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金依然挺堅 比特幣回檔, 避險商品大漲…金融市場出現下跌風險?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49期      出刊區間:2019/07/26~2019/08/01

美中貿易戰、日韓貿易戰、還有川普不斷向歐盟、日本等貿易夥伴抱怨貿易不公平且揚言報復,恐增加各國保護主義盛行,這絕對不利於全球經濟成長前景,造就黃金的魅力。
黃金、比特幣和日圓多頭是這幾年全球金融市場的主要避險商品,若避險商品價格大漲,大部分可能會碰到全球金融市場出現下跌的風險。然而,最近市場的情況是,美國股市維持創歷史新高,黃金卻也創下六年新高,是二○一一年以後黃金價格首度和股市同步上漲的現象。

前波國際黃金仍經在二○○一年漲到二○一一年九月為止,那波黃金超過十年的多頭走勢中創下每盎司一九二一美元的歷史新高。黃金此後回檔修正,直到去年八月中旬跌到每盎司一一六○美元才止跌。此後黃金震盪走高,並在最近站穩每盎司一四○○美元後創下六年新高。這波黃金被市場翻多,很重要的因素是,各國央行降息,尤其是聯準會可能在七月底的FOMC會議中預防性降息,一旦聯準會降息,歐洲央行可能又要新一輪QE,目前全球負利率債券已超過十三兆美元,市場資金氾濫但經濟又沒起色,在大型基金經理人眼中,與其把資金放到負利率債券,不但沒有利息收入還會被銀行課手續費。把錢放在黃金部位雖然也同樣沒有利息,就避險的價值來看,投資價值遠高於負利率債券。



各國央行回頭走寬鬆路



橋水基金(Bridgewater)創辦人達里歐(Ray Dalio)在七月十七日的投資報告中指出,當貨幣貶值或國內外發生重大衝突時,表現會因此上升的投資才是最好的,就如同黃金。他指出,黃金能作為投資組合的有效工具,不僅能降低風險,又能增加報酬率。

當前的全球經濟成長低迷,又碰上美中貿易戰。國際貨幣基金(IMF)從去年十月到今年三月,連續四次下修全球經濟成長預估,預估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約在三.二%創下二○○九年以來的最低。OECD也把今年的全球經濟成長率預估降到三.三六%。面臨經濟成長停滯不前,甚至還有經濟衰退的風險,各國央行從今年年初開始降息。至截稿為止,印度央行今年內已經降息三次,紐西蘭在六月間降息一碼,澳洲央行降息七月二日一口氣降息兩碼。

澳洲央行七月初的降息效應,就是推升這次黃金能創下六年新高的推手。澳洲主要的出口是原物料和農產品,面臨全球經濟成長下滑以及美中貿易戰雙重壓力影響到澳洲出口表現,原本市場預期這次澳洲央行應該只會降息一碼,結果是降息兩碼,令市場擔心全球經濟基本面比市場想像地還糟糕,是澳洲央行降息幅度比預期大的內涵,這個內含推升黃金的價值。此外,印尼央行與南韓央行都在七月中旬各降息一碼。由此看來,很多國家都面臨經濟衰退的風險,迫使各國央行降息因應。

各國央行透過降息手段刺激經濟,用意是讓本國貨幣走貶,當本國貨幣想要貶值時一定是兌換其他外幣貶值。以上述這麼多央行降息,很可能就是兌換美元貶值,促使美元無形中升值。從各國的經濟情勢來看,當前美國經濟景氣最好,第一季的GDP年增率達到三.一%,或許讓美元升值可能是最好的情況。這樣的外匯交易市場看在美國總統川普眼中可能不是一個對美國經濟最好的情況。早在去年第四季期間,川普就要求聯準會要降息,原本不認同川普看法的聯準會,經歷去年第四季美股大回檔後,從今年一月底對外釋出鴿派訊息。即使七月初發布的最新美國就業數據表現優於市場預期,聯準會主席近期對外發言還強調,不會改變聯準會預防性降息的態度,現在美國經濟所面臨到的問題其實是企業對未來經濟成長有疑慮,可能會減少未來企業資本支出,接下來就會影響到消費端。未來聯準會採取預防性降息,是要降低甚至消息企業對未來經濟成長遲緩的疑慮。



