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痛不如短痛!, 股市跌得夠快,也許是好事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83期      出刊區間:2020/03/20~2020/03/26


美國的技術分析派有一個理論,一旦股市指數由高點下挫二○%以上,即代表市場將由牛市轉為熊市。

如果按照這種分析方式,依據高盛的統計,自二次大戰之後,美國S&P 500指數曾歷經了十二次熊市的回檔,也就是從高點回檔二○%以上的走二十勢,曾出現過十二次,這一次疫情所造成的快速回跌,則是第十三次。

簡單來說,二次大戰之後,美國S&P 500指數一旦在技術面跌破二○%,平均跌幅大約三成上下,而後便會築底走向回升。所以,一看到市場報導,美股由牛市轉為熊市之際,基本上指數再下跌的空間,大概在一成的幅度左右。

但比較特別的是,二○○○年的網路泡沫及○八年的金融海嘯,所創下的跌幅分別來到四九%以及五七%,情況相當慘烈。



美股曾十二次陷入熊市



在此之前,可以看到一九七三年也就是第一次石油危機時,美國S&P 500指數也曾因為當時嚴重的通膨,造成股市崩跌,指數從高點起跌計算,跌掉四八%,而且下跌時間長達二十一個月。

到了一九八○年,也大概在第二次石油危機時,通膨壓力再起,那時候美國Fed的利率一度來到二○%左右,但S&P 500指數整段跌幅則來到二○%,下跌時間也達到二十個月。

其次,就是一九八七年的星期一股市的崩跌,在兩個月內,股市崩跌三二%,但很快地股市就回穩,那時候股市一天就曾跌掉二○%,造成全球股災,甚至香港股市曾因此而休市四個交易日。

若論嚴重及殺傷力,二○○○年的網路泡沫化以及○八年的金融海嘯的情況慘烈。

先前就提到過,二○○○年的網路泡沫化就令S&P 500指數共跌了四九%,更折磨人的是下跌時間長達三十一個月,一直到○三年SARS之後,全球股市才重新啟動多頭行情。

回頭看網路泡沫化,主要是從一九九五年之後,科技產業進入起飛期,從個人電腦迅速發展,筆記型電腦接棒而起,再加上全球電信產業的開放,手機開始成為人類的必需品。

同時還有所謂的「千禧年」效應,在二○○○年之後,全球因應千禧年對老舊電腦、NB可能造成的傷害,也同時掀起一股「換機」熱潮。所以,當時市場上對電子、科技產品需求不斷增加,尤其又有手機需求的暴增,一下子科技業欣欣向榮!

在科技業快速成長過程中,成為網路興起的溫床,大量的資金衝向網路產業,只要掛起網路產業的招牌,在市場要錢有錢!要人,一大堆人爭先搶進!



網路泡沫化導致股災



甚至在評論網路股時,並不是討論「本益比」而是「本夢比」。一直到了二○○○年之後,度過了千禧年,一切事情都沒有發生,該買、該更新的電腦設備都買了,一下子需求大減,但供給卻未減。

更嚴重的是,在科技產業成長不再,市場回歸理性,「本夢比」正式爆破,網路產業崩潰,泡沫也正式破滅。

在全球網路產業集體泡沫化之後,過去全球大量投資的資金幾乎歸零,所造成的影響當然是非同小可!也因此,不僅美股慘跌,全球股市也陷入慘狀,這個調整,幾乎是二∼三年時間—三十一個月。一直到○三年,二次波灣戰爭開打,亞洲SARS結束後,股市進入長多行情,一直到○八年金融海嘯前。

從網路泡沫化之後,事實上全球開始醞釀新的泡沫,那就是「房地產」,再加上金磚四國崛起,對全球原物料需求大增,引發價格大漲,基本金屬原料漲幅超過十倍以上,比比皆是,連黃金漲幅也接近十倍。



○八年股災是次貸泡沫



另外,石油也由一桶十美元左右,漲到○七年底的一四七美元,再加上房地產也同步大漲。

但這一切在金融海嘯中又爆破了!而危機就從美國的房地美、房利美的次貸債券開始,造成全球金融資產再次崩潰,更進一步引發全球的金融體系危機,包括雷曼兄弟在內的金融機構,出現連鎖性倒閉,股市再次崩跌,再以S&P 500指數來看,高點出現在○七年十月,而後下跌了十七個月、跌幅達五七%之後,也就是在○九年第一季,在全球央行大開印鈔機,QE、QE、再QE之下,股市進入十年的大行情,全球大多數的股市皆創下歷史新高。

現在全球股市又遭逢重創,若再以S&P 500指數為例,雖然二○二○年一開始,武漢疫情開始在中國蔓延,但對歐美國家而言,並沒有當一回事,不料疫情不僅在亞洲蔓延開來,甚至在歐美大擴散,情況愈來愈嚴重。

要理解,歐洲已多少年沒有爆發過這種高傳染度的疫情,一不小心,情況嚴重,最後連美國也面臨強大壓力!

