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小聯盟 直接升級到大聯盟, 漢翔接收美國的戰略資產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71期      出刊區間:2019/12/27~2020/01/02


從二○一八年第二季之後,因為美中貿易戰開打,成為台灣未來二○、三○年經濟的轉折,導引了台商在三○年後的回流潮,外資加強對台灣投資,這一切的改變是令台股可以在三○年後,重返一二○○○點之上。更重要的是,在台灣發展超過三○年的半導體產業,也開始展現不同的國際競爭力,這對未來的投資而言,台灣產業的再崛起也將是重要投資策略及趨勢。

可以看到台積電(2330)、聯發科(2454)所拉動的半導體產業持續成長。一如這幾期《先探週刊》不斷提到,也許所謂的「貿易戰」可能會暫時休兵,但緊接而來是美中之間的「科技戰」、「軍事戰」,甚至「政治體制、普世價值之戰」,而在「科技戰」之中,半導體是重中之重。尤其在二○二○年之後,美對中國科技產品的封鎖將進一步拉高,所以美國對台灣科技、電子產業供應鏈的重建也將加深、加快。

所以,台積電的股價、市值拉升到一定的地位之後,將全力進軍5G市場的聯發科依然是後勁十足。

千萬不要忘了,在「科技戰」的背後更是「軍事戰」的重要關鍵。



我半導體是美國戰略夥伴



過去曾經提過,台積電在製程不斷領先之下,試問,美國最先進的飛機、導彈以及科技武器所需的IC晶片,主要在哪裡生產、製造?當然就在台積電,相同地,中國呢?

因而,誰掌握了台積電,誰就可以在「軍事戰」之中穩操勝券!這也是為什麼張忠謀會說台積電受惠於「地緣政治」的利多,這也正是台積電股價可以大漲之故。

也因為如此,在國際的要求之下,美國提議台積電到美國設廠,希望有關軍事、武器等國防產品可以在美國生產!

就目前來看,台積電對美國的提議不置可否!建廠涉及製造成本是主要考量之一,但另一方面,也希望美國可以在預算上的支持,那麼台積電到美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更進一步來說,美國對國防上有更重要的考量,但吸納台積電成為重要的「戰略夥伴」是必然的,也會不惜代價。因為這是「戰爭」!

美國「深入」了台灣半導體,對中國的「科技戰」將進一步開打。

下一個階段正式軍事比賽,也正式開打。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二次大戰之後,美蘇之間進入冷戰時期,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武器競賽」,尤其最後打到「太空戰」,美、蘇兩國不斷燒錢,一如過去雷根多次提到:「世界不論哪一個國家,如果與美國比賽燒錢,結果一定非常慘!」聯蘇解體,就是最好的例子。



美中軍事對抗升高



但是人類常常忘記歷史教訓,中國逐漸成為美國的戰略對手,忘了當年鄧小平所說:「和平崛起、不稱霸」的遺言,近年不斷大秀軍事武力,積極對外擴張,甚至在南海島礁建立軍事基地。

美國之所以可以稱霸全球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國迄今仍是全球最大「海權國家」,為了維護全球軍事優勢,就必須維護在全球的海權優勢。如今,看到中國開始從「陸權國家」向外擴張,企圖進入海權世界,就必然與美國發生矛盾,這也正是美中貿易對抗的主因。

尤其川普就曾說過:「中國大賺美國的錢再用賺來的錢,大肆擴充武力,對抗美國,令美國無法容忍。」

從貿易戰開打至今,一定要記住,二○二○年就是打「科技戰」,緊接而來就是「軍事戰」。

先前提到,進入「科技戰」之後,美國拉攏台積電,以及台灣半導體業者,成為美國的「戰略夥伴」。但進入「軍事戰」之後,可以看到美國將「戰略資產」直接挹注到台灣,更明確地說,就是將「戰略資產」挹注到台灣的漢翔(2634)。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最重要的軍火製造廠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不僅來台投資成立據點,積極招兵買馬,更重要是,正式與漢翔簽約,合作成立亞太F-16的亞太維修中心,這是美國二次大戰之後非常少見,將「戰略資產」如此赤裸裸送到台灣來。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產過五種戰機,從早期的F-104、F-117,到目前只剩三種─F-16、F-22以及F-35。F-104及F-117已經停產了。

這一次台灣購買的六六架F-16V戰機,原本就是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一起研發,同時也負責將過去台灣購買的一四四架F-16,全部升級為F-16V。可以看到兩者緊密結合的情況。



漢翔成F-16亞太維修中心



事實上,根據軍事資料的顯示,F-16的操控軟體,與F-35、F-22有許多近似的地方,也就是說,有許多軟、硬件可以共用。

再者,F-35是目前美國最先進戰機,而且有一個最重要功能,就是可以與F-16協同作戰。

依據資料顯示,F-35可以帶領六六架F-16V進行集團空戰,所以,這一次台灣為什麼是訂購了六六架F-16V,似乎就是為了與F-35進行集團空戰作準備。

未來F-16V陸續交機,再加上,洛德希德馬丁正與漢翔合作,將過去台灣的F-16,全部改造為F-16V,台灣將有二一○架F-16V。

所以,F-35與F-16V有著緊密的關係,由漢翔主導的F-16亞太維修中心,可能不僅只維修F-16,甚至還包括了F-35及F-22。

再依據資料顯示,全世界日前有四千五百架F-16的戰機,有一大半就是在亞太地區,為了可以與F-35進行空戰集團的運作,F-16的各種機型將陸續改裝成F-16V,在亞太地區負責改裝的公司,就是漢翔。

從這個角度來看,漢翔過去是政府投資的軍工企業,在全球的軍工產業鏈上,勉強屬於「小聯盟」的選手。如今,漢翔的「內在」已經成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體魄」,一躍而成「大聯盟」的選手,身價已經不知翻了幾倍!現在就要登板上場了!

