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肺病毒藥物 誰勝出?, 全球數十種武肺疫苗研發中
  •   
      
作者:徐玉君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84期      出刊區間:2020/03/27~2020/03/31

武肺疫情隨著歐美感染人數、死亡案例持續上升,讓疫苗研發腳步加快,除了針對COVID-19病毒株的機轉而研發的藥物疫苗外,老藥奎寧更是近來的熱門話題。
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全球恐慌勘可比擬世紀黑死病,其實在二○○三年SARS疫情爆發之後,世界衛生組織(WHO)就曾針對過去數十年來發生的全球傳染流行病統稱為「X疾病」(Disease X),並認為一旦疫情無法控制的情況下,足以導致數百萬人死亡;只是當時專家們也無法確切指出這會是甚麼疾病。



疫苗研發如雨後春筍



而「X疾病」其實只是一個概念,意思是指社會隨時都會受到不明來歷的病毒侵襲,它會忽然間冒出來,繼而大爆發,就像SARS、MERS、茲卡、伊波拉、甚至禽流感變種為傳染人類病毒的H7N9、H5N1…等等,都可以算是X疾病。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從亞洲區快速蔓延至歐美甚至全球各地,且歐美死亡人數有後來居上的態勢,該如何防範?在疫苗未被研發出來之前,我們能做甚麼?隨著美國國衛院(NIH)針對新冠病毒進行定序後,初期確實有幾家藥廠跳出來進行疫苗研發,只是當時還存在僥倖心理,認為可能像SARS、MERS疫情一般突然消失。

然而隨著疫情的持續蔓延,甚至認為未來可能成為季節性流行傳染病,讓全球疫苗研發數量及速度均見積極態勢(詳見圖表),當中不乏根據病毒基因,找出具有高度辨識性的抗原,再根據不同機轉研發各類新型疫苗,其中又以吉利德(GILD.US)因應伊波拉病毒時所研發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以及日本富士化工製藥針對克流感治療無料的法維拉韋(Favipiravir)最受矚目。

近期最受市場關注的卻是抗瘧疾的老牌藥物─氯奎寧磷酸鹽(chloroquine, CQ,簡稱奎寧),近年來更被廣泛用於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自體免疫系統疾病),化學上稱為金雞納鹼,分子式為C20H24N2O2,雖然尚未證實對新冠肺炎治療有效,但國外進行的體外試驗確實可以看到能抑制病毒脫殼,避免病毒進入細胞,目前全球相關疾病管理中心均躍躍欲試。

而台灣更因為有能力自行製造氯奎寧,甚至是下一代的羥氯奎寧(HCQ;副作用相較氯奎寧小),從原料端到製劑廠均可自行提供,國內相關許可證有七張,包括健亞(4130)、強生(4747)、永信(3705)、中化(1701)、南光(1752)、瑩碩(6677),及供應原料藥的旭富(4119)等,成為近期盤面上的焦點。



老藥新用備受青睞



為何老藥新用反而更受關注?一個新的治療疫苗,如果以正常的程序進行研發、臨床到藥證申請,快則三到五年,慢則五到十年都有可能;這是因為一款新藥需得驗證安全性,安全無虞之後才能驗證有效性,這需要進行無數次的反覆試驗;而老藥新用,是已知的成分,安全性早已經過驗證,需要做的就是療效的確定,且奎寧除了抗瘧疾之外,也應用在自體免疫系統疾病,因此,用在治療新冠肺炎,除了驗證有效性之外,若是確定療效,還可以利用緊急狀況申請治療性藥物,因此市場寄予厚望。

只不過,在出現治療性疫苗之前,最重要的是提升自體免疫「調節」能力,加強調節二字是有用意的,提升免疫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自體免疫系統的調節能力,因為這個新冠病毒是一群具有套膜的單股RNA病毒,這類病毒變異性相當高,很容易逃過藥物與疫苗的追擊,它可以藉由與人體細胞膜上特定的蛋白質結合,欺騙免疫系統,造成免疫細胞失去辨識能力,而產生免疫風暴,讓免疫系統過度攻擊,進而產生大量發炎因子及組織浸潤現象,導致正常組織損傷甚至器官衰竭。

所以醫界並不鼓勵提升免疫力,而提升免疫調節能力進而平衡免疫系統才是關鍵,並且家中有老年人者盡量配戴口罩,少出門、勤洗手、少去人多的場所、正確的飲食及生活習慣,讓自體免疫系統發揮正常應變功能,才是有效的防疫不二法門。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