體的美國和中國都已出現二次疫情爆發徵兆以及最近川普民調落後拜登一成的差距,一度重創十二日當天美股表現。聯準會適時出手宣布買進個別企業公司債才扭轉市場頹勢。畢竟,美股從三月下旬到六月上旬期間漲幅不小,任何市場的利空都足以造成美股震盪。

這股低利率環境下,科技股依然是市場多頭的主流。低成本的資金效應對大型科技股有利,除拉抬自家股價衝高股市的市值外,也有充裕的資金尋找有技術能力的中小型企業進行併購,將收購進來的企業與原有產品相結合,或甚至創造出新的商品出來,提高企業的附加價值。以蘋果為例,近期很夯的AirPods,就是蘋果在一四年收購潮牌耳機業者Beats而取得的技術,透過收購的技術版權為基礎加入新的功能元素,再創造出新產品,這就是蘋果的創新能力。其他大型企業的微軟、思科、英特爾和谷歌近期都有併購小型企業的紀錄,這些正是低利率環境下的現象。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