所以在二○二○年二月十九日,當天的S&P 500指數還創下歷史新高,來到三三九三.五二點,但一個月之後,已跌到二三六七.四點,跌幅超過三成。若按下跌的速度來看,與一九八七年十月,兩個月下跌三二%所能比擬。

也就是說,以S&P 500過去十二次的「熊市」表現,如果下跌的時間夠快,則跌幅大概在三成左右,就會進入低點或大支撐區,真的是長痛不如短痛!

二○○○年網路泡沫化,整整跌了三一個月,S&P 500指數的跌幅就有四九%,而金融海嘯則跌了十七個月,跌掉五七%。

因而從樂觀面來看(市場已經相當悲觀),美股在一個月的時間就跌掉三成,那麼再下跌的空間,其實已進入大支撐區了。



消息面仍主導漲跌



只是因為疫情持續在蔓延之中,每天都還會有疫情的發展,被「利空」所影響,所以股市會忽而上漲、又忽而下跌。

尤其美國道瓊指數動輒每天都出現一、兩千點漲跌的波動,這正反應股市受到「恐慌」的影響,一下子什麼消息出現,恐慌壓力再起,股市便暴跌;一下子又因為情況似乎有好轉可能,突然又暴漲而上,這是極不正常的情況。

如果要看什麼是底部?第一個要件是美股每一個交易日的波動幅度,要明顯收斂,多空之間,開始找到一個平衡點。

第二個,就回到台股來看,過去這一段時間,台股一度表現較為抗跌,尤其全球股市紛紛跌破年線之時,台股還一度力守在半年線之上,雖然最後還是破年線而下,其中台積電(2330)的補跌是主因之一。

但從大盤層面來看,按照過去的經驗,台股在進入底部區前,成交量必定會明顯收縮,現在似乎還沒有看到,所以還需要一段時間調整。

另外,台積電何時可以止跌?更是重要的多頭指標,三月十九日台積電除息二.五元,除息後的台積電將具有代表性。

當台積電從去年初的二○六.五元起漲,一路到今年農曆年前的三四六元,這一段過程中,全市場都發現,台積電如此之好,在全球半導體的地位愈來愈重要,製程領先同業,甚至被視為「護國神山」。

從中長期來看,疫情終會過去,世界還會繼續轉動,台積電在半導體產業中的地位,也不會那麼容易被動搖,那麼這一次股市大回檔,是不是又是一次介入台積電的機會?尤其在股市陷入恐慌之際,台積電何時反攻?似乎是重點之一。



又見到台積電的投資價值



而且,看到製程以及獲利遠不如台積電的聯電(2303),迄今仍守在年線上下;又看到中芯半導體(00981.HK)回檔之後,也在年線上下防守,因此,年線之下的台積電似乎可以期待。

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現在全球利空最多的產業是什麼?不用懷疑,那就是航空,以及旅遊業,在全球主要國家為了防疫,紛紛「鎖國」,就連台灣近日來也不斷遭逢境外移入的確診病例,也幾乎採取「鎖國」的政策。

可以想像,上半年旅遊及航空業,可能會創下有史以來最慘的情況。

但問題也可以反著來看,最慘的行情因疫情而慘跌,一旦疫情逐漸過去之後,最慘的行情一定會有相當幅度的彈升。



利空匯集之地是航空業



過去一段時間,我們將航空股的華航(2610),以及長榮(2618),甚至香港的國泰航空(00293.HK),及巴菲特先前入股的達美航空(DAL.US)等,視為疫情發展的指標,這些個股的股價若未再破底,甚至彈升,則代表疫情將減緩!反之,股價破底而下,則意味著疫情又擴大了。顯然,疫情在歐美又擴大了,上述航空股又領先破底,未來走勢仍可視為重要指標。

但有一個重點可以參考一下,純以台灣而言,華航是台灣的代表,甚至可以視為「國土延伸」,過去台灣的航空公司可以倒閉,但華航一定會在,這是中華民國的代表。

在疫情重創之下,華航股價又幾乎慘跌至當年SARS時的低價五.○一元。也許可以這樣來說,如果華航的股價又跌到五元,甚至更低時,可不可以買?在這一段疫情蔓延之時,可以好好思考一下!

可以肯定的一件事,經過新冠肺炎的衝擊,包括華航在內的航空公司,幾乎是進入停頓狀態,過去幾年的「罷工」在未來幾年不易再起,因為飯碗可能不保了!雖然航空業者百分之九十九的利空,但還有百分之一的「利多」,那就是石油價格又跌到十多年來的低點,只剩下「時間」,只要疫情慢慢過去,五元左右的華航也許可以小賺一下。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