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臘十年債利率 低於美債, 有息資產更顯珍貴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58期      出刊區間:2019/09/27~2019/10/03


一個國家的金融體系及業務的生態,是會影響這個國家的產業發展方向,及產業的型態。

自從Fed開始降息,而中國也進行貨幣的寬鬆,這出現了一個現象,那就是美國在進行貨幣寬鬆的調整時,都是以聯邦準備率的升降,作為調整工具;但中國則一直是用存款準備率,為什麼有這種差異性?

美國及中國是全球前兩大經濟體,貨幣政策當然是市場所關心的。但也因為美、中之間存在著不同的政、經結構,所以貨幣政策的手段也有不同。

以美國來看,調整貨幣政策的鬆緊,一直以聯邦利率的升降為手段。簡單來說,就是用「價格」來決定貨幣的寬鬆,因為美國是自由經濟體,而且人民也習慣以信用卡等「舉債」方式來消費。

故而,當Fed升息時,企業的借貸成本增加,投資的意願受到了影響,而人民幣也會因為利息增加而減少消費;反之,如果降息了,消費、投資的成本下降,自然而然增加消費及投資。



中美兩國貨幣手段迥異



至於中國,基本上仍是計畫經濟,金融機構大多是國營體系,對資金的放貸,基本上並不是完全以「市場經濟」為主,甚至有時要配合國家政策來行事,所以當貨幣政策調整時,用升息或降息的手段並不管用,反而用存款準備率的調高或調低作為方式,用「量」來調節。

也就是說,市場需要錢的時候,中國人民銀行便降準來因應,如要緊縮時,便調高存款準備率。

所以,就貨幣政策而言,美國是用「價」來調整,而中國是用「量」,這也反應兩國的政、經結構的不同。

再來看,在美國的金融體系之中,創投型的金融機構實力大於傳統商業銀行,這是美國一大特色,也成為美國創新產業最大的支持力量。

以市值來說明,巴菲特的波克夏應該算是全球最大的投資公司,在全球十大市值公司之中,排名第六,而摩根大通則排在第九大,而第七、第八大的公司則是阿里巴巴及騰訊。

除了摩根大通之外,美國投行從高盛、摩根士丹利等,活躍度及實力有時候還強過一般傳統的商業銀行。

創投型的金融機構與傳統型商業銀行,最大不同是,創投型的金融機構會不斷去支持、投資新創產業,而這些新創產業就是帶領著美國經濟不斷往前走的主因。



美國投行推動美國經濟



尤其目前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中,第一名的微軟、第二名的蘋果,再來的亞馬遜、Alphabet、FB等,都是當代市值最大、最具創新力的公司,當年也都曾依靠這些創投型金融機構的資金而壯大。

這正是先前提到的,一個國家金融體系的架構,會決定一個國家的產業發展方向。

回到中國來看,這些年可以看到新創產業也發展得非常快速,包括近年掛牌的美團、瑞幸咖啡、小米等,除了這些年中國游資過多,滋養了這些新創產業之外,更重要的是有兩大巨人的資金,在中國培養新創產業,那就是阿里巴巴及騰訊。

要理解,阿里巴巴及騰訊是二○○○年之後,中國迅速崛起的新創產業,隨著時代轉變,現今已成為世界級的產業。即便這一年多來,因美中貿易戰的開打,令股價回檔,但截至目前為止,阿里巴巴市值仍有四千六百億美元,在全球排名第七,騰訊排名第八,市值在四千億美元以上。

當阿里巴巴、騰訊的市值在四、五千億美元以上時,這兩家公司也成為中國新創公司的「創投銀行」,提供不少資金給中國新創公司發展的養分!

