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人云亦云!, 迪士尼來台投資,只是作手炒股的假新聞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28期      出刊區間:2019/02/27~2019/03/07


這十多年來,常常聽到很多人在評論台灣的經濟,說到台灣拒絕許多外資投資機會,就像拒絕了拜耳、拒絕了迪士尼、拒絕了環球影城,令台灣經濟幾乎停滯,但重點是,台灣的確拒絕過拜耳到彰化的投資案,因為這是環保的議題,但迪士尼、環球影城,真的沒有想要來台灣投資,這是當年股市炒作股票放出的假消息,居然到現在為止還有人相信,甚至拿來說嘴。

還原當年的情況,在一九九○年代的中期左右,雖然那時候台灣的產業結構開始轉向到電子、科技產業,但市場上仍有作手拿資金在炒作所謂「資產股」。

有一家老牌的資產股,在中部、苗栗一帶擁有許多山坡地及廣闊的茶園,至於是哪家公司,在此不言明,查一下網路就知道。

這一檔資產股在炒作過程中,其實並不順利,因為要了解,當時的台灣正面臨了中國強烈磁吸效應,尤其是一九九四年,人民幣一口氣由官訂價格五元人民幣兌一美元,大貶至八.三元兌一美元,令台灣的資金、產業大量外移,這正是造成台灣經濟停滯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這個環境之下,所謂的資產股當然沒有吸引力,甚至到了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來襲之後,資產、營建股、房地產全面崩潰。



迪士尼從未想來台灣



所以在一九九○年中期,這一檔以苗栗、南投擁有大量資產、茶園的公司,雖然有作手進行炒作,但市場卻興趣缺缺!

最後炒作的作手使出一個絕招─打出迪士尼、環球影城可望來台投資的「傳言」,藉以拉抬這一檔個股。

因為那時候的迪士尼在投資日本東京迪士尼大告成功之後,就開始認為下一個市場就在亞洲,尤其看到中國大陸經濟開始起飛,又擁有十三多億人口,如何進軍亞洲市場賺中國人的錢,便成為主要項目。

於是,迪士尼開始派人四處考察,當然考察的地點也包括了台灣。因此,作手便開始放出消息,說迪士尼將到台灣投資,令股價大漲而上。

真實的情況是,迪士尼只是派人來台灣考察,完全沒有要來台灣投資。更何況,當時的台灣並沒有那種環境及條件。

首先,在九○年代,來台觀光的旅遊人口其實是非常有限,根據觀光局統計,在一九九○年來台觀光的旅遊人口才一八七.三萬人次,即便到二○○○年,一年來台的觀光人口也不到三百萬人次,只有二九○萬人次左右!

一直到二○一五年,來台的觀光人口才正式突破一千萬人次。

可以用正常邏輯來思考一下,一九九○年代,一年來台的觀光旅客才二、三百萬人次,迪士尼會來嗎?

要了解,日本迪士尼的成功,甚至現在一年都有一億人次的入園人數,最重要的關鍵是,日本有一.二億人口,而且日本人對迪士尼文化有種莫名的崇拜,單單日本旅客就可以養活日本迪士尼,而後又加上包括台灣在內的東南亞旅客,成為全球迪士尼樂園中最賺錢的樂園之一。



香港迪士尼賺少賠多



沒有選擇台灣,最後迪士尼落腳香港,當然是考量當時香港的環境本來就是以金融、服務為主,再加上,看上了珠江三角洲幾億人口,是香港迪士尼最大的資源。

惟香港迪士尼自開幕迄今,只有在二○一二、一三年曾經賺錢之外,一直是賠錢,而香港政府除了提供低廉土地之外,也占有五○%左右的股權,反而令香港政府出現虧損。

特別拿迪士尼來談,主要是看到有很多評論者,甚至包括知名的外資分析師,又再說台灣拒絕迪士尼,這是不了解當年這只是作手炒股票,所營造出來的炒作話題,但很多人居然信以為真,這並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也意味著在股市之中,每天都會有很多消息,有的是利多,有的是利空,但真正的重點是,哪些是真的?



中美貿易談判談而不破



而全球所關心的美中貿易戰,每天都有利多、利空的消息傳出,市場也容易被影響。重點是,貿易談判牽涉的範圍極大,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談定!這是長期而冗長的談判,所以短、中期的結果是|談而不破!

