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南成為必爭之地!, 機會與風險並存的市場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46期      出刊區間:2019/07/05~2019/07/11


六月底,再度跟著謝金河社長領軍的「財金金融家考察團」,前往越南胡志明市參訪。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越南儼然成為最大受惠者之一,過去這幾年,早就有製造業不斷移往越南,去年開始的貿易戰更加速了企業外移的動作,這說明了一件事,全球生產線、供應鏈的調整,乃是不可逆的大趨勢,美中貿易戰恐怕也是長期的發展。

其實越南早期與台灣有著密切關係,尤其在越戰時期,台灣曾扮演著重要的後勤補給基地,也幫助了台灣在二戰之後經濟成長的助力。

當年華航成立之後,第一條航線就是從台北直飛西貢,亦即現在的胡志明市。甚至南越總統阮文紹在北越攻下西貢之前,坐飛機逃亡的第一個落地點,也是台北,阮文紹也曾在台北住過一段時間。

隨著中國在一九七九年改革開放,經濟發展有一定成果之後,在九○年代開始,越南也開始了經濟的開放,陸續有外資企業或是台商進駐,例如:味丹企業、三陽機車是最早的一批台商,大約在一九九五年前後,就進入越南投資,時間已超過廿五年。



傳統產業早在越南布局



而後,需要大量勞工的紡織業也來到了越南,這一次參訪的企業中,包括:南紡、儒鴻、百和、廣越,其他如:聚陽、豐泰、寶成或者是福懋、台化等,早就在越南有生產基地。

其後,部分電子產業也開始來到越南,但速度以及規模尚不大。

反倒是日本及韓國的電子產業,到越南投資的速度比較快。例如:南韓的三星,早先之前就是宣布關閉在中國惠州最後一個廠房,一開始的原因並不是美中貿易戰。

而是南韓三星在中國的生產成本不斷提高,再加上不論是三星或者LG在中國市場的手機銷售及市占率不斷下降,所以將生產線搬離中國,連LG去年也宣布離開中國,聯袂到了越南及其他東協國家或者是印度。

相對於台灣的電子產業,在越南投資還是相對有限!但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在過去一年,大量的外資企業甚至台商,才急忙跑到越南找地、找員工,但這似乎已經有點來不及了!

過去一年來,越南的工業用地不斷大漲,人工成本持續升高,現在才來恐怕不容易了。

相對地,在越南蹲點已久的企業,尤其是許多台商可能在未來幾年會有不錯成績。

雖然大多數人以中國經濟發展的經驗,套用在越南未來發展上,當然這有部分雷同也有滿大的差異。

這樣來說好了,自從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講話,中國經濟開放腳步不變之後,開啟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序幕。



政治、匯率穩定是優勢



一九九四年當時的副總理朱鎔基,主導人民幣的匯改,不僅穩定了人民幣的匯率,在那之前,中國人民幣的匯率官價,雖然公訂為一美元兌換五元人民幣,但黑市價格一美元可以換到十人民幣左右。

於是在一九九四年,人民幣匯率重新訂價,一口氣由五元人民幣兌一美元,貶至八.二兌一美元,並取消外匯券,令人民幣匯率趨於穩定。

到了一九九五年,美國總統柯林頓給了中國最惠國待遇;二○○一年加入WTO,令中國的經濟宛如加上火箭推進器,快速衝高,外資在這一段時間也大量湧進。

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那就是中國政治的穩定性以及可預期性。

一九八九年是中國政治發展上的分水嶺,尤其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鄧小平強力主導之下,確定了政治領導班子的年齡上限,年紀到了就必須下台。

更重要是,確立了黨書記及國家主席一次兩任為限。鄧小平在六四之後,將江澤民扶上台,但也指定胡錦濤作為江澤民之後的接班,這被稱為「隔代指定接班」。

所以在二○○二年之後,江澤民陸續將黨書記及國家主席的位置,交給了胡錦濤。



中國的政治可預期性降低



同樣地,胡錦濤作滿兩任之後,又交給了現在的習近平,從政治的歷史來看,美國之所以偉大,就在於當時的華盛頓擔任兩任的美國總統之後,就一路傳下去,確認了美國憲政慣例,總統只能兩任,而且以民主方式選舉出來,造就了美國政治穩定基礎,更成就了美國的強大。

但習近平第二任之後,改變了只作兩任的基礎,令中國未來政治發展帶來了不確定性。

匯率穩定、政治穩定,而且可預期性,是吸引外資的重點,也是過去廿多年來,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基石,如果這個改變了,問題就大了!

