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利率市場見底反彈?, 聯準會和歐洲央行暫時不降息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71期      出刊區間:2019/12/27~2020/01/02

聯準會率先表態二○二○年不降息也不升息,歐央在第一季暫不調整利率,歐美公債殖利率開始上揚,全球負利率公債金額創一九年六月上旬來新低。
二○一九年國際主要央行紛紛調降利率,來刺激經濟景氣復甦的方式可能逐漸到尾聲。聯準會已經表明二○二○年盡可能維持不降息也不升息的立場,市場臆測歐洲央行貨幣政策在二○二○年第一季也不會有變化,引發債券市場資金外流。一九年第四季美股維持創新高,形成華爾街投資人的「棄債轉股」現象,造成近期美債殖利率走高。

聯準會在一九年六∼九月間的貨幣政策會議中採取三次預防性降息(每次各降息一碼),提振投資人對未來景氣復甦的信心。這三次降息成為下半年美股創新高的動能,同時也讓一九年的美國經濟成長率維持在二.二∼二.五%,失業率維持在三.六%的五○年以來低水準表現。雖然美國總統川普不斷向聯準會喊話要持續降息,主席鮑威爾卻不為所動,並在最新貨幣政策會中對外表明,當前的利率水準能讓二○二○年美國經濟仍能維持在二%、失業率三.五%的表現,二○二○年利率可能維持現行水準,既不降息也不升息。



Fed二○二○年暫不降息



聯準會的這項聲明並沒有被市場解讀為鷹派傾向,因為聯準會在九月份的會議宣布變相QE政策,從一九年十一月起透過每個月買進六○○億美元短期國庫券方式向市場注資,因應年底期間流動性壓力升溫。讓市場安心的是,這樣的做法充分讓市場了解到就算未來不再降息,卻也不是暗示未來就要升息。聯準會的做法讓市場安心,不會重蹈一八年因為市場殖利率上揚的疑慮造成股市下跌的陰影,讓第四季美股重拾創新高的動能。

歐洲央行也和聯準會的做法類似,在九月調降存款利率○.一%(目前是負○.五%)、從十一月起每個月QE六○○億歐元後,十二月份的貨幣政策維持利率水準不變,市場臆測歐洲央行在二○二○年第一季以前不會有新的動作,而是維持利率水準不變。歐洲央行主席已由拉加德接任,在她頭一次主持的歐洲央行貨幣政策會議中承襲前朝的政策不變。

聯準會與歐洲央行最新貨幣政策出爐後,一度造成美元指數跌到九六.五八八點後反彈。過去半個月以來美元指數維持在九七∼九七.五點間震盪,歐元兌換美元維持在一.一○七∼一.一一五美元間震盪,外匯市場波動幅度不大。這樣的金融環境,有利於全球股市和經濟朝向正面發展,並有利於跨國企業掌握匯率變化趨勢,對穩定企業獲利有利。觀察一九年第四季以來美元指數震盪偏弱讓新興市場貨幣走強,吸引國際資金流向新興市場股市和經濟的發展。



新興市場貨幣升值



從附表的國際主要貨幣兌換美元表現來看,韓元、新台幣、菲律賓披索、人民幣和巴西幣里爾貨幣升值,其中就有台股和巴西股市在一九年維持強勢走法。第四季美中貿易協商順利,雙方並在十二月十三日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可望在二○二○年一月初簽署,讓第四季的人民幣維持升值趨勢。人民幣匯率持穩除了讓中國股市表現較好外,還能維持亞洲新興市場貨幣的穩定走勢,因為新台幣、韓元的長期趨勢與人民幣的方向脫離不了關係。

歐美央行的利率決策會議結論對匯市影響不大,卻被公債市場投資人解讀為最低的利率水準可能已經結束,引發之後歐美公債市場殖利率走高。十二月十九日瑞典央行宣布升息一碼,把指標利率從負○.二五%升息到零利率,是全球主要央行第一次升息,加速歐洲公債殖利率走升。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從負○.三二一%上揚到負○.二四二%,上揚七.九個基點。

若十年期德國公債殖利率持續上揚到接近零利率的話,有可能對歐股造成影響。同一期間,十年期美債殖利率也從一.七九五%上揚到一.九三一%,上揚十三.六個基點,美債殖利率上揚的幅度比德債大。近期歐洲公債殖利率回升,全球負利率公債總金額加速減少,最新全球負利率公債市值已跌破十二兆美元,成為十一.一一三兆美元。

假設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再上揚十個基點,全球負利率公債總金額就可能跌破十兆美元。



債市殖利率上揚的風險



歐債殖利率加速脫離負利率債券,美國公債殖利率持續上揚,固然是市場意識到全球利率環境不會更低,也讓全球經濟免於經濟衰退的壓力,卻也可能對全球股市帶來震盪。近期美股維持創新高走勢讓許多指標股都累積不小漲幅,同時壓縮股息殖利率下降,S&P 500指數的股息殖利率已經降到一.八一%是近年新低。這比第三季季底時的一.九二%少了十一個基點,甚至低於十年期美債殖利率時的一.九三一%。這現象代表投資人投資股市能得到的股息殖利率低於公債市場報酬率,投資股市的風險高於債市。

近期美股投資人對未來美股充滿多頭的想像空間,一旦十年期美債殖利率接近二%時,有可能暗藏美股震盪的風險。目前S&P 500指數和月線的正乖離為二.二%,和季線的正乖離為五.六%,Nasdaq指數和月線的正乖離為二.七六%,和季線的正乖離為六.五八%。

不論是S&P 500指數還是Nasdaq指數的正乖離幅度都是波段新高,一旦市場多頭動能無法支撐股價時,股市的震盪幅度將擴大,或許要留意各國債市殖利率的變化對股市的影響。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