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資價值!, 重建全球新秩序(一)
  •   
      
作者:江文勝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84期      出刊區間:2020/03/27~2020/03/31


三月來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全球宛如《全境擴散》、《末日之戰》、《危機總動員》、《屍速列車》等災難片情節,然而全球股市連續重挫,投資人心情更猶如面臨《加州大地震》、《世界末日》恐慌!



連鎖反應



彼此看似不相關的油市、股市、債市、金市,甚至貨幣市場等,更掀起《連鎖反應》,關係密切、錯綜複雜且互相影響。

如近日油價一度跌破二○美元,產品的價格取決於供需,鎖國、封城等防疫的動作,讓全球經濟活動暫停,對原油需求減緩,但近期真正油價崩盤的關鍵則在產油國的擴大供給。美國能源顧問公司Rapidan Energy Group創辦人鮑勃.麥克納利(Bob McNally)認為「需求崩潰與供應激增同時發生是非常罕見的情況,這是一九三○年代以來最不利於原油價格的組合,而價格暴跌才剛剛開始。」

目前前五大產油國分別是美國、沙烏地阿拉伯、俄羅斯、加拿大、伊朗等,二○一八年全球產量占比分別為十六.二%、十三.○%、十二.一%、五.五%、五%,川普放話干預之後讓油價在觸及二○美元之後強彈三○%。但俄羅斯對擴大供油態度強硬,讓油價強彈之後再度破底,每桶跌破二○美元,來到十九.四六美元,創下波灣戰爭以來最大單周跌幅,石油破底讓世界金融市場變得更為詭譎複雜。

我們先來看油價下跌可能會導致那些事件發生!首先,除了美、俄、沙產油大國關係緊張,姑且不論油價是否持續下跌,只要油價維持三○美元以下一段時間,美國油頁岩相關的能源業者就面臨營運危機了。根據達拉斯聯邦能源局(Dallas Federal Energy)調查顯示,對美國頁岩油業者來說,收支平衡的價格落在每桶四八∼五四美元之間,一旦每桶低於四○美元,將對美國頁岩油業造成毀滅性打擊。

反應在債券市場上,高收益的能源債能就面臨違約風險,若違約風險出現,銀行體系及全球股市將首當其衝,以歷次金融危機大多都由債券違約風險引發,股市想必成為提款中心,偏偏美國股市近期又動輒熔斷,股票流動性出現問題,導致避險性資產也成變現標的,美國國庫券跌停熔斷,甚至年金價也跌。

再從另外一方面來看,產油國國內大多社會福利支出龐大(如全球最大的油元主權基金就是挪威的「養老基金」,規模就超過一兆美元),沙國石油雖開採成本不到十美元,可承受每桶二○美元左右的價格,但石油產業占沙國九○%出口收入、四○%以上的GDP產值,若油價下跌勢必對國家財政造成一定影響,IMF預估,沙國需要每桶高達八三美元才能維持年度收支平衡。

至於俄羅斯因為稅率與油價連結,當油價到十五∼二○美元,稅率已接近零,使得石油開採成本壓低到每桶四美元,加上經由輸油管基礎設施輸油的運費每桶五美元,以及資本成本每桶六∼八美元,油價二○美元還挺得過去,加上該國財政部表示,俄國主權財富基金規模近一五○○億美元,可承受每桶二五∼三○美元的油價六∼十年沒有問題,化解短中期油價下跌可能造成收入短少的隱憂。

可見,油價跌到三○美元以下,長期來看產油國本身也受害,但油國過去累積龐大的油元基金可以變賣世界各地股票,藉以維持國內社會福利支出,可想而知,來自產油國的油元主權基金勢必調節手中全球持股,維持該國國內社會福利支出,這又會造成全球股市的另一股龐大賣壓。



利空逐漸淡化?



油價下跌問題不只上述,且這些都還只是浮上檯面的金融問題而已,這次全球央行為了避免疫情衝擊經濟,在貨幣政策上加大寬鬆力道,財政政策更是大幅舉債,各國都已面臨財政窘境,未來將掀起主權降評潮。

這次美國引領全球央行掀起降息寬鬆試圖解救經濟及股市,甚至出言要干預油市,但還沒看到效果,非但股市不領情持續跌勢,連油價都跌破二○美元。國際資金從各金融市場撤出往美元體系避險,美元指數突破一○○大關,這下新興市場壓力可就大了。

長期以來,因為利率低,許多債台高築的新興國家拚命發行外債,美元升值增加利息支出,許多體質較差的新興市場國家可能就面臨破產。

近期美股常出現熔斷,就是股票市場出現流動性危機的警訊,就像台灣的漲跌停限制,其實也是熔斷機制的一種,比較嚴重的就像菲律賓、斯里蘭卡等乾脆就直接關閉金融市場暫停交易。

