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油價恐陷二字頭危機, ETF成為助跌亂源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82期      出刊區間:2020/03/13~2020/03/19

歐美各國疫情仍在擴大,又傳來OPEC+聯盟談判破裂,國際油價單日重挫超過二四%,引發全球金融市場的雪崩式殺盤。
新冠肺炎疫情在歐美各國持擴大,國際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俄羅斯的產油國聯盟間減產協議破裂,沙國宣布原油每日增產一千萬桶,引發國際油價九日盤中一度重挫三成,是歷史上單日第二大跌幅。諸多利空消息衝擊,造成九日全球股市暴跌。市場避險需求,國際黃金價格每盎司漲破一六七二美元,更誇張的是,避險資金大量湧向公債市場引發美國公債殖利率暴跌,甚至出現各個期限的公債殖利率史上首度出現低於一%的奇觀。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擴散,中國確診和死亡人數有下降,但南韓、義大利甚至美國的疫情依然嚴峻。義大利總理孔帝十日宣布全國封城,恐重創義大利的觀光產業和內需消費,美國已經有八個州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歐美各國的疫情至今沒好轉。疫情在歐美各國蔓延,瑞士和德國史無前例因為搶口罩風波影響外交關係,瑞士甚至召見德國大使抗議。歐美各國當前的景象,重創金融市場的信心,並造成全球股市重挫和其他商品價格劇烈波動的現象。



ETF程式賣壓形成重跌效應



正當全球市場擔心疫情擴大,又還沒有一個有效的藥物治療這次新冠肺炎,擔心全球經濟陷入衰退之際,OPEC和俄羅斯產油國聯盟在三月的產油國部長級會議中無法達成原油減產協議,造成金融市場更大恐慌,市場隱隱浮現通貨緊縮的壓力。市場信心崩潰下,全球股市崩跌,歐美股市跌幅均超過五%,亞洲股市跌幅超過五%者比比皆是。連二月初以來表現強勢的中國股市也在這波歐美股市下跌過程中單日跌幅超過三%。股市、油價的重跌現象,應不脫全球ETF基金程式賣壓造成的結果。

在疫情緊張的這段期間,國際油價的大跌加重市場的緊張氣氛。西德州原油和布蘭特原油在九日交易時間,盤中一度大跌超過三一%,收盤跌幅也都超過二四%,創下一九九一年一月十七日以來單日最大跌幅,市場擔心未來油價恐跌落二字頭的風險,說明市場信心全面崩潰。原本全球經濟情況就已經不理想,今年又碰到新冠肺炎疫情,聯準會在三月三日盤中無預警宣布降息兩碼,不料市場不但沒有以利多來解讀,反而讓市場擔心聯準會手中是否有經濟不好的訊息但還沒在市場上曝光,當天美股三大指數都下跌超過四%;九日國際油價大跌效應,美股三大指數更重跌超過七%。

過去市場大環境不佳時,產油國都會祭出減產協議。從二○一六年以來,OPEC產油國和全球最大原油產國的俄羅斯形成OPEC+聯盟,過去OPEC+聯盟都能達成減產協議。產油國聯盟祭出減產協議時,當減產一次無法遏止油價跌勢,還會祭出第二波、甚至第三波。通常在祭出第二、三波後油價都能止跌。這次OPEC+的油國部長級會議原本市場也看好在疫情嚴峻下產油國應該會達成協議。

不料,這次俄羅斯居然不想被OPEC產油國綁架,為了打擊美國頁岩油的增產破壞國際油價的市場行情,這次和OPEC產油國撕破臉拒絕這次每日減產一五○萬桶協議,OPEC+聯盟關係形同破裂。俄羅斯不願意達成減產協議,沙國突然宣布要從四月起每日原油生產擴大到一千萬桶,甚至不排除增產到一二○○萬桶。OPEC還開放其他產油國增產原油,OPEC油國的態度擺明要和俄羅斯與美國頁岩油業者在市場上對幹,引發原油價格大戰,是這次國際油價崩跌的關鍵。根據IMF估計,沙國對油價的承受力遠低於俄羅斯,要每桶八三.六美元國家預算才能達到收支平衡,俄羅斯只要四二.四美元。另外,俄羅斯在一三年三月和中國簽訂能源貿易合作協議,合約長達二五年。當時簽約在每桶一○一美元。後來油價下跌,市場從中國官方發布的原油進出口貿易總值和原油進口數量推算,中國從俄羅斯進口原油每桶均價仍有七七美元。與中國的長約保護下讓俄羅斯更有能力和其他產油國進行殺價。



俄羅斯有恃無恐打價格戰



國際油價經過這波大跌後,從今年一月初高點至今,西德州、布蘭特原油波段跌幅都超過五二%,全都落入空頭市場。艾克森美孚石油資深中東顧問Ali Khedery認為,從這波油價的跌勢看來,今年國際油價將落入每桶二○多美元的時間將來臨,地緣政治、各國央行寬鬆貨幣政策、消費緊縮等問題伴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擴散等諸多因素衝擊,重擊油價表現。OPEC+聯盟等同裂解,產油大國為了搶奪其他油國的市占率,不惜以增產搶市,將引發一場原油價格大戰。美國頁岩油開採業者平均生產成本已降到每桶三九美元上下,儘管很多中小型石油公司確實負債壓力大,多數公司做好避險準備,像雪弗龍、艾克森美孚石油等大型業者,更能承受較低的油價。這波油價跌勢,可能對會伊朗、委內瑞拉等經濟不佳的產油國衝擊較大。

至截稿為止,這波西德州原油最低點在每桶三○美元,距離一六年二月低點的二六.○五美元不遠。若各產油國因為增產原油引發價格戰,這波國際油價能否守住前波低點很難說。○八年金融海嘯後,西德州原油曾經在一一∼一四年大部分的時間都維持在八○∼一○○美元間。當時歐債已經爆發過,歐洲央行不但把利率降到零、還加碼QE,當時聯準會也推出三波QE。即便國際央行維持寬鬆貨幣環境,國際油價又維持每桶八○美元以上全球經濟都沒有通膨。一四年年中以後美國頁岩油大量開出造成國際油價下跌,這幾年大部分的時間落在四○∼六○美元間震盪。因為這個因素,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等產油大國決定以增產來和美國頁岩油對抗,並搶奪其他產油國的市占率。如果油價因為價格戰被打到每桶三○美元以下,可能會讓全球經濟陷入通貨緊縮壓力浮現,對當前全球金融市場不利。



供應鏈頻傳降財測



金融市場陷入通貨緊縮疑慮,中國工廠復工率還沒有拉到五成,將衝擊市場供應鏈。美國疫情嚴重,微軟、亞馬遜、谷歌、蘋果等總部在加州的企業宣布員工在家上班,原本蘋果要在三月底解禁員工出差到亞洲,如今期限要延到四月底,直接的衝擊就是下半年要推出5G的新iPhone,量產時間可能再延後一∼二個月。直接的影響就是很多蘋果供應鏈因為疫情緣故而被迫調降財測,不但第一季的營運難以預估,就連第二季也可能被迫降財測,Qorvo、Skyworks等蘋果供應鏈已宣布調降財測,其他像博通(AVGO)、Lumtntum也不樂觀,這現象對全球產業鏈供需短期內難以恢復正常。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