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巨星的誕生!, 2020年大明星隆重登場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72期      出刊區間:2020/01/03~2020/01/09


在二○一八年,有一部電影「一個巨星的誕生」,係由女神卡卡主演,講述一個巨星的誕生,除了本身有一定的資質及條件之外,更要有天時、地利來配合,而股票的投資亦復如此!

就如同在二○一九年,台積電(2330)股價的大漲,從年初的二○六.五元,一路漲到十二月的三四五元,成為台股重返一二○○○點的最大功臣,更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半導體公司。

其實在過去的一年,台積電的業績並沒有特別的成長,二○一八年EPS為十三.五四元;而二○一九年前三季合計的EPS為八.八四元。換言之,台積電全年的EPS能夠追平前一年度就非常了不起,但股價都可以如此大漲!就是反應台積電本益比的提升。

長期以來,我們都知道台積電是全球最大晶圓代工廠,尤其是近幾年以來,生產製程不斷領先同業,成為世界級一流的企業。

但以台積電這種優質條件,為什麼一直到二○一九年,本益比才大幅上升?這正是在二○一九年出現了「天時」─美中貿易戰;再加上台積電在台灣產生了「地利」,於是造就了追價的「人和」。這也正是張忠謀曾說─台積電在「地緣政治」之下展現的價值造就了「一個巨星」。



巨星誕生要有條件配合



當然現在美股依然保持多頭,全球市值最大的幾家公司,從蘋果、微軟、Alphabet到亞馬遜,不斷強勢走揚之外,但也有一檔個股,在市場沒有那麼看好之下,反而再次異軍突起,在一九年也創造了倍數漲幅,就是Tesla!

雖然Tesla引領了全球電動車的風潮,但這一、兩年全球的大車廠紛紛搶進電動車市場,似乎也對Tesla帶來了不小壓力!因此,二○一九年第一季Tesla宣布降價,也令市場認為,Tesla是不是要準備打價格戰?

也因為如此,Tesla的股價在六月份一度跌到一七六.九九美元,但自此之後,股價便開始一路上升,到年底時已漲到四三五.三一美元,不僅再創歷史新高,也距六月底的低價大漲近一.五倍。

Tesla是全球電動車的引領者,當然本身有一定條件,尤其在這一、兩年全球車市不景氣之際,Tesla的銷售量一再逆勢上揚,這正反應了該公司的特點。

只是,市場擔心Tesla一直沒有賺錢,一再燒錢的結果,對未來發展會非常不利,於是前進中國設廠,期待可以創造新的局面。



在中國幾乎不用出本錢



最近,Tesla的中國廠開始「出車」,也就是說開始生產出車,並在中國銷售,而在此時,進一步了解到,Tesla在中國是受到「鉅額」的補助,因此,又創造了另一個巨星。

就在聖誕節之前,Tesla收到來自中國的一份大禮,接獲了來自中國國營銀行團一百億人民幣超低利貸款,也令Tesla的市值攻到七五○億美元。

事實上,在Tesla赴中國設廠之時,就曾獲得中國的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共三五億人民幣的貸款,而且利率是以人民銀行的基準利率再打九折;這一次又獲得一百億人民幣貸款,貸款期限是五年,除了償還前期三五億人民幣的貸款,餘額再投入第二期的建廠。

簡單來說,Tesla到中國設廠基本上是中國政府投入資金,相當於無本生意!

而且該公司在中國建廠的過程中,從二○一八年十月拍板定案,十二月份動工,到二○一九年建成投產,從動工到投產,只花了九個月,幾乎是前所未見。

不僅如此,Tesla是到中國設立汽車廠的公司之中,依然可以百分之百持股的車廠,不必要與中資合作,也不用擔心「技術被移轉」,獲利也不與他人分享。

在土地取得上,Tesla更享盡優惠,在上海自貿區中,只花了十億人民幣,就取得八六萬平方米的建廠土地,相當於三個香港迪士尼樂園的面積,使用期五○年,土地也幾乎是半買半相送。

簡單來說,中國等於把最好的資源送給了Tesla,所以股價可以在二○一九年的下半年就大漲近一.五倍,創下歷史高價,令市值來到七五○億美元,這改變了Tesla的命運又創造出另一個巨星。

從這些例子來看,無論是台積電抑或是Tesla,在過去的一年,股價之所以可以大漲,並不是業績出現大幅成長,而是外在環境改變了,令價值大大不同,本益比也跟著大跳升。



全球航太的明星─漢翔



也因為如此,過去三個星期以來,我們就不斷提到一檔個股─漢翔(2634),在與美國最大的軍機製造廠商洛克希德馬丁簽約,令漢翔成為F-16亞太維修中心之後,就是漢翔成為另一個巨星的開始。

