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也必須依靠台灣!, 選後,科技戰正式開打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73期      出刊區間:2020/01/10~2020/01/16


在這一次大選之中,有不少人應該有感覺到,美中雙方對台灣的選舉介入之深,尤其是美國,動作之大是非常少見!

當然也有不少人在評論,到底未來台灣是走「親美」路線?還是「親中」路線?但有個重點,可以來思考,自一九四九年以來,美國在兩岸之間,一直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更簡單來說,「有美國,才有兩岸關係;沒有美國,就會只剩下一國關係了!」

所以,國民黨不論是蔣介石或者是蔣經國,都是「親美」。也因為如此,台灣才能自一九四九年以來,政治的穩定開放,以及經濟成長。現在,美國與中國開始對抗之後,重新再押寶台灣,這將影響未來十到二十年台灣重要的發展關鍵。

尤其現在,台灣正站在所謂「地緣政治」上,最重要的關鍵位置。一如台積電(2330)張忠謀所言,在「地緣政治」上台積電的價值將進一步被凸顯。

在一個月前,我們就開始提到,美中之間的貿易戰,可能會暫告一段落,下一個階段就是進入科技戰,甚至是軍事戰。



親美?親中?台灣抉擇



可以看到,最近美國在中東與伊朗爆發的衝突,其背後有一個重要的事實,那就是伊朗的背後有中國支撐的影子。

從二次大戰之後,全球進入自由世界與共產國際之間的冷戰時期,那一段時間,在國際上所發生的衝突說明一點,其實是「代理人戰爭」,背後都是美國與蘇聯的角力!

故而在一九七○年代之後,美國就開始拉攏中國,成為美、蘇之間在「地緣政治」上的重要夥伴。

所以,中國自一九七九年的改革開放,一直到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受到一些波折,進入一九九○年,美國便一路加持中國,包括了「最惠國待遇」,令中國商品可以大量湧向美國市場;二○○一年,又帶著中國加入WTO,壯大了中國經濟規模。但最後,中國反而開始對抗美國,這正是引爆美中貿易戰的火種。

一定要了解,美中貿易戰只是拉開了美中長期對抗的序幕,對台灣而言,進入「科技戰」之後,美國必須依靠台灣才能戰勝中國。因而,未來的局面,不僅台灣需要美國的加持,而美國也更需要台灣!

在此情況之下可以看到,美國開始打出貿易戰,拉高中國產品進入美國市場關稅,其目的就是要將在中國的生產供應鏈自中國移出。其中,將電子科技產業供應鏈移回台灣,是重中之重。

可以發現,這一、兩年來,台商的回流最重要、而且最明顯是電子科技產業,這正是為了「科技戰」作準備。



貿易戰令台商回流



對中國而言,雖然這些年來,電子科技產業的發展也十分迅速,但有個最大的弱點,就是中國的半導體產業還落後台灣、美國一大截!所以,「科技戰」的關鍵就在半導體。

這一、兩年市場上在大談5G,從基地台到5G手機都成為市場焦點。

根據高通以及外資投資銀行的預估,從二○二○年開始,5G手機進入新一輪的快速成長期,年銷售量可能會超過二億支,到了二○二一年將進一步超過四億支以上,其中,中國5G手機在二○二○年就可能創造出一.二五億支的銷售量。

問題來了,中國在5G手機晶片甚至先前的基地台所需的晶片,仍必須大量依賴進口,尤其美國限制美國企業向中國銷售晶片之下,成為中國最大的隱憂!這更不用說,中國在軍事上的高階晶片也是受限於他人!

當然中國早已意識到在國防、軍事上,如果沒有強有力的半導體產業作支撐,那永遠會受制於美國。也因此在過去二○多年來,中國也曾傾國家之力發展半導體,但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是差上一大截。

根據統計,雖然近年來中國在半導體國產化上有些進展,但在市占率上,最多只有到十五%。也就是說,還有八五%以上需要進口,每年進口金額超過三千億美元以上,比不上進口數字高。



科技戰將以台灣為主



由此可見,「科技戰」最重要的武器就是半導體。這是台灣的強項,所以美國要打「科技戰」必須靠台灣。

下一步,美國似乎要對華為動手了!就中國而言,能夠與美國對抗的企業就是華為。這幾年,華為快速發展5G,並且以低價的電信設備殺入國際市場,這對美國而言簡直是芒刺在背。

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Google就率先宣布,華為的手機操作系統不能再使用Google的Andriod系統,這是封殺華為的第一步。

