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資金成本決定資產價格, 股市終將會面對史上最寬鬆的局面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86期      出刊區間:2020/04/10~2020/04/16


這幾年曾經多次分享一個故事─在○八年金融海嘯之後的一個周末,與父親一起看電視。那時候每個新聞台一再報導,為了挽救經濟,全球央行接連大降利率,一個又一個推出QE,鈔票印得滿天飛。

突然間,父親突然問我一個問題:「電視都在說全世界都在印鈔票,看來看去那麼多鈔票,沒有一張鈔票飛到我們家來?」

一時間,不知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對啊!為什麼全世界都在印鈔票,那麼多鈔票都跑到哪裡去?

到最後可以發現,鈔票跑到可以掌握資源的人或公司手上。



利率長期在史上低檔區



應該可以這樣來說,○八年金融海嘯幾乎造成全球金融體系的崩潰,為了挽救危機,全球各大央行除了大降利率來到接近零的水準,甚至史無前例,一個接一個國家紛紛推出QE,這種狂印鈔票的方式令全球度過金融危機。

即便過了十年,全球利率依然是史上的低水位區,一直沒有太大改變。

也因此,造就了自○九年之後,全球股市同步大漲,甚至創下歷史新高。

在此時,也看到股市之中,居然可以出現好幾家市值突破一兆美元以上的公司,同時出現那麼多「富可敵國」的公司主要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八年金融海嘯後,資金、熱錢淹全球所造成,其實這正是「資本主義」最大的特色之一─愈有能力的人或公司,更容易掌握資源(鈔票),創造了更大資產價值。

人類歷史上一直都有階級存在。簡單來說,就是「地主」與「佃農」。

地主階級不斷利用「資本的邊際報酬」來獲得財富;而佃農階級則以「勞動的邊際報酬」去創造安身立命的環境。

所以當「資本的邊際報酬」與「勞動的邊際報酬」,放在同一個時間軸來對比,最後一定是地主階級愈來愈富有,佃農愈來愈貧窮!因為地主階級是用錢來賺錢,而佃農是用勞力來賺錢。這也正是馬克斯眼中的「地主剝削了佃農」或「資產階段剝削了勞工」,共產主義由此而起。

可以回想一下,在○八年之後,全世界出現了什麼變化?很明顯地,全球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不僅如此,企業之間的市值差距也愈來愈大。

在二○○○年網路泡沫化時,全球最大市值的公司就是微軟,那時候市值也不過是五∼六千億美元,那已經非常高了!

但在去年底,可以看到蘋果、微軟、亞馬遜、Alphabet,這四家公司的市值都在一兆美元以上。反應出全世界的企業市值差距也愈來愈大了!



資金成本低,資產價值高



綜合上述,只有一個重點─「資金成本決定資產價格」。

這一次全球疫情大爆發,全球政府以及央行又一個一個推出振興方案,也一個又一個降利率、擴大QE,鈔票印得滿天飛,規模大大超過○八年金融海嘯。

如果進一步從「資金成本決定資產價值」的邏輯思考,也許歷經過這一次疫情的考驗之後,在資金成本可能比○八年金融海嘯後更低的情況之下,會不會再創造更大、更高的資產價值?

果如此,千萬不要忘了,未來的世界所謂個人間的貧富差距,可能再度被擴大;甚至具有創新的領導企業,未來的市值可能更高之下,股市的規模也有機會再創新猷。

尤其從歷史經驗來看,在貧富差距極度擴大之下,必然產生社會的動盪,甚至戰爭,而這一次全球疫情幾乎是「戰爭級」的規模,不論是貧、是富,疫情的病毒是沒有區別。

所以,疫情之後,全球的財富重新進行分配,對一個投資人而言,又是一個關鍵時刻,如何去作資產的配置才是重中之重。

一旦看到美國十年期公債利率仍在一%以下;而三十年期公債利率仍只有一.三%左右時,那麼股市依然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資標的。



現金無法長期為王



當然,面對自三月份以來,全球股市以及各種投資商品的聯袂崩跌,也許又有很多人高喊:「現金是王」,但如果現金只是停留在低報酬的產品,那麼永遠不會是王,現金是在必要且關鍵的時候要出手了。

