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股進入壓力鍋年代, 川普火大開嗆為何事?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19期      出刊區間:2018/12/28~2019/01/03

美股技術型態對多頭不利,一九年面臨諸多風險壓力,以及市場流動性資金持續被抽走,就算趨勢沒走空頭,恐怕震盪幅度會更激烈。


美股在二○一八年十二月經歷一九三一年經濟大蕭條以來最慘的十二月表現,短線美股固然有跌深反彈的機會,卻得要面臨美中貿易戰攤牌、聯準會縮表政策、英國脫歐、歐洲政局變化和全球經濟成長趨緩,不禁讓人覺得美股的多頭是否還撐得住。○八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經濟景氣歷經將近十年的擴張是否因金融市場的震盪而可能改變趨勢,都是全球投資人在一九年要面臨的投資變數。

這輪美股的多頭趨勢到一九年三月剛好滿十年,這十年來道瓊工業指數最大漲幅有三.一倍,Nasdaq指數有五.四三倍,S&P 500指數有三.四一倍,羅素二○○○指數有四.一倍,費城半導體指數漲幅更高達六.七八倍。從美股大型指數的技術型態來看,十月以來美股的跌勢符合漲多後的修正。修正的理由不外乎,市場擔心美中貿易戰對景氣和企業獲利的影響、聯準會升息和縮表計畫持續進行、甚至一九年產業沒有新亮點都是美股下跌的理由。

費城半導體指數過去十年來漲幅很大,記憶體的景氣循環到一八年下半年達到景氣高峰,一九年景氣面臨修正,以至於費城半導體指數的高點在一八年三月中旬就出現,從高點以來的回檔修正二五%,比大型指數的震盪幅度都還大。



半導體類股是領先指標



至於全球半導體的景氣回檔期有多長,又和美中貿易戰、華為財務長孟晚舟事件和世界各國在5G的布局有關。

中國是全球最大半導體進口國,最近幾年中國進口半導體進口金額已超過二二○○億美元超過原油的進口金額。幾乎所有科技和電子產品都需要用到半導體零件,半導體等於是科技產業的原物料,對科技產業景氣變化有領先性。AI的運算也是透過繪圖晶片的高倍速運算(HCP)才能達成,透過AI的運算可和自駕車系統、雲端運算有關。這麼多產業都和半導體的應用有關,更能確立半導體在產業的領先性。十二月費城半導體指數下跌十四.六六%,如果半導體利空不跌,對科技股Nasdaq指數也有領先性意義。一九年半導體產業暫時不會有利多消息,何時能出現利空不跌現象,有可能是全球科技股反彈的關鍵。

觀察附表所列一九年美股面臨的投資風險情境,美中貿易戰、歐洲政治困局以及英國要如何脫歐等變數,幾乎都是負面表列居多。美中貿易戰部分,根據中國媒體引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十二月十八日在回答外國媒體有關於結構性改革的問題時指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當天上午的改革開放四○周年紀念大會上強調「不該改的都不會改」、「沒有人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換句話說,中國經濟體制的結構性改革被中共高層認為不能改。因此,美中貿易戰休兵期前夕,若沒有新的發展很可能是往負面的趨勢發展,屆時美股行情又將出現大震盪。

S&P 500指數從歷史高點回檔至今已將近十八%,一口氣回測二四○○點支撐。十二月間S&P 500指數下跌十二.四五%且回測三年線支撐,S&P 500指數短線在三年線位置有機會止跌反彈,一月份的美股有反彈的機會。從華爾街投資銀行對一九年S&P 500指數的目標價來看,有超過一半以上的投資銀行都看好S&P 500指數有機會挑戰三千點,意即一九年的S&P 500指數還有機會再創歷史新高(一八年創下的歷史高點在二九四○.九一點)。對華爾街投資銀行而言,他們屬於Buy Side,他們在一八年底時就對一九年的景氣有疑慮,絕對不會在年底預測指數行情時看得太偏向空方,一般投資人就可能不會買他們發行的基金。基本上投資銀行的指數預測不需要看得太認真,未來的投資還是得觀察重大事件對行情的影響。



企業盈餘年增率將大減



美股一八年十二月創下一九三一年來最慘澹的十二月份行情,是對先前多頭市場累積漲多回檔的修正。即使一八年的美股先經歷年初的大修正後還能在第二、三季再創歷史新高,第四季的修正行情形成美股在一八年的報酬率變成負報酬。經過修正後,縱使一九年的投資前景充滿變數,有可能讓美股先反彈。至於一九年的美股是否還能再創歷史新高價,關於這點我們是有疑慮的,美國企業盈餘年成長不再高成長,是主要因素。

從S&P 500指數企業盈餘年增率表現來看,一七年第四季的企業盈餘年增率超過十六%,一八年第一∼四季企業盈餘年增率連續三季都高達二四∼二五.八%。在基期墊高後,一八年第四季的企業盈餘年增率可能會下降到十三.六%。麻煩的是,華爾街市場對一九年企業盈餘年增率並不看好,前三季的成長率都下降到四.五∼五.八七%。一九年的美國企業盈餘年增率從一八年的兩位數成長掉到剩下個位數成長,原本就是美國企業在一八年獲利大成長後正常現象。一九年經濟景氣還有許多變數,且先前的減稅效應已發酵完畢,一九年川普在政策作多上難有新亮點,唯有努力降低美中貿易戰對經濟成長和企業獲利的衝擊。企業獲利的高成長力道下降,就容易造成股市行情的變化非常大。



市場流動性被抽走



當企業盈餘年成長率大幅下滑時,又碰上聯準會的縮表機制大量抽離市場的流動性,結果就造成美股的下跌行情。聯準會從一七年十月開始啟動縮機制開始從市場抽離流動性資金,一八年川普的減稅政策吸引企業海外資金回流,適時填補被聯準會抽走的流動性。即便如此,美股市場的流動性在第二、三季被聯準會抽走很多,當市場資金動能成長性不夠時,又碰到股價已漲在高檔時就容易下跌。

第四季美股的跌勢,與市場流動性不再寬鬆有關。根據聯準會最新資產負債表統計,一年來聯準會已從市場抽離四三一七億美元之多,這還不包括一九年至少還有兩次升息的緊縮銀根。從一八年十月起聯準會每個月抽走五百億美元資金,一九年僅有二、五、八、十一月等四個月聯準會還有到期再小部分買回,其餘的八個月都屬於流動性會遭抽離現象。就算一九年的美股沒有步入空頭趨勢,至少震盪幅度會比一八年還更大。

川普總統左右美股的趨勢很大。先前兩年的股市多頭是川普的減稅政策使然,但十二月美股下跌過程中川普卻也扮演一定程度的推手,先是對鮑威爾的貨幣政策指指點點,試圖要左右聯準會的貨幣政策,還傳出川普想撤換鮑威爾,內閣成員離職者越來越多,最近是國防部長馬蒂斯走人。川普本人或是內閣現在對美股幾乎都是負面訊息,不利市場的安定。一九年美股大震盪期間,若是川普或其閣員又出現暴衝現象,引發市場對川普政府的不信任,還有主流媒體對川普的敵意態度塑造川普負面形象,這些現象對美股是不安定的因子。若川普想在二○二○年連任成功,得要想辦法扭轉美股的頹勢。

美元指數已成為資金避風港,一九年的美元指數若維持多頭趨勢,代表美股和全球股市沒有行情,對新興市場股市和原物料價格也都不利。只有美元指數震盪走弱,對全球股市才有利。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