所以從投資的角度來看,漢翔目前的市值才十億美元左右,完全是「小聯盟」的身價。這個時候似乎是最佳投資時機,一旦展現「大聯盟」的身價時,市值還會只有十億美元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一年,漢翔股價大約在三○∼三五元之間進行箱型整理,令各條短、中、長期移動平均線,包括:五日、十日、二十日、季線、半年線、年線等移動平均線,恰恰集結在三一∼三二元,近期成交量開始放大,似乎是中、長期股價逐漸走向多頭的開始。

一旦漢翔在美國「戰略資產」挹注之下,也將壯大台灣軍工產業的供應鏈。

因為台灣的軍工產業體系之中,漢翔早已組成一組供應鏈,除了台灣發展的經國號戰機、以及近年來推動的高教機之外,也大舉進軍國際的航太市場,包括了:波音、空中巴士,也都有台灣廠商供應零組件。



台灣航工供應鏈正興起



先前,波音737 MAX停產,似乎帶給了台灣航空產業一定的利空壓力,令一九年以來,包括漢翔在內的軍工產業股價表現並不理想。

但在此時,波音CEO已下台,而737 MAX也宣布停產,也許這是最後的利空。因為,未來全球民航機的需求量仍不斷上升之中,預估有四萬四千多架,是目前飛機數量的一倍。

就波音而言,737 MAX停飛之後,預計會再推出新的機種,不會在單走道客機產品上讓空中巴士專美於前,因而二○二○年似乎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因此身為漢翔重要的下游廠商—駐龍(4572),在二○二○年可望有新的機會。

駐龍一九年IPO正式上市,但上市之後,因為波音利空造成股價走跌,一度跌到一一七元。事實上,從一九年駐龍的獲利來看,前三季稅後純益為一.八七億元,EPS為五.二一元,預估全年應該有機會維持六.五∼七元的水準,這有利股價在一二○元上下築底。

一旦漢翔成為F-16的亞太維修中心的效益,再向外擴散,那麼駐龍重新進入新的成長階段,即可以進一步期待。

另外,台灣還有一個產業被忽視,那就是政府投資兩兆元的風力發電,台灣的電力設備改造也許在未來也將成為重要產業。



風電投資也值得注意



其中,有一檔個股—建新國際(8367),是台灣少數可以碼頭經營裝卸業務的公司,在此之前,已與世紀鋼(9958)合資成立世紀重工公司,也準備在台北港工業專用港,以及工業專用碼頭,承攬船舶裝卸業務。簡單來說,未來建新國際將承攬風力發電產業上風機的裝卸工作,這在台灣大力投資風電,在進入下一個階段,有利建新國際的一個重點。從業績來看,建新國際每一年的獲利皆有一定水準,一九年以來則季季上升,第一季EPS為○.一四元,第二季為○.四六元;到第三季為○.五四元,合計一∼三季為一.一四元,而就第四季營收成長速度來看,也許全年EPS有機會來到一.八∼二元,而二○二○年的風電商機更可期待。

再者,台灣也有家舊公司開展的「創新產業」,對股價及業績有重大影響,那就是統振(6170)。一般對統振的印象,就是一個電池製造商,但因為統振在二十年前切入了外勞移工的電話預付卡市場,自此之後,統振與之後的移工外勞經濟有很深的牽連。

但有一個問題存在已久,在台灣的移工外勞所賺的錢,要匯回母國,如果以銀行體系進行匯款,就現今銀行的跨境匯費,至少要四百元以上,另外還要支付海外清算銀行及受款人所在地銀行的處理費用。因為手續比較複雜,且手續費對移工外勞而言,是一筆相當吃重的負擔。

於是移工外勞很多利用地下管道進行匯款,不僅安全性不佳,而且不易管制,且成為洗錢的一環。



統振獨享外勞經濟



在三年前,金管會即研擬利用科技創新,讓外勞移工以安全、便利、費用少的方式,將在台灣所賺到的錢匯回母國。

故而一八年金管會通過核准兩家公司,可以承作外勞移工的跨境匯款,包括來自香港的易安聯及統振。

簡單來說,外勞移工可以用App的工具直接到超商進行匯款,外勞移工的家屬就可以在母國收到錢,甚至統振的系統還可以處理到現金送到府的服務,但目前只限越南。每一次收取的手續費在一五○∼三百元之間。這對外勞移工而言,十分方便。

自一九年四月份開始試行以來,成效逐漸出現,統振單季EPS也由第一季的一.一元,第二季上升至○.一九元,到第三季為○.三三元。

因為目前仍是試行階段,每天匯款的上限是一億台幣,如果沒有太大的意外,試行一年之後將正式發照。

要了解,目前在台灣的外勞移工,根據勞動部統計,達到七一萬六千多人,在二○一七、一八年所匯出款項達三○億美元,約一千億台幣,這還不含從地下管道匯兌出去的金額。

可以想像,當年統振在外勞經濟上種下的因,反而現在要開始結果了,這種獨特性,以及科技所帶來的創新,也許會令統振有不一樣的面貌,而股價才開始轉熱,長多行情似乎才要出發。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