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原物料行情留意翻轉拐點, 美元指數和國際局勢變化主導行情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14期      出刊區間:2018/11/23~2018/11/29

複雜的國際政治外交問題,主導國際油價的波動。近期美元指數下跌,和G20前貿易戰暫時不會惡化,有利國際原物料商品價格反彈。
國際油價的走勢已經摻雜複雜的國際政治外交變數,尤其是川普善變的性格,讓油價的多空走勢往往一夕變盤,連沙國也難以全盤掌握油價的趨勢。美中貿易戰衝擊全球經濟的預期心理,一度造成非鐵金屬價格下跌,現在應該要留意非鐵金屬價格是否有反彈的機會。貿易戰後續發展和美元指數的變化,都會影響油價和非鐵金屬價格走勢。

十月初,華盛頓郵報中東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進入沙國駐土耳其領事館後失蹤,國際媒體從十月中旬以後開始追蹤卡舒吉失蹤問題,後來發現卡舒吉在領事館內遭到從沙國派去的殺手滅口,甚至連屍體都被處理掉。在國際媒體調查後,主導這個事件背後的藏鏡人竟然是沙國王儲沙爾曼;引發美國和沙國間的外交關係出現變化。當時國際油價在四年高檔震盪,這個事件引發國際油價的殺盤。市場臆測,應該是美國不滿沙國的做法,透過讓國際油價的下跌教訓沙國當權者。



美沙關係主導油價走勢



美國在十一月五日正式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包括伊朗原油的禁止出口在內。當時市場普遍認為,伊朗的原油出口會因為經濟制裁將從制裁前每日原油出口三五○萬桶降到二○○萬桶。當時產油國普遍預期在被美國經濟制裁後,伊朗原油會大量在市場消失。為了填補這個市場供需缺口,前兩大產油國的沙國和俄羅斯在十月份增產原油。其中,沙國每日產能從九月一○五三萬桶增加到一○六三萬桶,明顯違背OPEC先前的減產協議。

就在美國準備要向伊朗實施經濟制裁的前三天,美國突然宣布有八個國家可以豁免半年,包括中國、台灣、印度、南韓、日本、希臘、義大利和土耳其等八國,一大半都是伊朗在亞洲的重要客戶。美國政府這一招馬上造成原本市場預期原油供給將因為伊朗被制裁出現供需失衡現象,變成供給過剩,因為沙國和俄羅斯已經先行增產,造成後來國際油價連續大跌,累積連跌十二個交易日共下跌十七.六%,是有史以來最長的連續下跌紀錄。



原油期貨出現正價差



經過這波下跌,十月初才創下四年新高的國際油價馬上陷入技術型空頭市場。油價下跌衝擊沙國和俄羅斯的原油收益,美沙的外交關係也可能因為這個事件出現變化。從美國角度來看,修理沙國殺害記者卡舒吉。沙國經過這事件後,未來將會減產原油生產,也可能會在十二月初的OPEC產油國會議中主導減產,挽救油價的跌勢。原油市場人士認為,原油每日產能至少要下修一百萬桶,才有可能讓供需恢復平衡。

十月上旬國際油價處於高檔時,不論是西德州原油期貨還是布蘭特原油期貨,都呈現原油各期期貨逆價差現象(遠期合約期貨價格低於近期合約期貨);經過這輪油價下跌後,我們發現原油各期期貨呈現正價差現象(遠期合約期貨價格高於近期合約期貨),可望讓國際油價至少有機會出現一波反彈。從技術型態來看,這輪油價已經回到一年前的價格,已達到合理的修正幅度。在十二月三日的下次產油國部長級會議前夕,只要全球金融市場沒有新變數情況下,以西德州原油為例,可望介於五五∼六五美元間震盪。我們也認為下次產油國縱使未達成減產協議,至少沙國和俄羅斯也會減少原油生產回到九月時的產能,利用時間讓市場消化原油庫存。

美元指數如果適度下跌,將更有利於油價和其他非鐵金屬價格的表現。近期美元指數從九七.六九點下跌到九六.二四點,美元指數回檔是因為歐元匯率反彈,修正先前過度的貶值幅度,以及近期美國各期公債殖利率明顯回檔,都是美元指數下跌的理由。今年的原物料行情中除了油價在十月創新高下跌外,大部分非鐵金屬價格都在上半年見到高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川普掀起貿易戰,雖然美國已經和墨西哥、加拿大達成新的貿易架構協商,也和歐盟達成貿易妥協。美國和中國間的貿易戰從六月中旬開始發酵,兩國的貿易戰越打越激烈,加上美元指數轉強,造成非鐵金屬價格全面下跌。

國際貨幣基金(IMF)在十月份發表對全球經濟成長前景預估時,也擔心貿易戰可能衝擊未來全球經濟成長。從IMF公布的全球經濟體成長率來看,以美國年經濟成長率的二.九%表現最好,歐元區今年只有二%的經濟成長率,英國受到脫歐效應更只有一.四%的經濟成長率。



貿易戰影響非鐵金屬表現



歐元區最大兩個經濟體─德國和法國,預估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各僅一.九%和一.六%,都低於歐元區的表現,第三大經濟體的義大利更只有一.二%。歐元區前三大經濟體的經濟成長率表現都不理想,是四月以來歐元兌換美元匯率貶值的理由。中國是全球最大新興市場,IMF估今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僅有六.六%,比去年的六.九%差,更預估明年中國的經濟成長率僅剩下六.二%。顯然IMF認為,貿易戰一直打下去對中國經濟將造成傷害。

全球經濟成長前景不佳,國際銅價受到的波動最為敏感。因為銅在全球經濟體系中是使用最廣泛的非鐵金屬,在製造業和電子業都會被廣泛地使用到,所以國際銅價的表現最能當作是全球經濟成長的溫度計。今年國際銅價高點就在六月初的每公噸七三四八美元,美中貿易戰開打後,國際銅價兩個月內就跌到每公噸五七七三美元,過去三個月國際銅價處於震盪打底現象。

影響國際銅價的變數就是美元指數的變化以及月底川習會是否能達成協議。近期美元指數下跌有利於國際銅價的反彈行情,川習會議前夕,市場氣氛至少不會太差,將有利於銅價和其他非鐵金屬價格的反彈行情,暫時維持在每公噸六○○○∼六五○○美元間震盪。川習會後美中兩國如能達成協議,銅價才有可能站上六五○○美元。相反地,假如兩國沒能達成協議,銅價就可能回測六千美元支撐。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