尤其美國除了對中國之外,對歐盟、日本持續進行談判之中,而歐盟、日本相對起來還是被視為美國的盟友。

也就是說,在美國與歐盟、日本都未達成所謂的貿易協定之前,與中國的談判是不會破裂的。

反之,如果美國與歐盟、日本的新貿易協定一旦有了結果,等於說美國的盟友都已談定了,那時對中國的壓力才會進一步升高。

故而,面對美中貿易戰,乃至於全球經貿的變化,可能在上半年之前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化,這對全球股市而言,至少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再回歸到股市來看,從近期人民幣的升值,其實可以感受到短期內來自貿易戰的壓力,已有減輕的跡象。也因此中國股市以及香港股市也持續展開反彈,過去跌深的中國企業也強力反彈。

以近期走強的光學鏡頭產業來看,台股的大立光(3008)以及玉晶光(3406)聯袂走強,引領調整一段時間的光學鏡頭股走強而上。

相對地,也看到中國最大的光學鏡頭股─舜宇光學(02382.HK)也同步走高。

去年六月,舜宇光學的股價一度漲到一七四.九港元,當時大立光的股價早已回跌而下,所以在舜宇光學股價漲到天價的一七四.九港元時,市值還一度超過了大立光。

但至此之後,舜宇光學的股價開始回跌,隨著貿易戰的展開,以及智慧型手機銷售出現停滯之後,股價的跌勢更為擴大,甚至到今年元月四日,舜宇光學的股價一度跌破六○港元,來到五八.五五港元,股價只剩下天價的三分之一。

如今,舜宇光學的股價也展開強彈,短線一度彈到一○五.五港元,對照大立光以及玉晶光等光學鏡頭股,反彈的步伐相當一致。



光學鏡頭應用層面漸廣



事實上,過去我們也曾不斷提到,在未來的產業發展上,有許多產業是聯結在一起。未來的5G是發展自駕車很重要的元素之一。但所謂的自駕車,因為是無人駕駛車,一定要配備更多的感測器及鏡頭。

更何況在汽車發展上,愈來愈多鏡頭被安裝在汽車上,也是必然的趨勢。所以鏡頭產業在應用面愈來愈廣之下,前景仍可以期待。

當然在安控產業之中,鏡頭也是必配的元件,這也是另一個方向。

這一次,晶睿(3454)股價一度攻抵至一三四.五元後拉回,也許與公布去年獲利衰退有關。根據該公司公布,去年稅後純益為三.二九億元,較一七年的四.三億元衰退,而去年EPS三.九二元,也較前一年度的五.二二元低。

惟重點是,今年才是台灣安控產業大復活的第一年,今年元月晶睿營收為六.四二億元,創下歷史新高,能夠在最淡的第一季創下單月營收新高,通常意味著今年將大有表現。

所以,晶睿在公布去年財報之後,幾乎可以視為最後的利空已經出來了,隨著第二季之後,安控轉單效應更明顯之下,也許短線拉回又是另一次介入點。

同樣地,元山(6275)去年處分掉中國尚朋堂導致虧損,所以去年的財報肯定不會好,現在就可以等待元山公布財報,一旦去年財報正式公布之後,可以視為最後的利空出盡!以元山今年元月營收就可以創下歷史新高來看,今年業績的增長也大有可為!

去年也是鴻海集團表現相當差的一年,尤其是股價表現幾乎是全數下跌。

但最近可以看到,鴻海集團股開始有止跌回穩的跡象。去年鴻海集團中的FII,也就是工業富聯(601138.SH),到中國上市表現得並不好,從掛牌後的高價二六.三六人民幣,一路跌到去年十月的十一.一一人民幣,如今也展開彈升,迄今已彈升至十五人民幣以上,似乎有進一步展開反彈可能。



博通股價創新的啟示



另一檔在前年於香港股市掛牌的鴻騰精密(06088.HK),前年掛牌時股價一度由二.八一港元漲到七.三八港元,而後回跌至二.八一港元,進行中、長期的築底。

重點是鴻騰精密與國際網通大廠博通(已與Broadcom合併)有著密切的供應鏈關係,而今年以來博通股價不斷地上漲,即便是一度遭逢美股大跌,博通的股價猶能向上突破,甚至準備再創新高。影響所及,台灣的博通供應鏈之一眾達KY(4977),股價也因此被帶動而上,由十月份的最低價四八.六元強升至九○元以上,重新轉為多頭架構。

博通、鴻騰以及眾達,這三家公司有密切的關聯性,所以博通的股價不斷走高之際,鴻騰以及眾達就可以持續期待。

尤其眾達在去年十二月營收就創下歷史新高,來到二.一億元,而元月份也達到二.○一億元,與歷史新高相差有限,在淡季中,眾達猶能創下此成績,若第一季淡季不淡,全年或大有表現空間。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