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金融市場恐一夕變色  中東地緣政治警報再起 美伊關係緊張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73期      出刊區間:2020/01/10~2020/01/16

美伊雙方爆發大規模戰爭的機率雖不高,卻可能發生飛彈相互攻擊對方軍事陣地等,金融市場較擔心伊朗封鎖荷姆茲海峽引發油價暴漲。
川普擔任美國總統後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引發美國和伊朗間這兩年關係惡化。美軍一月二日深夜在巴格達機場成功狙擊伊朗革命自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將軍(Qassem al-Soleimani),伊朗支持伊拉克境內民兵指揮官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也陣亡。美國這次的軍事行動再度誘發中東地緣政治風險上揚,且震驚全球金融市場,深怕中東地緣政治再起,將不利全球市場的安定。帶動國際油價和避險商品黃金價格上漲。

美軍狙擊事件後,川普在推特上發言強調美國發現蘇萊曼尼正在策畫數起攻擊美國的行動,美軍以快刀斬亂麻姿態先行狙擊蘇萊曼尼,以免未來有美軍或美國人的生命財產遭到恐怖攻擊。蘇萊曼尼是伊朗革命自衛隊精銳部隊聖城旅指揮官,聖城旅的規模雖然只有一萬五千人,卻以敵後滲透、游擊戰組織境外民兵見長,是伊朗政府專門用來輸出伊斯蘭革命的海外部隊。

聖城旅常被用來支撐中東各國的親伊朗政權。像葉門內戰中聖城旅就支持葉門胡塞軍(Houthis);敘利亞領袖阿塞德政權一度因為敘利亞民眾的反政府示威造成敘利亞內部混亂,西方國家支持遜尼派反抗軍對抗敘利亞政府軍,阿塞德政權背後有伊朗聖城旅的支持,才能抵擋反抗軍的軍事攻擊,否則阿塞德政權可能早就被反抗軍推翻了。



擊殺頭號危險人物



一九七九年,伊朗與美國在當時伊朗伊斯蘭激進學生綁架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人員後就成為世仇,美國長年對伊朗進行經濟制裁。聖城旅支持的民兵也常攻擊美軍在中東地區駐紮的基地,甚至在歐美國家進行恐怖攻擊,所以歐美國家早就把蘇萊曼尼視為頭號敵人。蘇萊曼尼官拜少將,指揮的聖城旅在海外進行恐怖攻擊,卻是伊朗的正規軍隊。美國早在小布希總統和歐巴馬總統期間就把蘇萊曼尼視為頭號危險人物,卻畏懼蘇萊曼尼是伊朗軍隊的少將而非單純的恐怖分子,一直不敢暗殺他,以免引發更大的中東地緣政治風險。

過去一年美國與伊朗關係緊張,甚至可以說戰事一觸即發。去年六月底革命自衛隊在荷姆茲海峽上空擊落一架美國無人機,九月十五日有一架無人機攻擊沙美石油的煉油廠,造成廠區嚴重受創,沙國的每日原油生產量一下子銳減五百萬桶(約占全球原油市場供應量的五%之多),一度造成國際油價單日大漲將近十五%。美國和沙烏地阿拉伯政府後來的調查顯示,發動恐怖攻擊活動的無人機是由伊朗指使的。

接下來,美國派遣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荷姆茲海峽備戰,伊朗革命自衛隊也揚言要攻擊美軍戰艦。幸好那次美國和伊朗只是軍事對峙,並沒有真的打起來。

原本川普並不真的想狙擊蘇萊曼尼,但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由蘇萊曼尼指揮的民兵向美國在伊拉克境內基爾庫克基地發射火箭彈攻擊,造成一名美國包商死亡。接著親伊朗勢力的伊拉克民眾衝進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館區,燒掉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的一樓接待區。這讓川普總統腎上腺素急遽升溫,擔心一九七九年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人員遭挾持事件重演,這不但是嚴重侵犯美國主權,甚至會威脅川普的總統連任計畫(一九八○年卡特總統連任失利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當時伊朗駐美大使館人質遭到挾持超過一年,在投票日當天都還沒釋放)。當下川普馬上調派在沙烏地阿拉伯駐紮的美軍趕赴伊拉克駐美大使館防衛,接下來川普又從美國本土調派上萬名美軍趕赴中東馳援。