前頁圖中隨便一個事件,就可以引發多種連環危機,包括政治、經濟等涵蓋相當廣。像疫情擴散是否會對今年舉辦奧運的日本帶來影響?美國大選會不會因此延後?全球恐慌,面對投資者贖回的壓力,規模龐大的共同基金、私募基金在資產的配置上又會出現甚麼舉動?疫情在歐洲失控、德國股市慘崩,未來可能引發歐盟解體,進一步在衝擊全球經濟及金融?全球央行抱著頭殼燒,萬一大家同步大幅QE都無法解決問題,那又該如何?圖中每一件事都可能牽動造成今年國際金融市場持續劇烈波動。

面對連股神巴菲特都說「長眼睛來從未看過(八九年來未見過)」的全球金融市場變動,身為底層投資人的我們,最保險的投資方式就是先觀望,在空頭中先求存活,才能在下一波多頭來臨之際,有東山再起機會。



台積電投資價值浮現



國際股市不單是新興市場國家,就連成熟的已開發國家,都出現有史以來最激烈的震盪,就連指數動輒七%、八%,甚至十%的漲跌幅,更遑論個股,以代表美國國力及精神象徵,具有百年以上歷史,更是全球最大的軍武航太股波音為例,每次美國總統出訪都會帶著波音高層同行,凸顯波音地位,去年經歷過737 MAX停飛,加上疫情衝擊鎖國、封城,全球交通停頓,衝擊波音營運,這波股價短線大跌近四成,若從去年高點四四六.○一美元一路下跌,至近期跌破百元,來到八九美元,從高檔下來跌幅更高達八○%。

道瓊從今年二月的歷史新高二九五六八點,當時離年線正線正乖離達九.五%,之後急轉直下,到近期三月低點一八九一七點,只花了二四個交易日時間,大跌一○六五一點,道瓊迅速由長多遁入長空,以近期低點位置計算,離年線竟出現高達二九.八%的負乖離。美股其他指數如S&P 500、Nasdaq、費城半導體指數也難逃熊掌。

連遠在歐洲的德股、法股、英股,亞洲的日股、韓股、台股,新興市場的巴西股市、泰國股市、菲律賓股市等都同步出現有史以來連續大跳水走勢。

美國除波音之外,這次受油價重挫衝擊的埃克森美孚石油(XOM.US),光是從今年一月的七一.三三美元跌到上周低點三一.二三美元,跌幅已超過五六.二%;股災前表現最亮眼的電動車巨擘Tesla股價也腰斬。

台灣的護國神山台積電(2330),也抵擋不住外資龐大的提款變現壓力,從今年一月歷史高點三四六元,到近期低點二三五.五元,短短不到三個月,大跌超過一○○元以上,最大跌幅高達三一.九%。

看來要止住全球股市崩跌恐慌,美股得率先止穩,而台股要跌破十年線後何時會出現落底訊號,台積電更是關鍵指標。

台灣經濟及台股的最大推升力量,就是來自台積電,光是一家台積電市值占台股權重就高達將近二五%,占台灣的GDP四.四六%,附加價值率達七七%的收入,說得更明白一點,台灣經濟能回到亞洲四小龍之首、台灣股市能夠重回萬點之上,都是台積電的功勞,所以如果台股要止穩,台積電就是重要的關鍵。

外資調降今年台積電至零成長,那麼EPS若能維持去年的十三.三二元,二○倍本益比,合理股價應落在二六○∼二七○元左右,若隨著整體PE下修,而給予十五倍PE,那麼台積電下檔二○○元就具有相當程度的支撐。

台積電現金股利採季季配,若每季能維持二.五元現金股利,若股價跌到二○○元,換算殖利率高達五%,二五○元的現金利率也有四%,在全球接近零利率或甚至負利率之下,台積電股價已相當接近長期合理的投資價值。

短線變數在於無法掌握的外資的賣壓,外資今年來調節台積電,總持股也不過從七八.三七%到目前降到七五.五五%,就已經讓台積電下跌超過一○○元,目前外資仍有台積電高達一九五九萬張,外資賣壓是否持續或加大賣超力道,將是決定台積電股價未來是否出現超跌。



黃金走長多



至於黃金仍是亂局中最重要的避險工具,除了稀少性之外,更是少數能以實體資產呈現的金融商品,這波金價從高點一七○○美元以上回檔,主要是受到金融市場資金斷鏈、股票等金融商品變現性風險提升影響所致,一旦新秩序調整告一段落,黃金又將重回全球避險工具的龍頭地位。

最近雖然全球避險資金湧進美元讓美元大幅升值,讓龐大外債的新興市場還款能力大受打擊,不過,美國Fed連續降息擴大QE之後,未來可能邁向零利率甚至負利率,而美國龐大的高收益債違約風險,加上美國政府財政赤字下又要擴大財政支出救市,且近期油價大戰也將危及美國經濟,川普傾全力救市下如果再無法拉起美國經濟及美股,那麼強勢美元的地位受到挑戰的機會就很大;也就是說,如果連投資美元都有風險,那麼就將更加奠定黃金長線的價值。

金融市場新秩序重建過程中勢必混亂,黃金可望成為全球金融市場現金氾濫下的最好避風港,過去股票、債券等金融資產部位高的投資人可將部分資金移轉黃金或白銀等實體金融資產避險。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