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走,茶涼?, 從裕隆集團談起
  •   
      
作者:黃啟乙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16期      出刊區間:2018/12/07~2018/12/13


人走,茶涼?嚴凱泰走了,裕隆(2201)股價反而走強!這是什麼道理?

應該可以這樣說,裕隆集團的發展過程就是台灣汽車產業發展史。

當年裕隆嚴家在上海經營紡織廠,一九四九年將紡織機移來台灣,成立台元紡織,截至目前為止,台元紡織仍是嚴家掌控裕隆集團的最大控股公司。

一開始切入汽車產業是為軍方所用,而後與日本的日產汽車合資成立裕隆汽車,而且由日產汽車導入技術以及生產的車型。

不過,日產汽車進入台灣市場之後,在產、銷上採取不同合作對象。

也就是說,裕隆負責汽車的製造,但銷售端則由張建安家族的國產汽車來銷售。在台灣市占率最大的電梯製造廠─永大(1507)與國產汽車的張家為親屬關係,而且相互投資彼此的事業。

裕隆集團一路的發展,一開始就是採產、銷分開的方式,裕隆所生產的汽車,由國產汽車來銷售;而後與日本三菱合作的中華汽車(2204),總代理則是匯豐汽車。



飛羚汽車失敗收場



這種產、銷合作的關係,一直到一九八六年裕隆決定推出自有品牌─飛羚汽車而告終。

據了解,當時裕隆汽車推出飛羚時,也希望由國產汽車來代理、銷售。但國產汽車並不願意,導致兩家公司分手。

於是裕隆決定自己建立銷售管道,但飛羚銷售情況並不佳,在一九八八年之後就停售了,裕隆回歸日產的生產體系,甚至由日產所導入的汽車,仍掛上裕隆的標誌,但自飛羚之後,裕隆所生產的汽車全面掛牌日產的標誌,這是裕隆最大的改變。

雖然嚴凱泰一再提到,要發展自有品牌,在生產飛羚汽車之前,所生產汽車並不是掛上日產的標誌,而是裕隆;從某一方面來看,其實就有朝自有品牌的道路在發展。

可以看到南韓,不論是現代或KIA汽車的發展過程和時間,與台灣非常類似,一開始的技術及產品也從日本引進,但韓國汽車始終掛上自己的標誌,但裕隆卻未能堅持下去。

就像大多數媒體所報導的「少主中興」,就是嚴凱泰引進的Cefiro,老實說就是日產的車系,也掛上日產的品牌標誌在台灣銷售。

進入二○○○年之後,因為中國汽車開始崛起,裕隆集團掌握了時機,在廣州成立了裕隆日產,與中國當地的廣州汽車合資生產日產汽車;而中華車也在福州成立轉投資車廠,後來更與賓士汽車合作。



裕隆一度受惠中國市場



所以在二○○○年網路泡沫化之後,中國經濟及車市進入高速成長期,所謂的「中概股」成為熱門標的,引領這股風潮的就是「中概F4」─裕隆、中華車、正新以及建大,成為股市漲升焦點。

而後,因為中國車市的迅速發展,為了中國市場大餅,裕隆又與日產切割;也就是說,日產將台灣的日產汽車銷售以及中國的投資,切割出來另一家公司─裕日車(2227),裕隆持股占四七.八三%,而日產持有四○%股權。而日產也因此退出裕隆,未持有任何股權。

此時,裕隆又成為以製造汽車為主的公司,不久之後馬英九政府上台,力推ECFA,與中國政府談判進出口關稅。

裕隆原本期待在ECFA的談判後,台灣汽車銷售中國可以取得零關稅,那麼裕隆就可以順勢成為兩岸汽車的「代工」業者。於是乎,裕隆積極與吉利汽車進行合作,甚至也曾在台灣引進吉利汽車的車種,進行製造及銷售。

在國際上,也積極尋找國際大車廠來台製造,由裕隆代工,再銷售中國。據傳,當時德國的福斯汽車對裕隆的提案非常有興趣。

但ECFA的談判結果,兩岸汽車的銷售並未取得零關稅,也導致裕隆的「代工」大夢,碎了!