貨幣戰蠢蠢欲動



除了預防性降息外,也想透過降息防範美元匯率在各國央行降息過程中被高估。IMF在七月十八日發布的年度報告指出,衡量近期的經濟基本面,美元匯價被高估六∼十二%,而歐元、日圓和中國人民幣目前的匯價,大致和基本面相符。IMF的這份報告有可能讓一直抱怨美元太強勢的川普總統找到抨擊的藉口,會施加更多壓力在聯準會身上。美元指數在去年四月間站上九○點以後一直維持強勢走勢,今年以來美元指數大部分的時間維持在九六∼九八點間上下震盪。放眼全球經濟就屬美國經濟基本面表現最好,假如在聯準會實施預防性降息後美元沒能如願走貶,反而引來各國央行進一步的降息壓力,在各國都想要讓貨幣走貶前提下恐將會出現貨幣戰。

七月三日,川普在推特發文抱怨中國和歐洲國家操控匯率。更早之前的六月份,川普還曾經指責歐洲央行的寬鬆貨幣政策使得歐元匯率大跌,讓美國出口商品構成不公平競爭。如同我們先前的推測,假如聯準會實施預防性降息一碼後,歐洲央行也可能會祭出再次寬鬆的貨幣政策或者是重新加碼QE,如此一來美元匯率要貶值到符合川普或聯準會想法的機率不高。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我們就會擔心全球各國的負利率公債可能會再度走高,這就會讓黃金價值走高。

全球負利率公債曾經在六月底超過十三兆美元,當時大部分的負利率公債都在歐元區。歐元區最優質的德國公債在負利率最高峰時,二○年(含)以下的公債殖利率都是負利率,義大利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和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的利差超過兩百個基點,都創下有史以來最大利差。瑞士法郎具有避險特質,目前瑞士所有發行的公債全部都是負利率。即使七月初美國的就業數據表現優於市場預期,全球負利率債券稍有收斂,但情況還是不容樂觀。研究機構Evercore ISI主席Ed Hyman表示,很多已開發國家的主權債券相繼淪為負利率,這意味著全球經濟在那個環節出現問題,不只是聯準會,全球央行都要對此有因應之道。



負利率公債創新高



對大型基金經理人來說,買進負利率公債不但沒有利息收入,還會被銀行收取手續費,這樣的投資方式僅能讓資金有個停泊的位置,其所承擔的最大風險就是付出手續費。負利率債券當道的最重要理由,就是市場對未來經濟前景悲觀。若是這種投資環境,倒不如去買黃金除了能達到避險目的外,黃金在全球政經環境不確定性因素很高,即便沒有利息收入,卻可能是最好的避險標的。如同橋水基金創辦人達里歐的看法,不確定性因素很高的環境下,黃金的價值最能被凸顯。前一波黃金多頭走勢期間,除了二○○七∼○八年的美國次貸風暴和金融海嘯外,黃金的多頭走勢基本上和全球股市的多頭趨勢大致雷同。當時黃金多頭的主要理由是規避美元匯率弱勢的風險,當時的黃金也在歐債風暴期間創下每盎司一九二一.一五美元的歷史新高。當年創新高的黃金回檔期間,實質的買盤僅有各國央行,去年全球央行購買的黃金總值達到二七○億美元,淨購買金額創下一九七一年美國放棄金本位以來的最高。若以購買量計算,去年各國央行共買進六五一.五公噸,比前年增加七四%。從倫敦金銀市場協會(LBMA)的黃金持有數量來看,也是從去年十月以來呈現有增無減的現象。



黃金成避險共識



換句話說,黃金的市場籌碼大部分被各國央行以及投資大戶手中,現在才想要在黃金市場買進黃金的投資人,只能追價收購。現在黃金已經成為金融市場避險的共識,未來若看到各國央行持續降息、全球負利率公債金額持續走高等消息面,就容易帶動黃金價格的漲勢。

相較於黃金價格創六年新高,也曾經是市場避險商品的比特幣近期的震盪幅度很大。今年四∼六月期間,比特幣與黃金曾經同步上漲,也都屬於市場避險商品。五月初美中貿易協商曾經破局,川普把兩千億美元商品課徵二五%關稅,一度激勵彼特幣和黃金價格大漲。

不過,比特幣在六月底創下一三八五一美元的波段新高後,因為美國聯邦政府不同意把比特幣視為貨幣,川普總統也抨擊比特幣,造成比特幣七月間震盪幅度很大,期間還一度大跌三成。各國央行均反對比特幣的確對比特幣的漲勢有衝擊,會降低比特幣的吸金魅力,形成比特幣和黃金近期走勢不一致,會讓避險資金進一步流向黃金,有利黃金走勢。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