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一八年基金績效回顧與展望  無差別拋售創造投資機會
  •   
      
作者:林麗雪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20期      出刊區間:2019/01/04~2019/01/10

股債匯三市全跌,二○一八年全球金融資產創下史上年度最慘報酬率,在極端修正後,哪些資產類別的投資機會可望就此浮現?


美股十二月領跌,二○一八年全球各類資產,除了美元及現金的報酬率為正外,股、債、匯等三市中,超過九五%的資產平均報酬呈現負數,是一九○一年有紀錄以來首見,相較於一七年僅有一%的資產年度總報酬呈現負數的情況,一八年不僅是全球金融史上最慘的一年,短短兩年的時間,全球金融市場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徹底考驗投資人對風險的承受度。



央行流動性退場掀波瀾



一八年十二月美股的恐慌性修正,擊垮多頭信心,特別在十二月二十日美國聯準會(Fed)再度宣布升息一碼,美國主動式基金爆發○八年以來最大的基金贖回潮,加上演算法及ETF程式交易的助跌造成美股各大指數全面閃崩,即便是十月就已經率先修正的新興市場股、債市,面對美股的大跌,也依然無法平靜。

據統計,十二月份除了黃金及貴金屬基金績效逆勢大漲外,各區域及產業型基金績效都慘賠收場,其中,歐、美、日等已開發市場平均績效都大跌逾六%;美股單月基金績效跌幅更達一成,連投資風險最為分散的全球股票型基金,跌幅也不遑多讓,單月平均績效大跌逾七%,十月份已提前修正的新興市場,平均基金績效也再被拖累下跌二∼三%不等。

即便是預期報酬普遍偏低的債市,一八年也黯淡收場,除了美債勉強收正之外,歐債、全球債乃至於新興市場債,幾乎無一倖免,其中,新興市場貨幣債券更因為美元走強,年度平均績效大跌逾六%,波動不亞於股市。

歸究一八年股債市的大跌,政策面的緊縮當是罪魁禍首。全球央行從量化寬鬆轉向量化緊縮,過去挹注在金融市場的龐大流動性逐漸退場,而美國聯準會縮表及連續性的升息,更逆轉過去過多的流動性帶來的高額資產報酬。

再者,美中貿易戰全面展開,產業斷鏈危機隱現,投資前景混沌不明下,更是讓全球市場遭受恐慌,以致全球股市出現無差別的股票拋售潮。



價值投資與分散策略並進



一八年的全球股債市落莫收場,對於一九年,在目前這個時點,無庸置疑的,投資人仍是戒慎恐懼的,趨避風險意識才剛啟動,短期內信心是不易回籠的,需要以時間換取空間。

機構法人指出,新的一年,「聯準會的政策本身就是一個風險」,值得密切關注。而以長期的投資觀點來看,短期的恐慌已創造投資機會,但在全球經濟成長確實有放緩的壓力下,價值陷阱及分散投資策略也可能因總體經濟的不如預期,而出現同時失效的情況,對於一九年,投資人仍應步步為營。

資產配置轉向與增加風險意識,幾乎是機構法人一九年一致的共識,富達投資即指出,市場高度波動下,傳統價值股往往是最大的受惠者,資金會從高成長的科技股轉向優質價值股,但即便如此,投資人也仍需小心價值陷阱,特別是金融股,而隨著成長股票估值下修、並變得更加合理後,若過度看空成長股的價值,也可能錯失投資機會。

美銀美林經理人最新的調查即顯示,機構法人傾向加碼現金、美元、防禦與價值特質兼備的健康醫療及金融股已一段時間,而工業、科技、能源等高波動的風險類股,則明顯被拋售,而之前被賣過頭的新興市場賣壓已明顯減輕,甚至開始出現資金回流加碼的情形,至於跌過頭的債券,也有避險買盤浮現,顯示市場在大幅度的調整之後,無差別的拋售情況可望不再。



留意過度修正的投資機會



駿利亨德森基金經理人Jonathan Coleman直言,從由上而下的總體經濟觀點來看,不否認美中貿易戰對全球經濟體將是一個不小的負面因素,同樣也不否認有演變成負面結果的可能性,但現在的股價,很有可能已過度反應景氣的衰退。

經理人指出,目前經濟的立足點比市場恐慌的狀況穩定許多,而市場無差別拋售的現象,也忽略了許多公司仍有一定的獲利持久性。

就以十二月跌幅最重的美國中小型工業類股來說,Jonathan Coleman直言,一季以前對這個族群最大的憂慮就是價格評價過高,但經過這一段期間的修正,現在這個族群已比過去一年半以來的任何時候,土壤來得更為「肥沃」,以長期的觀點來看,短期的恐慌將可創造長期的投資機會。

但對於受貿易戰影響重的美國工業類股來說,駿利美國股票基金經理人Marc Pinto不諱言地說,對於美中以牙還牙的報復性關稅,使其對一九年的投資會格外小心,相對於一八年,他在一九年將偏向防禦布局,並會有紀律地針對高Beta的工業類股降低持股比重,並增加防禦型、基本面強健的民生消費類股。

值得一提的是,以往,當股票等高風險性資產被拋售時,資金往往會轉往債券分散投資風險,但債券基金經理人表示,過去十年的資金熱潮不會無限期地延續下去,隨著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揚,部分資產將有回檔壓力,想要藉由債券和股票配置來分散投資風險的策略恐怕失效,甚至,一八年部分期間就出現風險性資產和美國公債齊跌的狀況,這個現象可能再重演,因此,對於一九年的債市投資,恐怕也不宜過度樂觀。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