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降息…抵抗經濟景氣萬靈丹?, 人民幣起貶發酵 各國央行競相讓貨幣貶值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52期      出刊區間:2019/08/16~2019/08/22

各國央行都希望讓本國貨幣貶值防止經濟衰退風險,就連美國也降息,加入寬鬆貨幣行列。這可能會造成匯市劇烈波動,抵消降息效果。
美中貿易談判卡關、中國刻意讓人民幣一口氣貶破七元大意圖用用匯率貶值方式抵抗美國調高關稅的壓力,美國與中國透過電話協商貿易糾紛,盼能挽救危機。美中貿易談判前途未卜、十月底還有英國脫歐的風險,國際貨幣基金(IMF)已經四度調降今年全球GDP展望到三.二%。



人民幣貶值效應



不看好經濟前景,今年以來各國央行陸續降息,六月以來降息的現象越來越多,各國央行希望透過降息,抵抗不景氣的壓力。各國央行一味地降息,是否能達到各國央行達到抵抗不景氣的效果還不得而知,透過降息、貶值本國貨幣的作法,卻可能悄悄地掀起貨幣戰。未來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反應會如何,都是未知數。

美中貿易戰是這波各國央行(尤其是亞太地區)降息的首要考量。美國的經濟體規模是二一.三三八兆美元,中國的經濟體規模是三.三六兆美元,美中兩國是全球前兩大經濟體,互打貿易戰,周邊的國家一定受到波及。人民幣在八月五日正式貶破七元關卡後,美國財政部在川普授意下馬上宣布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中國進口到美國的商品中,先前有二五○○億美元已被課徵二五%關稅,另有三千億美元進口商品課徵十%關稅。未來美中貿易關係沒改善,川普可能會把這三千億美元商品稅率進一步調高到二五%。

若中國要抵消被課徵的關稅,人民幣需要貶值到七.五元。目前人民幣匯率朝向緩慢貶值的趨勢明確,至截稿為止,境外人民幣(CNH)已經貶破七.一四元,暗示人民幣短期內看到七.一元的機率很高。原本美中兩國預定九月份還會有一次貿易談判的機會,現在美中兩國翻臉後能不能會有九月的貿易談判,機率可能下降。美國財長梅努欽和中國副總理劉鶴改為電話溝通,希望美中談判不要破局。假設人民幣貶到接近七.三元,或者是美中兩國的關係因為香港問題而再生齟齬,即使現在課稅延到十二月十五日後,也難保證美中關係短期內不會進一步惡化。

全球經濟景氣從去年起就面臨成長停滯,加上美中貿易戰,各國經濟前景都不看好。IMF在八月九日發布針對中國經濟展望的報告指出,若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都被課稅二五%,今年中國的經濟成長將減少○.八%,這樣的外溢效果將衝擊全球經濟。從附表今年以來各國央行降息的情況來看,五月初美中貿易協商破局,整個五月份全球股市都明顯回檔,當時MSCI世界指數跌幅超過五.六%,MSCI新興市場指數跌幅九%,全球股市資本市值蒸發掉兩兆美元多,其中美股就蒸發掉近一.六兆美元。

五月份就有馬來西亞、菲律賓和紐西蘭降息,當時降息的幅度都是一碼。川普和習近平在六月底的G20高峰會中達成再談判共識,當時川普還說要無限期延長針對剩下的三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課稅,帶動七月間美股再創歷史新高。即便如此,各國央行當時就不看好美中貿易協商會達成協議,所以七月份就有多達聯準會、澳洲、南韓等六個國際主要央行降息。其中,澳洲一口氣就降息兩碼之多,讓金融市場很震撼。

澳洲是全球主要原物料和農產品出口國,澳洲鐵礦砂最大出口市場就是中國。當時澳洲央行降息並不令人意外,但一口氣降息兩碼卻讓市場感到震撼,除了拖累澳幣兌換美元走弱外,當時也刺激黃金價格走高,市場避險意識上揚,也帶動比特幣和日圓多頭走高。八月才過半個月,又有印度、紐西蘭和泰國央行降息;其中;印度央行降息三五個基點(○.三五%),紐西蘭央行降息兩碼都超過市場預期。紐西蘭央行已經在五月間就先降息一碼,這次跟隨澳洲央行降息的腳步把指標利率降到一%的歷史新低。澳洲央行和紐西蘭央行這輪降息,澳幣已創○九年三月中旬以來新低匯價,紐幣也創下一五年十月二日以來新低匯價。

降息真的是抵抗當前經濟景氣的萬靈丹嗎?如果從降息國家的股市表現來看,可能又不是那麼一回事。在六月以前,市場認為央行降息有助於關寬鬆貨幣環境,熱錢在股市積極尋找投資報酬,帶動股市創新高。印度央行今年前六個月共降息三次,那三次降息帶動印度股市創新高。紐西蘭央行五月降息時市場也用正面的角度看待,當時澳洲央行還沒有降息,但紐西蘭與澳洲股市都創新高。

七月間市場營造聯準會也要降息的利多效應,加上美國企業公布的財報內容普遍優於市場預期,美股多頭加持下,在聯準會降息一碼之前,對美股都屬利多效應。不過,當聯準會真正宣布降息後,華爾街市場已利多出盡解讀,造成當時美股創新高後回檔。降息和貨幣貶值都有多空雙刃的效應,除美股外,印度股市在今年六月(含)以前的三次降息,都能帶動印度股市走高,當時市場把降息當成利多解讀。八月上旬印度央行降息幅度超過一碼,市場對降息作為利多發酵的預期心理大幅下降,這次印度央行的降息,印度股市並沒有像前三次降息那樣地走高。未來央行降息還真的會被市場當成利多解讀,可能要先畫上問號。



降息還能當成利多嗎?



當全球主要央行希望透過降息和貶值本國貨幣以刺激出口和提振經濟效果之際,各國貨幣兌換美元都呈現貶值。雖然現在美國經濟情勢最好,美元在各國央行降息下強勢也很合理,但川普總統可不是這麼想。他也要求聯準會要更大幅度降息,以消除美元強勢的預期心理,川普也希望美元弱勢。這麼一來,當某國央行發現降息一碼沒有達到貨幣貶值效果時加碼降息的幅度,可能會掀起各國競貶貨幣,演變成各國的貨幣戰,對全球經濟前景埋下變數。

各國央行降息效應,全球負利率債券金額已達到一五.四八兆美元再創歷史新高。美債方面,一年期(含)以下國庫券殖利率,遠超過一年期以上公債殖利率,都屬於利率倒掛現象,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逼近一六年第三季低點。繼瑞士後,德國各期公債殖利率都成為負利率。歐洲央行這波還沒降息或是再QE,負利率債券就這麼氾濫,各國公債市場價格遭到扭曲。以八月十二日美股下跌,反映公債殖利率再創新低,就當前市場氛圍推測,債市殖利率再創新低可能不再是利多,而是要留意經濟前景下滑的風險。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