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勢美元掀韓元狂貶風暴, 聯準會不升息效應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37期      出刊區間:2019/05/03~2019/05/09

截至四月二十三日當周為止,投機機構的美元淨多單部位達三七二億美元,創下二○一五年十二月以來的四○個月新高,資金市場熱中炒作美元多頭。


為了避免去年第四季美股崩跌的歷史再度重演,聯準會在三月份FOMC會議後表示,今年將不會升息、還將盡快結束縮表進度。即便如此,美元指數僅在宣布當天貶值到九五.七六一後一路走升至今。至截稿為止,美元指數已經站穩九八點,這次美元指數頗有挑戰一○○點的企圖心。美元強勢下,巴西幣、瑞典幣、瑞士法郎、歐元和韓元等主要貨幣貶值幅度這段期間都超過二%。

過去的美國總統從不干預聯準會的獨立運作,唯獨川普例外。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川普公開放話要求聯準會不但不能再升息反而要降息,但聯準會仍在去年下半年升息兩次也正常縮表,是引發當時美股重挫的原因之一。經過這次教訓,聯準會在今年一月底的FOMC會議後透露鴿派訊息。聯準會從鷹派轉為鴿派,剛好也是今年來美股得以強彈的理由。



國際資金流向美元



聯準會釋出鴿派訊息後,其他國際主要央行也紛紛放出比聯準會更為鴿派的訊號給市場,加上經濟數據比美國差,為的就是希望本國貨幣能走貶以刺激出口成長,能替疲弱的經濟環境注入興奮劑。去年底剛結束QE的歐洲央行,三月份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把今年歐元區GDP預估從一.七%降到一.一%,寬鬆貨幣環境至少到年底,還宣布將恢復定向再融資操作(TLTRO),英國央行與日本央行也都重申維持低利率水準。

各國央行互比鴿派程度和經濟數據比爛情況下,歐元、瑞典幣克朗、瑞士法郎和英鎊等貨幣兌換美元都明顯貶值,這也是聯準會三月份宣布今年不升息和縮表後美元反而強勢的原因(詳見附表)。

美元指數的成分貨幣比重中,歐元占五七.六%,這輪歐元匯價貶值幅度很大,創下二○一七年六月底以來的二二個月新低匯價,讓瑞士法郎、瑞典幣克朗和英鎊等歐系貨幣都跟著歐元一起貶值。第一季美國GDP高達三.二%,是已開發國家中經濟表現最強的經濟體,國際資金就順著這個趨勢流向美元部位。

利率市場當中,我們也發現美元三個月期Libor利率在二.五八二七五%附近,這個利率水準全部高於十年期美債殖利率(含)以下的國庫券和公債殖利率。這個現象說明一件事,就是國際資金流向美元之際,絕大部分資金都流向美債部位,造成美債殖利率下跌。從美國財政部發布的訊息的確也顯示,各國政府持有美債部位從今年起明顯增加,最大持有國的中國和日本也都如此。對各國政府和機構法人來說,當前美元利率水準最高、美國經濟表現最好,增持美債沒風險。



匯率貶 恐株連股市



目前美元指數的上漲還沒有對美股和新興市場股市造成明顯的負面效應,但這可能僅是短暫現象。一旦美元指數逼近一○○點大關,市場可能會連想到將會造成美國企業在海外市場的匯兌損失。新興市場貨幣若大幅貶值,也可能是外資資金外流,也會引發新興市場股市下跌。以南韓為例,四月下旬韓元貶值二.七四%,韓元兌換美元創下二○一七年三月上旬以來的新低匯價,同期間南韓股市下跌一.八%,讓今年以來表現不甚理想的南韓股市進一步跌。近期人民幣也出現不升反貶現象,滬深三○○指數跌破月線,對新台幣和台股都造成影響。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