而後美國再宣布華為的電信設備產品禁止輸入美國,也要求美國盟邦同步禁用華為產品。雖然一開始美國的盟邦未置可否!但最近可以看到,德國政府考慮要立法禁止華為。先前,美國為主的「五眼聯盟」,包括: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甚至英國已陸續禁用華為,預期美國的盟邦禁用華為的範圍有持續擴大的可能。

再看到美國似乎也開始要求台積電幫華為代工晶片的業務。雖然先前台積電有提到只要專利權不超過二五%的範圍內,還是可以幫華為代工。重點來了,是誰來認定二五%?當然還是美國。

最近又有消息傳出,台積電砍單華為,到現在為止,消息不那麼精確。如果真的是如此,這將是「科技戰」正式啟動的訊號。



台灣立法防堵人才外流



還有一點特別重要,過去這幾年經常聽到中國為了發展半導體,頻頻重金挖角台灣的半導體人才。

一旦台灣半導體人才大量流向中國,將成為最大的「漏洞」。

在去年最後一天,台灣立法院通過了兩個法案,一個是社會討論最多的「反滲透法」,另外一個法案,就是「營業秘密法」,這對中國重金挖角台灣半導體人才,有了法律的限制及罰則,企圖用法律來防堵這個「漏洞」。

所以行情調整至此,尤其在大選之後才是「科技戰」真正上場。在此情況下,過去曾提到的聯發科(2454)依然會扮演一定的角色。尤其從線型上來看,聯發科股價在回到季線上方之後獲得一定支撐,如果股價在中長期呈現多頭,則季線就是防守線,只要站在季線之上,而且季線維持上升趨勢!股價拉回後仍會再漲,甚至再突破。

除此之外,這幾期周刊中也特別提到,美國將戰略資產挹注到台灣,美國最重要的戰機製造廠商│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與台灣的漢翔(2634)聯盟,打造漢翔成為F-16的亞太維修中心,等於在科技戰之後,台灣成為美國另一個重要軍事據點。因而對漢翔而言,將是中、長線的大利多,可以趁著股價回檔時尋找介入點。

如果以業績來看,漢翔這幾年每年的EPS平均在兩元左右,一旦未來有F-16的業績加入,EPS的跳升速度可望加快。



波音七三七的利空出盡?



在二○一九年,全球航太產業最大的利空,就是波音737 MAX的停飛,也造成台灣的航太產業受到壓抑。

在波音737 MAX停飛後,波音也開始調整產品,基本上是出現在軟體,但幾次修正送交美國航管單位審查,都一直未能過關,令737 MAX一再停飛。

在二○一九年聖誕節前,波音正式宣布停產737 MAX,波音CEO也因此去職,航空業的人士分析,這是波音對美國航管單位的「叫板」,整個「梭哈」上去。

要了解,在波音的生產線之中,737系列的飛機,在美國本土生產的比重最高,而737系列一旦停產,會造成失業率升高,對GDP也會有影響,此時正是美國選舉年,川普回防內政之下,波音737的問題,似乎不會再拖下去了,在可預見的一段時間可望解決。如果這項對台灣航太產業的利空一旦清除,也許航太相關個股就有大反攻的機會。

其中,具產業指標性的個股,就以漢翔為主,其次可以再看駐龍(4572)。過去幾年駐龍每一年的EPS都有五元以上,去年一∼三季的EPS則有五.二一元,所以當駐龍股價回到一二○元上下之後,反而可注意介入點。



喬山營益率逐季上升



再者,進入二○二○年之後,尤其從第一季開始,有穩定配息、而且有相對較高息率的公司,也有機會再起,其中,精誠(6214)股價一直維持著橫向整理,而去年一∼三季的EPS也達到三.七四元,相對前年一整年的三.九元來看,前三季EPS幾乎與去年相當,預估今年EPS在五元上下。因此,全年可望分派五元現金股息,所以低檔支撐力不弱,逢低可以注意。

至於在二○一九年自谷底回升的喬山(1736),進入去年第四季的旺季之後,獲利有機會進一步跳升,十、十一月兩個月份,累計營收就有四七億元,預估第四季營收將有更大突破,不要忘了,喬山的營益率去年來快速拉升,第一季的○.六%,上升至第二季的二.六七%,甚至第三季,更上升至七.一九%,累計一∼三季的EPS為一.九四元,預估第四季的EPS,有機會超越前三季,而進入二○二○年之後,成長的速度好像會更上一層樓,果如此,股價這一次的拉回,反而又是一次介入點。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