所以,在看待越南的發展也用同樣標準,從匯率來看,現在的越南盾也許沒有一九九四年之後人民幣那般穩定,現在存放款利率達八∼九%,某種程度是反應越南盾的不穩定性。

但有一點是好的,那就是在越南市場的交易貨幣,絕大多是使用越南盾,這反應越南人民在心中是依賴越南盾,對匯率、貨幣穩定是非常有利。

相對地在越南的鄰國,尤其是緬甸、柬埔寨,反而是希望我們用美元來交易,不管在飯店、市場,甚至其他商店,只要你是外國人,大概只能用美元來買東西,就是對本國貨幣不信任的象徵之一,所以匯率的風險比較大。

包括越南在內的幾個東協國家,政治上的領導人怎麼更替,基本上外人是不容易預測,但現在中國與東協沒啥不同,尤其是政治上的發展之後,中國的吸引力當然受到影響,在生產成本持續高漲之下,往低成本地區走,是難以改變。

除此之外,越南還面臨幾個問題,交通建設嚴重不足,至今北越到南越,沒有一條完整的高速公路,市郊的道路並不平坦,所以,從建設的角度來看,公共工程建設可能是下一個階段越南另一個大商機。



百和KY專攻鞋材



在這一次的參訪中,看到幾家公司也許可以作為參考。首先,百和(9938)在越南布局非常完整,也有一定競爭力,今年以來也展現一定基礎,再加上營建入帳,一∼五月份自結每股純益已達到二.三二元,較去年同期至少成長三成以上。就股價型態來看,在九○元上下進行量縮整理,似乎還有再攻可能。

除了百和之外,集團旗下另一家公司─百和KY(8404),似乎展現更強攻擊力。

應該這樣來說,相對於百和,百和KY專攻鞋材的生產。要了解,目前越南是全球製鞋大國,當然台商是真正的主力。

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後,更確定越南的製鞋生產基地,所以百和KY加大鞋材的產能,一旦進一步獲得國際大廠的青睞,也許在下一個階段,百和KY的表現就值得期待。

再說到廣越(4438),一直以來就看到經營者強勁企圖心,現在的廣越早已是全球最大的羽絨衣生產商,幾乎各大品牌都找廣越代工。

由於近年來透過不斷併購,廣越的營收規模及獲利,有機會再進入新一輪的成長。

以第一季來看,該公司的營收為二三.一五億元,成長九八%,每股虧損○.五二元,這是歷年來第一季虧損最少的數字,不要忘了,該公司的業績集中在第二、三季,而第一、四季則生產備貨,在第二、三季才大量出貨。

廣越五月份營收開始跳升至十三.七三億元,顯示旺季出貨開始,也較去年同期成長三四%,累計一∼五月份營收為四四.八八億元,成長六七%。



廣越實力正增強



換言之,六月份之後,廣越的月營收將呈現三級跳的上升,真正的獲利數字也可望呈現,面對先前股價自一七一元拉回,在一五○元上方重新打出底型,一旦重新站穩季線之上,也許股價就有進一步拉升的可能。

南寶(4766)今年因相關生產原料下跌,令成本下降,本業就有利獲利回升。

先前提到,越南公共建設將進入投資增長期,而赴越南投資的廠商越來越多,再加上南寶是全球製鞋用膠最大供應商,一切的環境有利於南寶在下一個階段的成長,尤其在越南有規模不小的南寶塗料廠,而且下一世代的新產品─碳纖維,可望在明年之後成為南寶的生力軍。因此,趨勢上對南寶有利,而股價上,南寶也呈現強勁的姿態,五日、十日、二十日,以及季線正集結在一五八∼一六○元之間,若可以力守在此之上,不排除股價有進一步上攻可能。

若以技術型態來看,利勤(4426)近期的線型亦與南寶有些雷同,其均線包括:五日、十日、二十日以及季線,也集結在六八∼六九元之間,下一個階段是不是有進一步上攻之可能,亦可以注意。

另外,勤誠(8210)及華研(8446)一直是自去年以來不斷提到的個股,而這兩檔個股,也即將於七月十一日同日除息。

其中,勤誠將派發四元現金股息,而華研分派六元現金股利,預計在短線上,接近除息日前,不排除有拉高除息之可能。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