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名藥廠的震撼教育, 輝瑞併邁蘭 藥價政策、專利懸崖、研發、製造成本…?
  •   
      
作者:徐玉君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50期      出刊區間:2019/08/02~2019/08/08

政策影響產業發展,美國是全球生技產業的標竿,川普積極推動的藥物平價法,激起生技產業陣陣漣漪,而輝瑞+邁蘭則是學名藥的震撼教育!


今年初,必治妥施貴寶(BMS)以七四○億美元的歷史新高價併購了擁有血癌暢銷用藥Revlimid的Celgene,後續包括武田(TAK)、艾伯維(ABBV)…等,都有動輒逾六○○億美元的收購案,這些都未令生技產業詫異;然而,輝瑞與邁蘭的合併,卻讓台灣資本市場掀起跌停的驚滔駭浪。



政策風向要提早因應



今年亞洲生技大會(Bio Asia-Twiwan)首度在台開展,全球生技BIO總裁葛林伍德(Greenwood)於首場演講中明白指出,「政策是推動生技產業發展的重要因素」。而全球生技產業以美國馬首是瞻,過去因為FDA執行的政策法規,讓新藥研發開始了不同的審查流程,近五年核准的新藥數量逐年創下新高,雖然嘉惠不少病患,但是也讓這些新藥公司的口袋麥可麥可。

隨著新藥研發政策的執行,在新一代基因定序後,陸續發現不同機轉的新藥研發,但同質性的競爭也愈來愈高,因此,大廠為鞏固既有研發的疾病相關領域,開始透過併購來壯大或奠基產品線,這樣的策略不僅可以節省旗下研發費用、縮短研發時程,有時候甚至不小心就擁有了一顆重磅藥的好運氣,也因此大廠對併購樂此不疲。不少中小型新藥研發公司,一旦有研發中新藥進入臨床或部分在臨床前就被大廠鎖定併購,這是啟動生技產業併購潮的開端。

但是,隨著擁新藥自重的藥商所採取的高價策略開始被市場詬病,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期內就執行推動了平價醫療法(ACA),因為沒有健保制度,但又為了照顧中低階民眾所需,因此造成龐大財政壓力。川普上任後決定廢除歐巴馬的平價醫療法,改推新一代的平價醫療政策,甚至直接要求藥廠降價,這一連串的政策就是造成如今大型生技公司強強相併後的連鎖反應。

雖然壓低藥價已是全球不可不為的政策趨勢,不過,一顆全新藥的上市絕對夠資格維持高藥價的權利,但是,對於專利已過期的學名藥來說,實在沒有道理在享受十幾年的專利獨賣優勢後還讓價格「養尊處優」;中國就為了平價政策,在去年底執行了帶量採購政策,一旦得標即可享有高達近七成的市占率,但是折價幅度卻也高得嚇人,徹底執行了「以量制價」策略。



低藥價策略星火燎原



因為這層因素,學名藥廠的獲利空間持續被壓縮,國際大型學名藥廠過去因為有充裕的資金支應研發推出新藥,或直接併購新藥公司用以充實產品線,但是單純的學名藥廠,除非大藥,否則也會搶進小量但需求強勁的困難性必要藥物,還需破除專利障礙,藥價的壓縮,讓國際大廠不得不思考因應方式。

今年初必治妥施貴寶砸下七四○億美元併購Celgene,是由於施貴寶約二五%的營收靠免疫抗癌(肺癌)藥Opdivo支撐,在面臨默克(Merck & Co)也推出肺癌新藥Keytruda的威脅,以及價格競爭壓力下,亟需擴充旗下藥品組合陣容,而Celgene旗下的血癌暢銷藥Revlimid每年銷售額逾八○億美元,多少可解現金流及獲利壓縮的燃眉之急。

甚至全球銷售藥王Humira的艾伯維,以六三○億美元併購國際肉毒桿菌龍頭廠商愛力根(詳見圖表)都沒有讓市場太過詫異,因為都是在抗癌領域擴充本身產品線,國際上的中小型新藥研發公司都仍然具備被併購或策略合作的價值。

然而,日前的輝瑞與邁蘭的合併,就無法讓人不好好思考這個併購下的後續效應;輝瑞計畫獨立旗下非專利藥品(學名藥)包含Lipitor膽固醇藥和威而鋼事業,與美國最大學名藥廠邁蘭合併,雙方學名藥合併後,將成為全球最大學名藥廠。

輝瑞為何願意溢價四○%去併購邁蘭?其實,輝瑞近年積極努力加快自身藥物開發的速度,也積極尋找市場上有潛力的新產品,並努力於癌症用藥製造端併購不少專業廠,買下美國最大學名藥廠邁蘭,將讓雙方旗下的多樣化和差異化的處方組合藥物築起業界高門檻;此外,雙方在複雜的學名藥、非處方藥和生物相似藥所具備的商業和監管專業知識,以及成熟的基礎設施(設備),將形成一流的強強相併後的研發能力及高品質製造供應鏈,不僅同時鞏固了輝瑞原有的製藥現金流,更強化了集團內部新藥研發開發速度及製程加速商品的能力,如此一來,全球的中小型的學名藥廠將如何生存?因著該起併購案,國內擁有特殊學名藥製程技術的高端製藥廠包括美時(1795)、保瑞(6472)直接面對壓力,股價還因此跌停,這樣的學名藥廠合併後續效應,實在不得不深思。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