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勢美元 金融市場最大變數, 歐元區經濟瀕臨衰退邊緣 歐元貶破一.一美元支撐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59期      出刊區間:2019/10/04~2019/10/08

歐央調降今、明年歐元區GDP預估值,聯準會看好民間消費支出還調高今年美國GDP預估,造成美元指數蓄勢挑戰一○○點。
歐洲央行和聯準會都在九月份的貨幣政策會議中降息,卻在市場出現不同的變化。美元指數維持強勢表現,近期已突破九九點關卡,歐元兌換美元貶破一.一美元支撐並創下兩年來低點。進一步推敲美元與歐元變化的內涵發現,歐元區經濟持續疲弱,最大經濟體德國面臨經濟衰退的風險。相形之下,美國內需消費力道強勁,成為支撐美元指數最強的力量。

歐洲央行(ECB)總裁德拉吉將在十月下旬任期屆滿,由國際貨幣基金(IMF)前總裁拉加德接任。德拉吉任滿前夕,歐洲央行九月份的貨幣政策會議中把存款利率從負○.四%降到負○.五%,還宣布將從十一月將重啟QE,每個月規模為二○○億歐元,且在新的QE結束後才會考慮升息。ECB分別調降今、明兩年的GDP預估○.一%和○.二%,預估今年GDP為一.一%、明年為一.二%。ECB的這項宣告直接造成歐元兌換美元摜破一.一美元支撐。



德國製造業指數頻創新低



歐元區最大經濟體的德國無疑是最受到金融市場的關切。第二季德國GDP比前一季萎縮○.一%,假如第三季的GDP比第二季還差的話,德國經濟就符合經濟衰退的定義。麻煩的是,當前德國經濟真的有這樣的趨勢,因為最新公布的德國九月PMI製造業指數續創四一.七的新低,綜合PMI指數也跌破五○,成為四九.一點,也創下新低。汽車業和重工業是支撐德國經濟的重要力道,尤其汽車業對德國經濟舉足輕重。當前全球汽車產業面臨衰退壓力,中國和歐洲汽車市場尤其明顯,美國車市即使銷售成長能力不如去年強勁,但還是能維持在景氣高原期。德國汽車零件廠馬牌集團(Contential)、車用半導體廠英飛凌以及汽車製造商BMW和戴姆勒集團的股價表現相對弱勢,德國工業龍頭西門子股價表現比上述幾檔股票要強一點,但現在股價也在波段低檔區震盪。這現象說明德國汽車產業相對低迷現況,造成製造業成長疲弱的原因。

美中貿易戰的壓力也掃到歐元區經濟,歐元區對中國出口衰退,形成歐元區經濟成長停滯的壓力。德國製造業表現不佳影響到銀行業,德意志銀行和德國商業銀行目前的股價都在歷史低檔附近。歐元區第二第經濟體法國的經濟情況雖然比德國稍好一些,卻也只有低度GDP成長的表現。今年前兩季法國GDP僅都比前一季各增加○.三%,年增率分別有一.三%和一.四%,法國九月PMI製造業指數預估值五○.三,也瀕臨五○的景氣榮枯指標。法國七月PMI製造業指數曾經出現四九.七低點,八月回升到五一.一。法國九月綜合PMI指數為五一.三,低於八月的五二.九。



義大利經濟瀕臨衰退



當前法國的PMI和GDP表現都比德國好一些,假如德國的經濟成長力道持續衰退,法國也可能被拖累。德國和法國的經濟成長幾乎是支撐歐元區經濟成長的一大半,德國的經濟成長力道尤其關鍵。假如德國經濟續弱,不但會拖累義大利,也會影響小型經濟體的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等國。ECB九月會進一步降息和實施再QE的計畫,就是要盡快撐住德國經濟不能再下滑,否則對整個歐元區的經濟成長前景真的不容樂觀。義大利的GDP已經在去年下半年出現衰退,今年前兩季的GDP季增率雖然未再惡化,但也沒有成長力道,對歐元區經濟形成壓力。其實,歐元區第二季GDP已經比前一季衰退○.二%,遠不如第一季成長○.四%。義大利是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若義大利的經濟又再出現衰退壓力,對整個歐元區的GDP會是另一個風險,歐元匯價進一步貶值的壓力未減。

相較於歐元區有陷入經濟衰退的風險,美國內需經濟表現不差,讓美國經濟在美中貿易戰期間有堅強的後盾,美國內需經濟表現不差,聯準會調高今年美國GDP年增率○.一%,成為二.二%,並維持明年二%的表現。聯準會雖然在九月降息一碼,卻對美國經濟成長前景不悲觀,尤其是對民間消費支出有比七月底那次會議樂觀。和七月FOMC會後聲明相比,前一次認為美國民間消費支出「回升」,九月這次則以「強勁的速度成長」。但對於企業固定投資和出口仍以「疲軟」看待,這與七月底的聲明一樣。換句話說,聯準會認定當年的美國經濟是以民間消費成長為主要支撐。



美國內需股表現強勢



觀察九月以來的美股表現,內需股、銀行股和部分科技股表現強勁。寶鹼、Wal-Mart、Target、麥當勞、可口可樂、Home Depot、耐吉和微軟等指標股都曾經創下歷史新高,蘋果股價也重回二二○美元以上,這些大部分都是道瓊成分股;美國銀行股九月以來也都曾出現一波多頭走勢(詳見本刊二○五八期國際趨勢),凸顯美國內需經濟的表現不差,今年前兩季美國GDP分別有三.一%和二%表現,成為支撐美元指數盤堅的力道。今年以來,美元指數大部分時間維持在九五∼九八點之間震盪,九月份因為歐元匯價貶破一.一美元關卡,而突破九九點,最高來到九九.三七高點。對外資來說,美元指數的強勢迫使他們必須增加美元部位,並從新興市場抽離資金,形成新興市場貨幣的弱勢。八月份美中貿易戰惡化,人民幣正式貶破七元關卡,期間一度創下七.一八四七人民幣的十年新低匯價,即便後來人民幣貶多回升,近期的美元強勢又讓人民幣貶回七.一三元,還是相對弱。假若人民幣貶破七.二元,很可能又會對全球金融市場造成衝擊。

不管美中貿易戰的影響,只要美元指數進一步走高,並來挑戰一○○點關卡,光是這壓力就可能讓人民幣與其他新興市場貨幣出現另一輪貶值情勢,歐元匯價也有可能回測一.○五美元的機會。如果是這樣發展,對全球金融市場的影響真的是不容小覬。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