在股市的投資上,其實是一個不公平的市場,尤其對一般的投資散戶更是如此!從資訊的不對稱、資金的不對稱、到資源的不對稱;但有一點是公平的,那就是時間。

每一人不論大戶、作手、公司董監、大股東,到外資法人、投資機構,每一個人的時間都一樣。因而如何去賺取股息的時間條件都一樣。

回到投資,甚至是資本的邊際報酬上,當這一次因受疫情影響,令股價大幅拉回之後,其實有不少公司的股息收益率,反而更可以期待。

一如過去曾經提到過的華研(8446),在這一次的疫情之中,股價也一度受到波及,曾跌到八五.三元,但很快地,又回到百元以上。

或許在疫情蔓延中,華研的藝人少了公開表演的商機,但重點是,近年來該公司最大的收入,就是過去累積的「版權」收入,也就是該公司擁有近三千多首的歌曲版權收入,係按日、按月、按年認列,而且版權收益,也是年年升高,令去年華研稅後純益創下歷史新高,來到五.四一億元,EPS為十.二二元;再加上該公司在去年已改成每半年配一次現金股息;去年十一月九日分派了四.五元現金股息;而今年四月十六日又有四.五元現金股息分派,如果未來股息分派可以維持這個水準,以華研的股價一百元出頭計算,一旦這檔股票抱十年,持股的成本可能接近零。



時間可以累積投資報酬



一旦股票的持股成本接近零,不論股市如何波動,與我有何關係!這就是剛提到的─股票市場中,時間是最公平的,有的股票就是需要時間去等待。

再者,三月份營收公布,應該可以作為下一個階段個股強弱的測試,如果第一季在全球疫情蔓延之下,猶能創下佳績,那麼個股的潛力就值得注意。

前期本刊特別提到的晶技(3042),不僅一、二月份營收分別較去年同期成長七%、五七%之外,三月份營收更一舉拉升至八.二二億元,不僅較去年同期成長四○.八%,也幾乎是過去在第三季旺季之中才有的旺季營收水準,居然在今年三月份就可以達到了,這是不容易的!反應出今年的晶技,可能有更突出的表現。

因而,晶技在歷經先前股價迅速由波段新高的五三.三元,一度快速回跌至三六.一元之後,又再次逼近五○元,似乎有再準備向上突破可能,成為台股之中的強勢股,頗值得持續關注。

除此之外,美中的貿易對抗其實還在進行之中,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對華為的圍堵,甚至拉高到台積電(2330)要不要限制幫華為晶片代工的階段。

若就華為剛公布的去年業績來看,全球的營收達八五八八億人民幣,仍增長十九.一%;而全年獲利為六二七億人民幣,則只有成長五.六%,這是近三年獲利增長幅度最少的一年。

事實上,據目前華為的輪值董事長徐軍表示,自去年五月被美國「正式」封殺之後,華為未來的首要目標是:「活下來」!由此可見華為所面對的壓力。



華為受挫,IC設計利多



相對地,可以看到華為旗下原本是中國最具競爭力的IC設計公司─海思,在未來恐怕有相當大的壓力。從去年開始,出口到美國科技產品之中,已逐漸禁用海思的產品,這也為台灣的IC設計公司帶來新的機會,似乎也反應在三月份的業績上。

其中,聯詠(3034)三月份營收創下歷史新高,來到五八.一一億元,也較去年同期成長十一%。

又看到晶相光(3530)也是如此,三月份營收也進一步衝高到二.五九億元,較去年同期成長五○%。愛普(6531)三月份營收也同樣衝高至四.四四億元,亦比去年同期成長一一一.五%;另外在興櫃的昇佳(6732),三月份營收也拉升至四.八五%,亦成長六三%之多。

可以預料,除了上述公司之外,在IC設計產業之中,從聯發科(2454)、瑞昱(2379)、原相(3227)等,可能未來的行情之中,將扮演重要的角色。

又,連續提到離岸風電的題材,也持續發酵中,可以看到世紀鋼(9958)業績不斷挺升,令股價又幾乎重返今年高點,甚至有突破可能。相對地,華城(1519)、中興電(1513)、亞力(1514)等,不僅重返年線之上,甚至有機會再向季線以上挑戰,也是今年值得關注的標的。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