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庚子到辛亥, 壯大台灣就在2020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77期      出刊區間:2020/02/07~2020/02/13


二○二○年歲次是庚子年,過去三個庚子年,都是中國接受考驗的一年,歷史的宿命再一次出現了。

一八四○年也就是在清道光人間,爆發了鴉片戰爭,這一次正式宣告清王朝衰敗的開始。

一九○○年則是八國聯軍圍攻中國,重創了清朝,種下了滅亡的因子。

一九六○年的庚子年,中國在大躍進的理盲、內部鬥爭的情況下,不僅文化大革命愈演愈烈,也出現了少見的大饑荒。

也就是說,過去三次的庚子年,中國都出現大變動,而大變動之後也進入新的年代。

尤其是一九九○年庚子年,八國聯軍齊攻中國,那時清朝早已積弱,在鎖國之下對外連戰皆敗,但猶以天朝自居,於是義和團崛起,招致八國聯軍,種下一九一一年清朝的覆亡。

回顧過去三○年,中國崛起,百年前列強侵略的恥辱,猶存在中國人民的心中。所以當中國經濟壯大,甚至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之後,反而出現「強國玻璃心」,從官方的宣傳影片─「厲害了,我的國」,到人民自大,一不順心,中國網民即全面「出征」,頗有當年義和團的影子!



每逢庚子年對中國是考驗



進入二○二○年的庚子年,在武漢肺炎的爆發下,雖然沒有「八國聯軍」,但至少有八國在「封鎖中國」,歷史的命運總是那麼熟悉。

更巧合的是,這次疫情的爆發點恰巧在武漢,一九○○庚子年之後,改變中國命運就是一九一一年的辛亥,辛亥革命之地在武漢、武昌。這是不是又是命運?

從庚子到辛亥,對中國而言,似乎都是鉅變的年代,上一次的辛亥年是一九七一年,也就是台灣退出聯合國、中國進入聯合國的那一年。

二○二○年一開年,武漢肺炎震撼全球,先前美中貿易戰仍持續進行中,也許在下一個辛亥年來臨之時,國際情勢已有大轉變,肺炎恰恰發生的武漢或是老天的一次示警!

一直以來都認為,在人的一生之中,不論在事業上、投資上、為人處事上最值得學習:歷史與哲學,因為人類有三大弱點:恐懼、貪婪、無知,如何克服貪婪、恐懼這是哲學問題,從歷史來看問題,則可以幫助對未來事件的發展作研判!



SARS經驗看疫情



因而一開始就從庚子到辛亥年,談到過去的歷史,尤其這一次的武漢肺炎,其實也可以從二○○三年SARS的經驗來看。

以目前來看,為了防堵疫情的蔓延,在中國境內除了武漢之外,已有許多大城市也陸續進行封城行動;而許多國家也停止與中國人民往來,紛紛暫停航班,情勢比SARS似乎更嚴重。

但從疫情的角度來看,這種「隔離」方式,在短期內也許是最有效的方式,當全球都怕的時候,也許就是疫情進入高峰即將反轉之時,這不就是股市的哲學嗎?

猶記得過去十多年來,常常聽到有人說,在SARS時,台灣的房價跌到最低,如果那時去買,早就大發財了!

為什麼那時不買?當時SARS爆發,至少是我們這一代人沒有經歷過,看到和平醫院封院,群聚感染如此恐怖,病發死亡人數節節上升,對生命的恐懼記憶猶新,大多數的人哪還想到「投資」?但當時勇敢出手的人,就是贏家。

在SARS平息之後,那一段時間被壓抑的消費、商業行為瞬間爆發,甚至出現報復性消費、報復性反彈的行情。

歷經過SARS的經驗,也許可以問自己,疫情會不會過去?資金會不會持續寬鬆?低利率的情況會不會改變?一旦逐漸恢復正常,又會如何?

疫情一定會過去,這不僅是基於SARS的經驗,甚至人類歷史上,再嚴重的疫情都會有過去的一天,現在似乎該為那一天作準備了。

如同先前提到,庚子年是中國接受考驗的一年,也是改變的關鍵,而這個改變,早在二○一八年上半年美中貿易戰就開始了。

經過了這一次疫情的變化,可以發現到中國脆弱的要害,相對地,也發現到台灣的優勢,甚至台灣的政治地位又大大提升了。

從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美國不斷堆高關稅之下,已令在中國的廠商出現外移潮,在武漢疫情結束之後,也許外移速度會更快。



台灣的地位愈來愈重要



反觀台灣,成為最大受惠者,台商回流將逐漸拉動台灣經濟成長,所以在二○一九年台灣無論在經濟成長率,或者是對美出口上,不僅是四小龍之首,在全球也算是名列前茅。

更重要的是,美中之間已逐漸從貿易戰打到科技戰,一定要理解一件事,過去全球最重要的電子產業供應鏈就在中國,而台商就是建立中國電子科技產業供應鏈最大的推手,當供應鏈搬出中國去越南?去泰國?還是其他東南亞國家?

