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收益債市場警報響起, 油價大跌、中國企業債違約率升高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83期      出刊區間:2020/03/20~2020/03/26

西德州原油跌破每桶三○美元,美國頁岩油公司現金流量出現壓力。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中國企業,中國民營企業違約率大幅上揚,衝擊高收益債市場。
國際油價在產油國和俄羅斯組成的OPEC+聯盟減產談判破裂後,沙國和其他OPEC產油國向俄羅斯與美國頁岩油業者開打低油價價格戰,重創國際油價表現。西德州原油已經看到二字頭的油價。國際油價重挫給金融市場全球經濟成長前景不佳的訊息,並對股市和債券市場有巨大的衝擊,尤其對高收益債券的影響更大。指標性高收益債ETF的SPDR彭博巴克萊高收益債ETF和iShare iBoxx高收益債ETF,近期股價分別創下二○○九年四、五月份以來新低,跌幅遠高於其他類型的ETF。

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部位中,美國頁岩油業者和中國企業債是最大宗。近期西德州原油每桶跌破三○美元,布蘭特原油瀕臨每桶三○美元保衛戰,未來國際油價落入每桶二○∼二五美元的機率很高。另外,中國經濟在二○一七年下半跌破GDP年成長率七%後,近年中國經濟成長率明顯趨緩。一七年全年保七,一九年變成保六,雖然中國政府都能達到每年的經濟成長率目標,卻難以改變經濟成長趨緩的事實。今年爆發的新型冠狀肺炎疫情重創中國經濟,創下共產黨建國七○年以來首度大規模封城、封省紀錄,工廠停工造成供應鏈一度斷鏈,勢必造成中國境內企業違約率攀升。

高收益債券屬於高風險、高報酬的投資商品,由於這些企業債的評等較低,所以給較高的報酬,但投資人卻也要承擔較高的投資風險。這次國際油價暴跌,拖累美股表現,美國頁岩油當中的石油和天然氣探勘公司中,很多公司發行的企業債多屬這類高風險的商品。在高收益債券基金和ETF的組成部位中,能源產業占很大一部分,也造成近期高收益債券價格跌幅較重的原因。



高收益債ETF市值縮水



根據外電報導,iShare iBoxx高收益債ETF的投資組合中約十二%為能源企業的公司債,在SPDR彭博巴克萊高收益債ETF投資組合中,也有十一%是能源企業債。這波美股從二月下旬起跌,SPDR彭博巴克萊高收益債ETF從二月十九日至今的市值減少三六億美元,今年以來該ETF市值減少的幅度更超過五四億美元。iShare iBoxx高收益債ETF從二月十九日至今的市值減少超過五二億美元,今年以來市值減少的幅度將近五七億美元。

隨著美國頁岩油開採出來的數量越來越多,截至三月六日當周為止,美國頁岩油業者每周產出三四一萬桶原油。透過美國政府的對外經濟實力,美國原油供應商在全球原油市場的份量越來越吃重。觀察美國頁岩油業者原油開出的趨勢和國際油價相比,美國頁岩油是從二○一四年年中開始大量產出,當時西德州原油每桶約在一一○美元,之後國際油價從一一○美元最低跌到二六.○五美元。OPEC產油國為了阻止油價續跌,和俄羅斯組成OPEC+聯盟調控油價。透過OPEC+的減產協議拉抬油價走勢,過去兩年西德州原油大部分時間都能維持在五五∼六八美元間震盪。這個區間讓產油國和美國頁岩油都有賺頭。

美國頁岩油的開採成本在去年已降到每桶三九美元,當西德州原油跌破每桶四○美元後,美國頁岩油業者都陷入賠錢困境。如今油價跌破每桶三○美元,對美國頁岩油業者的財務支出會更拮据。若西德州原油價格維持在每桶二五美元以下一年以上,恐會打擊到頁岩油業者的現金流量,財務體質不佳的頁岩油業者可能會出現一波倒閉潮。根據穆迪信評(Moody''s)的統計,到二○二四年,北美頁岩油企業的到期債務總額為八六○億美元,其中有六二%屬於高收益債券。今年到期的企業債務也有四○○億美元之多,若這些頁岩油業者企業債務到期無法還債,對全球高收益券市場將會是嚴苛的挑戰。

對高收益債券市場的挑戰不只這樁,還有中國企業的公司債也是高收益債券的主力。大約從二○一五年至今,中國企業熱中在國際市場發行美元公司債,很多中國國營企業和民營企業發行的公司債就成為高收益債券市場熱門的投資商品。根據彭博社統計,中資企業發行美元公司債總金額到目前為止,已超過三二四九億美元。

受到這次疫情影響,經濟學家調降對中國GDP的預測。最新的預測是牛津經濟研究院的預估,因為中國復工率延遲和全球經濟成長疲弱,中國第一季GDP成長率為四.八%,大部分外資預估的中國第一季GDP成長率介於二.五∼四%間,也有像彭博經濟研究院的預估僅一.二%,野村證券則預估零成長,是所有預測的數據最低。



中國企業資產體質轉差



中國經濟成長趨緩的壓力因為疫情緣故變得更嚴重,會讓中國企業的體質變得更差。外電報導指出,中國政府現在會儘量維持國營企業和大型民營企業的運作,同時給必要的資金挹注避免斷鏈。原因在於國營企業和大型民營企業的員工人數眾多,在中國經濟危機的當下不能讓這些具有指標意義的企業出現倒閉的壓力,否則會衝擊中國對外信譽和金融市場的信心。至於二、三線的民營企業,中國政府也很難顧及到,只能任由這些企業自生自滅。二○一七年至今,中國民營企業的違約率維持在高檔,到今年年初已達到四.七%,預料這項數據到第二季結束時會進一步攀升。相形之下,國營企業有政府的照顧,違約率僅○.○四%。

但要留意的是,中國現在連大型國營企業都有倒閉的壓力。中國最大校辦企業的北大方正集團,在去年底就傳出資金壓力很大,並在二月十二日宣布倒閉並進入資產重整,由中國人行進場接管,北大方正集團的債務高達三○三○億人民幣。若像北大方正這類大型企業都有倒閉風險,若中國經濟活動不能盡早復原,中國民營企業未來的違約潮會增加,對全球高收益債券市場的影響逐漸擴大中。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