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降息有用嗎?, 從1987年股災談起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81期      出刊區間:2020/03/06~2020/03/12


降息,有沒有效?在疫情持續蔓延之下,美國Fed緊急降息兩碼,就美股而言,只有一瞬間的熱度,好似無法對美股產生激勵,因此就認為降息無效。

回顧過去幾十年,美國乃至於全球的金融或股市的危機,都可以發現到降息或放寬貨幣政策是必要手段,而且是央行一定會作的動作。到最後,降息都會發揮一定效果。

有幾個例子可以參考,尤其這一次美股在短時間內的連續重挫,以道瓊指數來看,由二月十二日的二九五六八.五七點,急挫至二月二十八日的二四六八一.○一點,幾個交易日內,大跌四八八七.五六點,跌幅達到十六.五二%,除了短時間之內的下跌點數到跌幅,幾乎是史上僅見,大概只有一九八七年的黑色星期一股災可比擬。

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九日星期一,美國道瓊指數一天之內重挫二二.六%,根據當時的統計,一天就跌掉五千億美元的市值,相當於當時美國GDP的八分之一。



一九八七年美股瀑布下跌



那時美股的黑色星期一,在全球股市引發雪崩式的骨牌效應,從倫敦、法蘭克福、東京、雪梨再到香港、新加坡、台灣等股市也全面性重挫,而股市的恐慌還造成香港股市停市四個交易日,當時恐慌氣氛可想而知。

同樣以美國道瓊指數為例,十月十三日為二五○八.一六點,而後到十月十九日黑色星期一當天,最低跌到一六七七.五七%,一天之中,最深跌幅達二二%,而十三日跌到十九日的跌幅為三三%,殺戮的慘烈由此可見。

面對股市如此慘跌,時任美國總統雷根馬上召集了美國財長以及Fed主席葛林斯班商討對策。會後,葛林斯班以Fed的主席身分發表談話:「為履行作為中央銀行的職責,聯邦儲備系統為支持經濟以及金融體系維持正常運作,重申保證金融體系的流動性。」

因為在那個時候,美國多家大券商正面臨嚴重資金短缺,甚至有違約交割的可能,在Fed釋出利多,接著向銀行注入資金之後,美國主要的銀行開始調降優惠利率,並對大券商作資金的保證維持流動性,並且鼓勵企業回購股票,從而恢復市場信心,經過一年之後,道瓊指數又創了股災前的新高。

特別將一九八七年股災的美國道瓊指數走勢與這一次因疫情影響的技術型態來比較,下跌的速度以及型態有一定的類似。

主要的重點是一九八七年的時空環境與目前有所不同。



市場恐慌 股市崩挫



在今年二月十二日,美國道瓊指數才創下歷史新高,頗有向三萬點以上挑戰的架式。市場還在慶幸美股沒有受到或肺炎的疫情所影響。

不料,疫情開始向中國以外蔓延,從日本再到南韓甚至義大利、伊朗,蔓延的情況甚至速度,超乎預期,連美國都難以自保!引發市場恐慌,拚了命拋售股票,連黃金、石油的價格也同步下挫,資金大量轉移至債券市場,造成十年期美債殖利率跌破一%,創下歷史新低。

面對市場恐慌氣氛,美國Fed緊急降息兩碼,但美股只有激起小波瀾,降息是不是有效?又開始討論。

事實上,除了一九八七年的股災之外,可以看到一九九八年的LTCM風暴、二○○○年的網路泡沫,再到○八年的金融海嘯,一一年的歐債,通通都以降息、寬鬆的貨幣因應!回頭一看,降息有沒有效?事實證明,當然有效,只是等待時間來發酵。

在疫情之前,市場上對二○二○年全球股市的行情,有一個特別的聲音,那就是全球股市自○八年金融海嘯以來,股市的多頭已經十年以上,擔心會不會有一個景氣循環的大調整。

不料,進入二○二○年不久,疫情開始由中國爆發,而蔓延至全球,造成全球股市的大恐慌,令美股再次出現瀑布式的下跌!

如果說,這是一次全球股市的大調整,那麼在第一季,可能就是低點,而第二季之後,就可能重新走向上升的行情。

第一個,可以參考一九八七年美國道瓊指數的線型,在瀑布式下跌之後,全球恐慌,接著Fed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之後,股市便開始走向回升。只不過,股市在短期之內跌得太多,在低檔之間,必會作一段時間調整,等市場信心重新建立之後,再起多頭走勢。

第二個,這一次疫情,之所以造成全球股市的崩跌,係因為在○三年SARS時所影響的範圍,除了中國之外,基本就屬香港、台灣最嚴重,並沒有大幅度擴散出去。



疫情一定會過去



也就是說,在韓國、義大利、伊朗接連失控,這一把火也燒向美國之後,恐慌的氣氛才大大被燃起。

第三個,一定要了解,疫情一定會過去,當然這一段時間,市場消費的萎縮,生產供應鏈的斷鏈,全球的GDP一定會受到影響。

一旦疫情過去之後,一定逐漸恢復秩序,所謂的報復性消費會產生,SARS之後的經驗便是如此!

