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F三降全球GDP預估, 灰天鵝又來了?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35期      出刊區間:2019/04/19~2019/04/25

IMF直指美國以外的大型經濟體都陷入經濟成長趨緩的窘境,是拖累全球經濟成長的主因;美國經濟在減稅效應遞減,今年GDP成長也不如去年。
歐元區、中國和日本等大型經濟體經濟成長前景不佳,全球經濟成長引擎只剩下美國在撐,但今年美國經濟成長力道也不會像去年那麼強勁,讓國際貨幣基金(IMF)在四月的會議中宣布調降全球GDP成長預估,全球GDP成長預估從今年一月的三.五%降到三.三%。這是IMF半年內第三度調降全球經濟成長預估;IMF警告,全球經濟成長面臨許多下行風險,有可能升級的貿易緊張局勢和英國脫歐,是影響今年經濟成長的重要因素。

聯準會去年總共升息四次,美國GDP年成長率仍有二.九%的表現,超過所有已開發國家經濟體的經濟成長。美國經濟去年表現不錯有賴於川普的減稅政策效應,很多美國企業把資金匯回美國本土,透過配發現金股利給投資股東,對美國經濟有助益。有賴於去年美國經濟成長表現強勁,即使歐洲和中國經濟表現不如預期,但還能撐住去年的經濟成長。



貨幣正常化拖累經濟擴張



但今年的情況和去年已經不同,IMF認為,過去一年全球經濟成長發生很多變化,美中貿易談判談了一整年至今還沒有結果,並擔心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升溫,對全球經濟將會帶來很大的衝擊。此外,中國採取必要的信貸緊縮政策,聯準會去年為了要讓貨幣正常化所做出的連續升息和縮表政策所引起的金融條件緊縮等因素,是導致全球經濟成長擴張出現很明顯減弱的因素。

關於中國今年經濟成長前景,IMF副總裁古澤滿宏表示,假如中國經濟放緩幅度超過預期,將對全球經濟構成風險。他認為,現在中國經濟放緩的程度已經比去年緩和許多,且中國政府當局也有必要的政策工具來支撐經濟成長。如果美中貿易談判出現意外的惡化,將對全球市場造成緊縮效應。古澤滿宏認為,現在中國沒有因為刺激短期經濟成長而停止改革的步伐,特別是在產能過剩和債務上升等問題上,需要小心應對。

中國去年經濟成長率為六.六%,創一九九○年以來的最低。即便如此,中國政府仍沒有看好今年的經濟成長,並在今年兩會時把今年經濟成長率目標設定為六∼六.五%,是四○年以來中國最低成長率。從中國政府調降對今年經濟成長目標來看,今年的發展依然嚴峻。



中國的貿易戰和債務風險



對中國經濟來說,美中貿易戰無疑是當前中國經濟的最大風險,美中兩國從去年五月間正式展開談判至今,即使美國總統川普最近不斷釋出雙方即將要達成協議的訊息,也帶動美股和中國股市上漲。即便如此,川普卻又強調,即使美中兩國達成協議,也不會取消對中國進口商品課稅,而中國政府則要求美方若兩國達成協議,所有的關稅都應該要取消。這就是雙方目前談判僵持不下的原因,美方認為中國從來都沒有信守改革承諾,美方在雙方的協議終將設定監管機制,以防中國萬一不照協議進行改革進度,美方將馬上對中國實施報復性關稅。這個問題,也是美中雙方當前的談判重點。

就算美中雙方在貿易談判達成協議,美國對中國的箝制一點也沒有放鬆。過去一年的談判過程,川普要讓美國企業看到這回對中國的貿易戰是玩真的,是讓美國企業有充裕的時間把供應鏈和生產工廠盡快撤離中國。另外,美國對中興、華為的圍堵已經在去年看到成效,去年華為在5G設備市占率從前一年的第一位掉到第四位。近期又傳出美商應用材料公司不再供貨給中國的三安光電,同時也把應用材料在三安光電的人員全都撤走。中國的半導體相關產業若沒有歐美設備商提供設備就將面臨嚴重的考驗。

相較於貿易戰,中國經濟成長趨緩最大的風險就是債務危機。雖然中國民間儲蓄占GDP比重將近四五%,中國外債總額一.九一兆美元,外匯存底超過三兆美元,使外債對外匯存底比重仍低於全球平均水準。不過,中國經濟目前下行壓力加劇。中國在○八年起大肆舉債振興經濟的還本付息艱困期將屆,從二○二○∼二三年將是中國債務償還高峰,系統性風險增加。還有中國家庭資產配置有高達七七.七%集中在房地產,遠高於美國的三四.六%。若推動房市去槓桿,勢必導致房價下跌,削弱消費和儲蓄量能,將波及經濟成長和經濟轉型的步伐。這次IMF會議中,也點名中國要注意債務危機升高的問題。



歐、日皆下調成長預估



歐元區經濟情勢也不理想,拖累歐元匯價表現。三月間歐洲召開最新的貨幣政策會議宣布調降對今年歐元區GDP預估從一.七%降到一.一%;IMF則預估今年歐元區GDP成長率為一.三%。近期外電引述德國官員的話指出,德國政府擬下調今年的GDP預估,從原來的一%下修到○.五%。德國是歐元區最大經濟體,若德國經濟撐不住,對整體歐元區的經濟成長帶來很大衝擊。近期德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跌到負利率,是一六年十月以來首度出現的現象,凸顯市場對德國和歐元區經濟後市不看好。

今年三月德國PMI製造業指數已經連續第八個月下跌,且在今年一月跌破五○後持續下跌,三月創下四四.一的低點。主要受到美中貿易爭端和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所拖累,德國企業對未來不確定性不敢增加資本支出。這也讓德國的出口和投資活動力帶來很大的壓力。IFO研究機構近期預測德國今年的GDP也只剩下○.六%,但這數據前提是英國沒有硬脫歐,美國和歐盟間也沒有爆發貿易戰的條件下。由此可見,德國經濟前景不明。

日本經濟目前也面臨衰退危機,加上安倍政府可以用來刺激景氣的政策工具也所剩無幾,已經有經濟分析師預估若日本經濟再惡化,安倍政府可能會被迫延後今年十月調漲消費稅的機率高達五成。受到美中貿易戰的拖累,日本二月出口出現連續三個月衰退,一月工業生產出現一年來最大降幅,造成日本政府三年來首度下修經濟預估。目前看來,若要日本經濟短期間內好轉,美中貿易爭端盡早結束可能是最有效的方式。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