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油價飆漲並非壞事 原因是?, 美伊角力戰 各國貨幣政策添變數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57期      出刊區間:2019/09/20~2019/09/26

伊朗最近頻頻挑釁美國和西方國家,試圖挑起中東局部軍事衝突。鷹派的川普雖然討厭伊朗,短期內無意在中東製造軍事衝突,避免衝擊美國經濟和刺激金融市場。
全世界最大的夢魘居然發生,沙烏地阿拉伯最大煉油廠遭到葉門胡塞武裝組織的無人機攻擊,美國歸咎伊朗是幕後指使者。沙國遭到無人機攻擊後,導致十六日國際油價創下三○年來單日最大漲幅。美國總統川普第一時間對外暗示不排除釋出戰備儲油來打壓油價,這突發事件對全球經濟投入更複雜的變數;當今各國央行陸續祭出降息甚至再加碼QE,若全球經濟出現停滯性通膨風險,各國央行不但不能降息反而要升息,衝擊全球經濟成長前景。

沙國是全球僅次於俄羅斯的原油輸出第二大國,根據OPEC統計,八月份沙國每日原油輸出九八三萬桶原油。這次遭到無人機攻擊的沙烏地阿美(Saudi Aramco)最大煉油廠每日原油輸出就達到五七○萬桶。根據國際能源署和彭博社的統計,這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原油供應突然中斷,原油供應缺口超過一九九○年海珊突然入侵科威特的水準以及一九七九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兩件大事的水準(詳見附表)。



突發原油供應缺口創新高



根據外電報導,這次沙國煉油廠遭攻擊事件立刻造成五七○萬桶原油供應突然中斷,約占全球原油市場每日供應量的五%,對原油市場的供應造成很大的影響。短期內沙國還能靠現有庫存暫時維持正常供應客戶原油,但被攻擊的煉油廠若不能在短期間內恢復正常運作,將影響原油市場的供需問題。針對原油供需問題,川普曾表示,若有需要不排除釋出美國的戰備原油庫存來因應。

其實,美國頁岩油大量開採後,原油庫存截至九月六日為止當周,已能對外輸出三二九.五萬桶原油。根據美國能源局(EIA)統計,八月份美國原油輸出一一五六.六萬桶。因此,這次沙國煉油廠遭攻擊事件,短期內美國應該可以在不釋出戰備儲油情況下維持市場正常的供需穩定。未來是否會釋出戰備儲油要看未來油價的變化而定。假如國際油價短線漲幅太大衝擊到通膨風險,美國就會出面打壓油價的漲勢。

這次事件造成國際油價創下三○年來單日最大漲幅!布蘭特原油在十六日的最大漲幅高達十九%,收盤時漲幅收斂到十四.六一%,以六九.○二美元作收。西德州原油單日最大漲幅也有十五.四二%,當日收盤時的漲幅則為十四.六八%,以六二.九美元收盤。至於國際油價要漲到什麼價位才可能會是美國釋出戰備儲油的時間?我們推估,當西德州漲破每桶七五美元、布蘭特漲到每桶八五美元,相當於去年十月初的高點位置時,美國就可能宣布釋出戰備儲油來打壓油價。



油價創卅年單日最大漲幅



觀察全球經濟層面和油價的連動關係,這回國際油價上漲對全球經濟不見得是件壞事。今年以來降息的國際主要央行越來越多,但降息後能否刺激到經濟則又是另一回事,以至於八月底主要國家的負利率債券壓力越來越大,全球負利率債券一度創下十六.五五兆美元的歷史新高,歐元區發行的債券有四成一度變成負利率,美國兩年期和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也出現利率倒掛。假使負利率債券持續累積下去,固然會壓低全球利率,回過頭來再給各國央行進一步降息的壓力,恐加速全球債券市場的泡沫化。透過這回油價的上漲,適度消弭全球負利率債券的壓力,這對未來全球經濟成長的展望反而不是一件壞事。



挑起市場的敏感神經



當然這個前提成立的理由在於中東不能再出事。川普上台後退出伊朗核協議,美國和伊朗的關係急遽惡化。這次無人機攻擊沙國煉油廠表面上是由葉門胡塞武裝組織主導,但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都不會相信該武裝組織有能力和技術進行無人機攻擊,並直指該組織背後支撐力量的伊朗。伊朗似乎準備和美國一戰,然後刺激中東最敏感的地緣政治壓力。如果事件是這樣發展,在地緣政治壓力下造成的國際油價上漲壓力,對全球經濟就不會是正面的發展。中東的地緣政治相當複雜,伊朗這幾年在背後有中國的支持,一旦伊朗遭到美國的軍事報復後,中國一定在伊朗背後給予援助和美國作軍事對抗。在中國政府的盤算,若美國去攻擊伊朗,有機會暫時緩和中國方面承受的貿易戰壓力,對中國是件好事。

川普和國安幕僚當然也了解這樣地緣政治的壓力,即便美國在波斯灣已經有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但伊朗的軍事實力不容忽視,加上伊朗地理上多高山和高原,美國短時間內想要扳倒伊朗需要耗費不少軍事力量,很容易讓美軍在中東又陷入泥淖且不易脫身。二○○三年五月的英美聯軍入侵伊拉克,雖然在軍事行動上很快就驅逐當時的海珊政權,伊拉克反而讓美軍難以管理,後來還跑出伊斯蘭國的恐怖組織。川普對外表示,短期內不會貿然和伊朗發生軍事衝擊。

在美國已經調派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波斯灣後,最近在波斯灣頻頻挑釁的反而是伊朗,美國一直在避免與伊朗出現真正的軍事衝突,降低中東地緣政治發生的風險。川普日前把主戰派的國安顧問波頓給解職,就是波頓力主美國要直接對伊朗和北韓採取直接的軍事壓力,不論伊朗還是北韓背後撐腰的都是中國,唯有先除掉伊朗和北韓才能直接重創中國。然而,川普並不主張和這兩個敵對勢力交手,也不主張讓美國主導直接的軍事行動,而是希望透過談判直接對付中國。畢竟,直接對伊朗與北韓發動軍事攻擊,就需要承擔政治和外交的風險,反而會分散對付中國的力道。美國已經把中國列為頭號競爭對手,必須在各方面對付中國,阻止中國勢力崛起並挑戰美國的霸權。

近期國際油價的飆漲,的確讓金融市場對聯準會降息的預期心理下降。或許不至於影響聯準會九月份的降息機率,但未來美國的通膨風險因為近期能源價格漲價而上揚,卻有可能影響到未來聯準會的降息機率,如此就可能影響聯準會寬鬆貨幣政策的態度。先前市場普遍預期聯準會九月份降息後,至少在年底前還會再降息一次,緩和美中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形成的壓力。假如通膨風險上揚,即可能讓聯準會打住這一次的降息機會,這會衝擊到市場價格波動。雖然這現象會形成全球公債殖利率反彈,卻也會直接衝擊就是美元指數就此衝上一○○點,歐元兌換美元貶到一美元附近,而人民幣也可能藉此貶破七.三元,直接造成全球金融市場大震盪,美股和全球股市就可能會下跌。若出現這個現象,將會是最麻煩的問題。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