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貿易戰正酣 油價走跌湊熱鬧, 油價五月跌幅把今年來漲幅吃掉一半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42期      出刊區間:2019/06/06~2019/06/13

美中貿易戰惡化造成五月間全球股市資本市值蒸發掉四兆美元,其中美國股市就減少一.六兆美元,衝擊全球經濟成長前景,釀成五月份國際油價大跌。
美中貿易戰轉趨惡化,兩國目前仍處於各自放話階段,看不出緩和現象,重創全球金融市場表現,國際油價也在五月下旬不敵市場賣壓而重挫。西德州原油和布蘭特原油都在五月二十三日分別跌破每桶六○、七○美元支撐後續跌。我們認為,國際油價下跌隱含的意義是貿易戰衝擊,全球經濟展望會比先前的預測更不樂觀,形成原油市場需求萎縮,是全球經濟成長的警訊。

五月份國際油價下跌,西德州原油累計下跌十六.二九%,布蘭特原油累計下跌十一.四一%。不論是西德州原油還是布蘭特原油,五月份的跌幅把今年來的漲幅吃掉一半。如果各位讀者還有印象,去年第四季期間在美股重挫壓力下全球股市表現都很差,一直跌到聖誕節隔天才觸底反彈。當時西德州原油第四季累計下跌三八%,布蘭特原油累計下跌三四.九六%。五月份以來的國際油價走勢和去年第四季的下跌情況頗有相似之處。



美對墨進口商品課關稅



川普政府在五月三十日宣布要針對從墨西哥進口到美國的商品課徵五%關稅,並要求墨西哥政府要認真解決非法移民到美國境內的問題,否則不排除要把從墨西哥進口的商品最高課徵二五%關稅。根據美國能源局(EIA)統計,美國煉油業者大約有一成的原油是從墨西哥進口,如果原油也被包括在內,美國煉油業者也會跟著遭殃。假如從墨西哥進口原油到美國的報價是每桶六○美元,加徵五%關稅將會造成成本增加約三美元。另根據Oil Analytics的數據,從墨西哥原油加工後出口的利潤是每桶六○美元,若原油生產成本增加,利潤會減少將近一半。墨西哥僅是全球第九大原油生產國,二月份墨西哥每日原油產出約一七○萬桶,但墨西哥原油進口到美國比重高,形成消息出來後對國際油價造成衝擊。

觀察西德州原油的投機性多空部位,若和去年第四季油價崩跌的情況相比,這波油價下跌是因為多單部位減少造成,但空頭部位增加的幅度並不是很多。從附圖來看,多單部位從四月二十三日的六四.五萬口下滑到五月二十八日的五六.四萬口,多單減少部位八.一萬口,減少幅度約十二.五六%。空單部從九.七三一萬口增加到一二.五萬口,空單部位增加二.七七萬口,空單部位增加二八.四五%。空單部位實際增加的幅度比多單減少部位少很多,若和去年第四季原油多單部位減少二二.三三%、空單部位增加一二五.四二%相比,這波油價的空方力道還沒有像去年第四季那樣地強。未來我們還是要持續觀察原油期貨的多空力道,要看到空方力道持續增加且原油不跌時,才是國際油價止穩的訊號。



全球股市大跌衝擊油價



國際油價何時止跌,要看美股和全球股市何時止跌。據路Refinitiv統計數據,MSCI世界指數五月下跌六.二%,資本市值蒸發超過四兆美元。其中,S&P 500指數大跌六.六%,美股市值蒸發掉將近一.六兆美元,日經二二五指數重挫七.四%,日股市值蒸發掉二一五三億美元,中國滬深三○○指數下跌七.二四%,也讓中國股市市值蒸發掉五八四七億美元;道瓊歐盟六○○指數下跌五.七%,則是創下二○一六年一月以來最大單月跌幅。

影響國際油價的另外一個變數就是美國和伊朗之間會不會發生局部性戰爭。美軍已經調派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波斯灣附近,一個航空母艦戰鬥群至少有八艘軍艦和至少一艘核子動力潛水艇。這次美國一口氣調派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到中東,讓人聯想到美國是否真的要打伊朗。二○○三年美國和英國聯軍攻打伊拉克獲勝,美國成功在伊拉克建立親美政府,但後來也衍生出伊斯蘭國極端教義派的恐怖組織,直到今年美國支持的伊拉克政府軍才消滅伊斯蘭國。

相較於伊拉克,伊朗更不好惹。伊朗本身的軍事實力遠比當年伊拉克海珊政權來得強,現在伊朗背後還有中國和俄羅斯在撐腰。再者伊朗高山多,基本上就不利於美軍的機械化戰鬥能力。伊朗與其他中東國家不同的是,伊朗民族國家意識強,不像其他中東國家那樣,部落和宗教意識較強、國家意識比較不強,這因素會讓伊朗民眾在全力對外抵抗美軍的意志,足以讓美軍吃到苦頭。川普上台後強化對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支持,又在去年片面取消伊朗和協議,然後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讓伊朗民眾對美國很反感。還有這次歐洲主要國家(德國和法國)都沒支持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也不贊成美國向伊朗動武。若美國對伊朗動武,會讓美國在外交上沒有盟友。



美軍打伊朗?先擺陣式



荷姆茲海峽夾在伊朗和阿曼間,地理位置上是波斯灣連結到印度洋的出入口,伊朗揚言一旦和美國爆發戰爭就會全面封鎖荷姆茲海峽。假如伊朗封鎖荷姆茲海峽進出,會使得原油從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地的原油無法運出來,並衝擊國際油價漲勢。伊朗就揚言,若和美國發生戰爭,會讓國際油價漲到每桶一百美元。有這層地緣政治因恐釀成國際油價可能的漲勢,或許這可以解釋這波原油期貨空單部位的增加幅度沒有像去年第四季那樣多,空頭不敢躁進。我們認為美國難以在短期內使用武力解決伊朗並在當地建立親美國政權,五月底美國到日本訪問時,曾要求首相安倍晉三出面斡旋讓美國和伊朗能透過談判解決。

假如美國和伊朗發生軍事衝突,最壞的情況是伊朗又成功封鎖荷姆茲海峽進而帶動國際油價因為中東地緣政治壓力而上漲時,這恐怕又會讓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出現另一個震撼。屆時,美國和全球經濟是否因為國際油價大漲而出現停滯性通膨壓力,這可是會讓包括聯準會在內的全球央行大傷腦筋。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