就如同中國目前最大的叫車系統─滴滴打車,最大的投資資金,就是來自阿里巴巴及騰訊。

問題來了,之前在《先探週刊》提過,馬雲離開了阿里巴巴,下一個就是馬化騰會不會也離開騰訊?如今看來,馬化騰似乎與馬雲的命運相同,也將退居幕後了。

在阿里巴巴沒有了馬雲、騰訊少了馬化騰之後,未來這兩家公司對中國的新創產業的支持,恐怕會大打折扣。



中國新創產業面臨挑戰



尤其中國的金融體系之中,不僅大多數傳統銀行,而且是國營的銀行,普遍心態是「但求無過」!對新創產業並不會大力支持,在長遠上,一定會造成影響。

所以再從全球來看,創投型的金融機構大多在美國,成為帶領美國經濟的走向,不斷創新,也成為美國的價值,這與其他國家完全不同。

尤其自○八年金融海嘯之後,全世界狂印鈔票,利率也不斷下降,長期的低利率甚至負利率,居然變成變態,這會成為全球的問題。

尤其今年以來,居然有超過十七兆美元的債券處於負利率的環境,但在兩年多前才只有十一兆左右,如今卻快速增加,德國、義大利、法國和日本是負利率債券的主要國家,而美國Fed前主席葛林斯班日前指出,美國實施負利率,只是時間問題。

當全球負利率的情況愈來愈擴大之後,「有息」的資產會更加珍貴。



不僅債券出現負利率



二○一二年七月,丹麥是第一個實施負利率操作國家。所謂負利率的操作,即是央行針對商業銀行存放於央行的資金,不支付利息,反而要收取保管費,這會令商業銀行將原本存放在央行的資金,較向其他資產。因而在歐盟中,德國債券是好的標的,在大量資金進駐之後,德國債券變成負利率,現在又看到有資金從德國債券跑出來,反而去買至少「有息」的希臘債券。

才幾年而已,希臘一度因債券危機,國債乏人問津,如今卻看到希臘十年期公債利率在一%左右,居然比美國更低,這是個扭曲的現象。在二○一四年歐債危機嚴重時期,希臘十年期國債利率一度飆升至十四.六三%,如今卻只剩下一.三三%,還持續走低之中。



希臘國債反而被追捧



相對地,目前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則還有一.六五%,比希臘十年期國債利率還高,按理美國債信遠高於希臘,只是因為在歐元區主要國家,尤其是德國,公債已到了負利率,有息的希臘國債反而受到追捧。

即便在二○一四年左右,希臘一度有破產危機,但資金還是不斷湧入,在在說明一件事,這個世界有息的資產,會愈來愈珍貴。

回到股市來看,一直以來,我們針對有息的資產多所著墨,再加上美債在中、長期的增長性,便不斷提到勤誠(8210)、華研(8446),可以作為有息資產的重要代表。

其中,勤誠即具有5G題材,是全球主要伺服器機殼供應商,而這些年,勤誠每年獲利皆相當穩定,平均配息也有三.五元左右,去年EPS為五.三七元,故而分派四元現金股息。

今年上半年,勤誠的稅後純益為三.八二億元,EPS為三.一九元,故而有法人預估,今年EPS有挑戰六.五∼七元可能,根據過去該公司的特性,明年派息,一定有相當程度的增加。

若再以勤誠股價才七○元出頭來看,息率的價值將更加可觀。

華研也是高配息的代表,尤其該公司的音樂IP價值,正不斷增值之中,而上半年稅後純益為二.八一億元,EPS為五.三一元,預估全年EPS超過十元以上,對配息的幅度應相對增加。



高息率公司可以注意



更何況,華研在股東大會之中,已宣布將季季配息,預估在第四季之後,可以注意華研的配息計畫,尤其這段時間,華研的股價拉回至一二○元上方,逢低可以開始注意。

另外,神基(3005)也具有穩定息率分派的特色,過去三年平均EPS為三.六六元、三.三四元,以及三.八二元,故而也分派了三元、二.五元,以及三元現金股息。

今年上半年,神基的EPS為一.四四元,以下半年旺季來看,全年EPS應也超過三元以上,果如此,也可能有三元以上現金股息,再加上神基擁有豐達科(3004)近四成股權,以近年來豐達科業績及股價表現而言,對神基具有一定助漲力。

再者,近期因為將發行CB(可轉換公司債),令股價受到壓抑的鼎炫KY(8499),預估在近期CB的訂價就會完成,配合今年業績持續成長,上半年EPS為三.五一元,而七月份又賺了○.九四元;換言之,一∼七月EPS就達四.四五元來看,今年獲利有機會更上一層樓,CB一旦正式確定發行之後,不排除股價有更上層樓的機會。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