第四個,疫情的源頭|中國,在強制的隔離之下,疫情似乎開始獲得控制,如果南韓、義大利的疫情可以緩解,市場的情況也將改善。

尤其看到這一次,資金逃命式的殺出股票,躲進債券市場避險,除了美國Fed率先調降利率,緊接著包括:中國、歐盟、日本等全球主要國家,皆再次強烈採取貨幣寬鬆的策略之下,短期內大量跑進債市的資金似乎很快又會出來。

可以料想,資金面會更寬鬆、利率又會更低,最後又會回到股市來。而且許多國家包括台灣在內,振興經濟的政策又將一一出籠,會給股市更多的活水。

在這一個時候,看到股神巴菲特在利空之中,出手增持了美國達美航空的股票,如果以絕對金額四五三○萬美元來增持達美航空,金額也許不大,但巴菲特卻在此時買進,最受疫情打擊的航空業,這種危機入市的手法,值得注意。

也就是說,疫情之下,最重創的行業一定是航空、觀光、飯店等產業,一旦航空股的股價沒有再破底,甚至彈升,也許可以作為疫情先行指標。

在上期《先探週刊》中,就特別提到,包括:華航(2610)、長榮航(2618),甚至國泰航(00293.HK),其實沒有再破底了,在利空中持續不跌反而彈升,那就不必太悲觀了!

在全球投資市場上,都在稱頌股神巴菲特在投資上鉅大成就。但成就巴菲特的偉大,很多時候敢於危機入市。



巴菲特再次危機入市



○三年SARS,巴菲特在港股最危急之時,大買了中石油,令巴菲特大賺了一票;二○一八年,當蘋果因新機銷售不如預期之下,股價一度跌至一四二美元時,巴菲特也勇敢買進蘋果。

根據去年波克夏的獲利資料,全年大賺八一四.二億美元,比前一年度大增十九.二五億。蘋果的股價大漲至三百美元以上,是最大原因。

談到巴菲特,除了投資的眼光之外,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重點就是巴菲特的成功,其實是代表美國的成功。

巴菲特生於一九三○年,而美國史上最大的大蕭條係在一九二九∼一九三三年。也就是說,巴菲特生於美國的熊市,其後歷經二次世界大戰、一九六二年越戰、八七年股災、波灣戰爭、○八年金融海嘯,一直到現在,美國從一九三○年之後,基本上股市在一九九○年之前是呈現緩升的局面。一直到九○年代之後,美國在科技產業的快速發展下,股市迅速大升。

所以有人估算,巴菲特一生累積的財富,有七五%是六五歲之後才賺到,也就是自一九九五年開始身價大增。

重點是巴菲特的「身家」與美國的「國運」息息相關。

所以,這一次面對疫情,台灣的控制相較於其他國家,是因為「運氣好」!如果這樣來說,巴菲特之所以可以成為巴菲特,也是因為「運氣好」,因為他是美國人,充分享受到美國經濟壯大。

換句話說,這一次台灣的「運氣好」,如果可以解釋為「國運好」,這就是台股迄今可以站穩年線,而道瓊指數會跌破年線之故。

過去一段時間不斷提到,從一九九○年之後,台灣的進入調整循環,大量的台灣人資金西進中國,經過三○年,台商回流,似乎是國運回升的前兆。而這一次疫情更突顯了台灣的優勢,所以,這時應該開始思考,一旦疫情過後,台灣的哪些產業將趁勢而起。

自去年底以來,不斷提到一個產業|電力及風電相關設備股,尤其在台商回流之下,不論是能源或綠能政策,將愈來愈重要。

其中,華城(1519)短線一度攻抵三○.五五元拉回,但強勢不變,若可力守三○元以上,不排除再向上突破、創新高。

再者,台灣風電產業的代表之一的世紀鋼(9958),在美股大跌的過程中,逆勢上升;可以注意的是世紀鋼與丹麥的發電風塔製造廠商Welcon及樺晟(3202)合組公司,進軍國際及台灣的風機組件市場,這對樺晟而言,應是一個機會,尤其在該公司轉虧為盈後,以這個價位來看,風電的題材或會令該公司的股價更上高樓。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