蘇萊曼尼被美軍狙擊後,伊朗國內瀰漫著反美示威遊行,伊朗政府也對外表示要給美國一個血淋淋的教訓,同時宣布退出核協議。蘇萊曼尼的繼任人卡尼(Esmail Ghanni)將軍接掌聖城旅的指揮權,他也是一位極端的反美派大將,的確有可能對美軍基地發動新一輪的攻擊行動。

八日清晨,伊朗向美軍駐紮在伊拉克西部Al Asad基地發射火箭彈,外電報導至少有三○枚火箭彈攻擊該基地,美國總統川普和副總統彭斯都曾經去過這個基地。伊朗攻擊美軍後,美軍是否會針對伊朗的攻擊行動進行報復是觀察重點。伊朗發射飛彈攻擊美軍基地,造成全球金融市場大震盪,亞洲股市出現賣壓。



油、金價格大漲



去年第四季美股維持創新高行情,但國際油、金價格在去年底也上漲,原本市場以為這可能是股市漲幅太多,部分市場資金流向原物料商品市場炒作。到去年底美國和伊朗的緊張關係進一步助漲油價和黃金,西德州原油每桶站上六五美元,布蘭特原油衝上每桶七○美元。去年十二月間國際黃金價格上漲,帶動這波黃金價格上漲。

一九年國際黃金累計上漲十八.三一%,是九年來最大年度漲幅。伊朗攻擊美軍基地,黃金飆到每盎司一六一一美元,創近七年新高。市場擔心美伊若不小心引發區域性戰爭,將助長國際油價漲勢,不利於當前全球經濟情勢,資金流向避險商品,除黃金外,比特幣在二○二○年開年後連續四個交易日上漲,至截稿為止累積漲幅為十七.三%。

這次美國狙擊蘇萊曼尼引發伊朗境內同仇敵愾,但美國和伊朗真的會在中東引發大規模戰爭嗎?觀察各方面情勢,這個機率應該不高。伊朗長年被美國經濟封鎖後,伊朗的經濟情勢並不好甚至可能缺乏美元等高信賴貨幣,沒有辦法對外購買大量軍火。唯一的方式只能透過原油出口,用以物易物方式對外爭取軍事戰備和民生物資,這樣的現象伊朗是沒有辦法向美國發動大規模戰爭。



伊朗易守難攻



另一方面,伊朗周邊是高山環繞,易守難攻,美軍若要用軍事武力入侵伊朗也需要耗費龐大的機動性武器和軍隊,而且效果不見得理想,所以美軍現在不會向伊朗發動大規模戰爭。美國和伊朗最有可能爆發類似向敵對方基地發射飛彈攻擊,伊朗則可能透過親伊朗的民兵對美軍發動游擊戰。我們也不認為伊朗會借機攻擊美軍航母或是戰艦,若有類似這樣的攻擊行為,美軍就有可能借機向伊朗進行大規模空戰,對伊朗來說風險很大。

然而,全球金融市場最怕伊朗革命衛隊封鎖荷姆茲海峽,因為從沙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等地輸出的油輪都需要經過荷姆茲海峽才能把原油從中東地區運到亞洲和世界各地。一旦伊朗封鎖荷姆茲海峽,國際油價恐將暴漲,讓全球經濟都將陷入通膨風險的壓力中,造成全球金融市場大震盪。

若是因為地緣政治引發國際油價大漲效應,對沙國這種產油國的經濟情勢也不好,去年十二月上旬掛牌的沙美石油股價,近期就因為地緣政治影響導致股價創下掛牌新低。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