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鴿派、中寬鬆 安撫市場信心, 中國等多國PMI製造業指數跌破景氣榮枯值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21期      出刊區間:2019/01/11~2019/01/17

2018年全球股市大震盪,各國製造業PMI指數普遍下滑,鮑威爾往鴿派靠攏,希望重拾市場對今年經濟成長的信心。
聯準會主席鮑威爾去年十二月升息一碼,還在會後記者會中表明持續縮表政策,造成美股的大跌行情,還引來川普總統對鮑威爾的批評。趁著二○一九年首次對外演說的機會,鮑威爾的說詞略偏鴿派,認為聯準會會對升息抱持耐心。近期主要經濟體陸續公布去年十二的製造業採購驚人指數(PMI)和美國ISM製造業指數,中國、南韓、法國、台灣、墨西哥、馬來西亞和義大利的數據已跌破五○的景氣榮枯值,暗示當地製造業擴張萎縮,對今年全球經濟的成長是警訊。

一八年全球金融市場經歷了聯準會四次升息,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最高來到三.二三八%引發全球股市的大震盪。聯準會每個月還維持縮表計畫,持續從金融市場抽走流動性。不過,去年也有川普的減稅政策,根據投行高盛證券的推估美國企業購買庫藏股金額將達到創歷史新高的一兆美元。企業庫藏股的買盤,撐住美股在升息和縮表過程中沒有跌入空頭市場。



市場風險變數多



但這僅對美股的多頭有效力,當美國企業資金匯回美國本土帶動美元指數上漲過程,歐洲和新興市場的資金則是淨流出。以至於去年第二、三季美股創新高時,歐股已見到波段高點回檔,南韓股市也是跌了一整年,僅有日股、印度和巴西股市能跟上當時美股的多頭。全球大部分股市都沒跟上美股的創新高行情,卻都有跟上美股的下跌行情。接下來的美中貿易戰,以及年底蘋果財報利空,都重創全球股市表現。

美國和中國是全球前兩大經濟體,若美中貿易戰真的全面開戰,恐將重創全球經濟成長。一八年全球大部分股市都下跌,暗示這樣的可能性大增。這樣的環境下讓各國企業對資本支出趨向保守,形成最新公布的去年十二月PMI製造業指數和美國的ISM製造業指數普遍下滑,甚至有許多經濟體的製造業指數跌破五○。

面對這樣的全球經濟情勢,聯準會主席鮑威爾最近出席美國經濟學會發表演講時表示,聯準會將耐心觀察來自市場和經濟數據的衝突訊號,並對未來的升息抱持耐性。他這次的公開演說試圖要緩和金融市場的擔憂,似乎要向市場傳達聯準會並沒有那麼地鷹派。一九年的美股已經沒有減稅效應,企業買回庫藏股的金額也不太可能比去年更高,市場更擔心流動性的問題。聯準會的升息和縮表政策都是影響市場流動性的來源。根據統計,聯準會從一六年十月開始縮表至今已從市場抽回四二五六億美元的流動性,這還不包括升息四碼的緊縮效應。

鮑威爾在去年十二月FOMC會後記者會強調的縮表政策不變,是造成股市重創的原因之一。這回鮑威爾記取上次的教訓向市場釋出鴿派訊息,除了強調會耐心觀察經濟發展外,聯準會不再預設升息的目標,並暗示可能會像二○一六年那樣暫停緊縮政策,隨時準備調整政策立場,並在必要時作出重大改變。他進一步表示,這種靈活性也適用於聯準會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的計畫。鮑威爾認為,現階段聯準會透過減少債券持有量的下降進行的縮表政策不會對市場和經濟產生太大影響,但如果縮表政策已經對強勁的就業和經濟活動以及穩定通膨目標產生干擾現象,聯準會將會對縮表計畫進行調整。鮑威爾加了這個但書後,有效緩和市場對緊縮貨幣政策的擔心。



鮑威爾說詞更貼近市場



鮑威爾在去年十二月FOMC會後記者會也曾表示,聯準會考量貨幣政策的因素不僅限於美國經濟數據的考量,英國脫歐、歐盟和義大利的赤字問題以及全球其他重大變數都是聯準會貨幣政策上的考量因素。聯準會從一五年十二月啟動升息機制,一六年當時全球經濟面臨三隻黑天鵝,讓聯準會拖到一六年十二月才第二次升息。對照現在全球政經環境,美中貿易戰、英國是否無協議脫歐(三月底)和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中國、日本、德國和法國等面臨政治和經濟成長趨緩的壓力。最新公布的PMI製造業指數中,上述經濟體除日本外都跌破五○的景氣榮枯值,代表當地製造業者在大環境不好下正在降低資本支出,這樣的惡性循環對今年的景氣擴張展望就很不樂觀。

中國經濟成長趨緩並不是現在才出現警訊,一八年中國滬深三○○指數全年大跌超過二五%是全球表現最差的股市。十二月中旬發布的十一月零售銷售和工業生產的表現都低於市場預期。去年前三季中國GDP年增率雖然有六.七%,第四季中國經濟轉壞的跡象很明顯。中國現在還面臨美中貿易戰的壓力,一旦美國全面把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都課徵二五%關稅,雖然美國經濟在美中貿易戰會受創,但中國經濟在貿易戰受到的傷害會比美國大很多。川普過去一年又要求企業離開中國,這些問題都讓中國經濟面臨很大的下行壓力,也是中國股市大跌的內涵。一月四日中國人行宣布調降存款準備率一%(四碼),進一步寬鬆市場銀根,主要目的是防止中國房市在貿易戰的壓力下泡沫化。中國房市規模超過四三○兆人民幣,被形容是史上最大房市泡沫,假如房市泡沫化,不但中國經濟可能面臨崩盤壓力,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也難逃一劫。

聯準會似乎也意識到今年全球經濟成長風險很難預測,尤其是美中貿易戰問題沒搞好將衍生出其他各國的經濟問題更難預料,這些市場風險都有可能迫使聯準會改變先前的貨幣政策動向。聯準會下次FOMC開會時間將在一月三十日,從今年起的聯準會FOMC會議後鮑威爾都會出來開記者會,好讓金融市場更能了解聯準會的貨幣政策動向。如果經濟大環境出現重大變化,聯準會在縮表政策上也保留收縮政策的彈性。有可能宣布暫時停止縮表,或是降低每個月的縮表金額(目前是每個月五○○億美元),以免影響美國經濟的擴張。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大



去年第四季美股下跌的幅度是一一年第三季以後單季最大跌幅(當時是歐債風暴),而去年十二月的跌幅更創一九三一年以來最慘淡的十二月行情。表面上的理由是升息、縮表和貿易戰所造成的,這是否還隱藏今年市場會出現令人意外的利空消息還不得而知,都是鮑威爾急著要安撫市場信心的原動力,避免這波美國經濟擴張的結束是來自於金融市場的波動。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