到了○八年,剛好是金融海嘯前夕,裕隆推出「納智捷」計畫,準備再進軍自有品牌,雖然一度因金融海嘯而暫停,但之後,裕隆取得中國的車廠執照,與東風汽車在浙江華山,成立「東風納智捷」,企圖在兩岸打出新市場及格局。

一開始納智捷還有模有樣,但後繼乏力,在中國及台灣的銷售未見起色,導致年年虧損,成為裕隆最大的包袱,令裕隆股價不斷被拉低,中華汽車也同樣受到波及。



ECFA未能如裕隆所願



回頭再看一下裕隆的發展史,雖然一再企圖創造自有品牌,可惜未竟全功。如今,嚴凱泰走了,裕隆集團將何去何從?開始受到關注!

未來會有幾個可能,第一個,一再虧損的納智捷會不會再玩下去?

尤其看到東風汽車對於「東風納智捷」,基本上雖然沒有撤資,但幾乎已經退出經營了,只剩下裕隆在支撐,對未來的前景似乎沒有太樂觀。如果說,納智捷不玩了,對裕隆反而是利多。

第二,裕隆的車廠仍有一定規模,會不會有其他的車廠有興趣?也許可以觀察。

第三,裕隆有雄厚的資產,下一個階段是繼續開發或賣掉,也是在關注之中!

事實上,不論是裕隆或中華車,每股淨值都不低,如裕隆每股淨值為四五.七八元,而中華車每股淨值為三七.二元。

比較特別的是中華車,一直以來,中華車的技術、車種來自日本三菱,無奈多年來日本三菱一直處於劣勢,令中華車也有「無米之炊」之憾。



中華車逆境生存



但中華車有得利卡的貨車車系,是該公司賺錢主力,在市場上也有相當市占率,令中華車在過去三年,EPS都有兩元以上,分別是二.二九元、二.三元,以及去年的二.九七元;今年前三季EPS為二.一一元,維持兩元以上水準,而且近三年來,每年也有一.五元以上股息分派,分別是一.五元、一.六元,以及一.八元。如果今年中華車的EPS超過二.五元以上,明年股息也應該有一.五∼一.八元,而且股價長期在二○元下方,獲得一定支撐,若以股息殖利率的角度來看,中華車或許有些機會。

事實上,有不少個股回檔已好幾年,過去曾有一定基礎,也未曾出現虧損,每股淨值又高,而且股價又回到歷史低點時反而有機會。

以藍天(2362)當年曾因在中國轉投資的3C百腦匯,以及群光百貨為題材,令股價在二○一○年大漲到七六.五元;而後進入八年的回檔,甚至在今年十月創下二三.五元的八年低點。

但在股價跌入八年低點之後,藍天首度宣布買進一萬張的庫藏股,價位在二○∼三八元;並宣布將活化資產,處分東京、北京、哈爾濱、青島等地資產,如果順利,明年開始就會有獲利入帳。

重點來看,藍天每股淨值更高達六六.五一元,而前三季每股EPS就有二.○九元,現在正積極搶標台北雙子星的BOT案,市場評估,藍天得標的可能性相對較高。



新的題材持續上演中



故而,當藍天股價跌落八年的低點之後,開始出現作多的氛圍,也許是檔否極泰來的個股。

當然選後市場的氛圍、題材有所改變,曾提到的勤美(1532),在台中有金典飯店、全國飯店等綠園道的資產題材,再加上建案入帳,前三季EPS為三.五二元,市場預估全年有機會上看五∼六元,再配合線型的好轉,短、中線上亦可注意。

另外,位於高雄軟體園區的智崴(5263),已在高雄成立體感科技園區,並與漢來飯店進行策略聯盟,再加上台北信義計畫區的南山人壽大樓內南山廣場,也將設立智崴的體感遊樂區,在這一股潮流之下,也可注意。

尤其智崴的股價也歷經了長期的修正,技術上的底部也成形了,有利股價表現。

至於晶睿(3454),股價一度衝高至一一四元之後,也進入調整期,惟就營收來看,十一月份達到五.○二億元,為近十二個月以來的新高,預期美中貿易戰之下,明年之後,對晶睿將有更大的挹注,短線上股價進入調整,逢低可以注意。

而這幾期多次提到的勤誠(8210),股價攻過年線之後,出現不同的攻擊量,似乎也反應今年第四季的獲利可能不俗,可以持續追蹤。

而有5G題材的昇達科(3491),在股價一度攻抵八二元後進行整理,趨勢上仍是看多格局。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