最後會發現,回到台灣最好,原本台灣就有一定的供應鏈體系,在台灣,可以生產出任何電子產品,更重要的半導體產業,從台積電(2330)的全球最大,最先進的晶圓代工、眾多IC設計公司,一路從上游、中游到下游,如此完整,在全球找不到第二個據點像台灣一樣。

而且美中進入科技戰之後,不僅是台灣需要美國,美國更離不開台灣。如果沒有台灣,美國是無法與中國進行科技戰。

所以,在疫情之後,美國一定會再進一步加持台灣,將資源挹注台灣,甚至台灣一直期待的FTA,都可能會送給台灣。因而如何再壯大台灣,除了是台灣政府的課題之外,相信也是美國一定會重視的議題。

因此,可以看到,在美國壯大台灣之時,已先將軍事資源送給台灣。因為,台灣一定要有相當的軍事保衛能力,才能符合美國的利益。

當美國最重要的軍機製造廠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準備將漢翔(2634)培養成亞太F-16的維修中心時,就是要養大漢翔,增加台灣軍事能力。

不僅如此,未來F-16不論A/B型,或C/D型,將改造成F-16V,這一切都將交由漢翔進行。

從長線的角度來看,這對漢翔而言,當然是長線的利多,長期以來,漢翔每一年平均的EPS,大約在兩元左右,平均分派一∼一.三元現金股息。去年一∼三季EPS為一.五三元,全年也將再次超過二元。現在因為疫情蔓延令全球航空業遭逢不少壓力,而漢翔有一定業務來自波音及空巴,疫情對漢翔是利空,但如同先前所提疫情終會過去,一旦恢復正常,報復性消費、報復性反彈就會產生,因此,因利空下跌的漢翔也許又是一次介入的機會。

在壯大台灣的過程,中台商及產業的回流,必然產生用電的需求,因而從去年底一直到農曆年就不斷提到台灣電力的興革。



電力興革有大商機



經濟部長曾說,面對台商所提到的「缺電」問題,其實台灣並不缺電,但輸配送電設備的老舊卻是一個大問題,二○一七年夏天那一次台灣的大跳電,問題就在輸配送電的老舊上。

過去在馬英九政府時代,就有所謂的「七輸計畫」,因為政府未提列相對預算所以一再延後,根據「七輸計畫」的目標,預定在二○二一年完成;也就是從今年算起還有兩年,所以進入新一輪發包、趕工期。

因而從去年第四季開始,可以看到我們多次提到的亞力(1514)、中興電(1513)、華城(1519)、士電(1503)等,營收不是創近期新高就是歷史新高,反應產業熱度上升。

不僅如此,為了增加能源的供給,自小英政府強力推動離岸風力產業之後,似乎帶也開始見到成果,展現不一樣的面貌,令上述這些個股也開始反應離岸風力產業發展上的業務新需求,甚至有機會成為下一個階段業績進一步跳升的動力。

而且從今年以來全球股市之中,Tesla的飆升受到極大關注,相關的充電設備也會帶來需求,而華城是主要代表之一。

對照股價而言,亞力在短線上已創下近年來新高,而中興電也呈現強勢,企圖再創新猷!而華城亦有持續突破的動力,這都代表了這個產業已經不一樣了,在二○二○年應該有好的發展。



台灣商辦持續看好



當這一股台商回流的趨勢愈來愈大之後,在南港地區的地產,尤其商辦的需求也不斷上升中。其中,國產(2504)在去年十月處分旗下在福建的龍岩水泥廠予當地的春馳集團,預估可收回三○億元資金,而處分利益為一五七八萬美元,約四七億台幣,理應在去年第四季入帳,以一三八.五億元股本計算,折合每股為三.四元。因而傳出國產準備以「減資」方式,將處分利益送給股東。果如此,以目前股價約十四元來看,殖利率非常划算。

再加上,國產在南港的資產經過捐地都更之後,將興建商辦,預估經過建設之後,可取得四萬坪的商辦大樓面積,未來將出租,這對國產未來的獲利帶來一定基礎,尤其商辦價值正不斷上升,也許經過一段時間整理的國產,正尋找機會脫穎而出!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