長期觀察漢翔的獲利,從二○一四年之後,平均每年的EPS大約在二元左右,而從二○一五年到一九年為止,每年平均的配息大約在一∼一.三元之間。所以,股價長期維持在三○∼三五元,基本上是相當合理,而掛牌之後,漢翔的股價一度漲到四七.四五元,當時的本益比是偏高。

因為漢翔在成為F-16亞太的維修中心之前,基本上的業務來源是台灣軍方的高教機或先前經國號戰機,再加上波音、空中巴士的零組件供應商。

所以,漢翔也是台灣航太業龍頭,一年營收超過二八○億元,也串起了台灣航太供應鏈。

由上述來看,漢翔有一定的資質,每年平均EPS也一直可以保持在二元左右,但說實在,的還是「小聯盟」的格局,本益比拉升有限!

如今已不一樣了,當漢翔成為洛克希德馬丁旗下F-16的亞太維修中心之後,儼然成為「大聯盟」的一員,成為國際級航太公司,身價已不可同日而語!甚至可以想像,未來的業績以及股價長期爆發力也不同以往,進入二○二○年應該可以看到漢翔的本益比大有機會率先拉升。

要理解,漢翔成為F-16維修中心的意義!不是單純的維修,而是負有改造F-16的任務。

在現今的空戰中,早已不再是單打獨鬥的時代,最重要是資訊取得、分析。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所生產的F-35是美國最先進的戰機,不僅具有「匿蹤」的功能之外,更重要是可以與F-16協同作戰。

根據資料,一架F-35可以協同六六架F-16V進行協同作戰,而F-16V成為F-35收集敵情的「分支」進行戰情分析,何時發動攻擊?何時發射飛彈?成為堅強戰鬥機機群。

所以,現在四千五百多架F-16,不論是A/B型或者是C/D型,未來將陸續改裝成F-16V,這個商機會有多大?雖然不容易算清楚,但以漢翔一年營收達二八○億元來看,未來的商機恐怕是漢翔年營收幾倍、幾十倍,甚至上百倍都有可能,這就要看洛克希望馬丁與漢翔如何去協調。但重點是,漢翔已是「大聯盟」的成員,但仍只有「小聯盟的薪水」,未來調薪的空間就難以估算了。



駐龍低檔重生



就投資而言,進入二○二○年似乎又看到另一個巨星要誕生了!這一次完全是美國的「國家機器」介入,有美國的加持,結果更大大不同了。

一旦漢翔可以進一步打造台灣航太的市場,也會大大拉動台灣航太的產業鏈。

其中,有一檔個股─駐龍(4572),一直以來不僅與漢翔有著密切的上下游關係之外,該公司亦與美國的航太、軍事企業關係良好。所以,在二○二○年之後駐龍似乎可以再期待。

事實上,駐龍過去幾年的獲利相當穩定,自二○一三年之後,每年EPS平均維持在五元左右,而二○一八年EPS上升至八.○一元。

一九年前三季,駐龍的EPS為五.二一元,預估全年七元上下,雖較二○一八年低,但股價也因此修正了一段時間,最低曾到一一七元其後開始彈升。

以趨勢來看,駐龍的底部似已出現,而上檔季線一三五元上下為壓力所在。一旦可以重新站回季線之上,也許是新一輪行情的開始。

再者,前期本刊提到的統振(6170)除了所特別談到的外勞經濟,也就是說,金管會特許經振,可以操作外勞匯款業務,由於手續方便、簡單又便宜,外勞只要到便利超商進行匯款即可,這是創造統振新的題材,甚至是提升本益比的利多。

又加上,今年以來電動自行車在歐美流行,統振在自行車電池的業務上又有不錯的進展,不僅業績自谷底回升,甚至到二○二○年之後,有更大的增長,中長期的上升力亦可以注意。

如果再從線型來看,與風力發電以及港口業務有關的建新國際(8367),股價正展現多頭氣勢,上攻力可以持續追蹤。

至於過去曾提過的新揚科(3144)股價也同樣呈現不同格局,有機會再向上突破。

通常股價會領先基本面表現,建新國際、新揚科的優勢在二○二○年之後也許會更明顯。

再者,雖然集中市場的指數連過新高,來到一萬兩千點以上,但櫃買指數漲幅遠不如集中市場,也許二○二○年後,櫃買指數將一步表態,中、小型股反而成為焦點。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