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握美股十月股災關鍵因素, 利空因素測試市場對多頭的信心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10期      出刊區間:2018/10/26~2018/11/01

美債殖利率不斷往上走、美中貿易戰、科技股的平均股息殖利率較低以及中國股市創四年新低…,十月股災的成因曝光。
美股是全球股市的火車頭,雖然今年美股的創新高行情中,歐股和新興市場股市並沒有跟上美股的腳步呈現多頭走勢,一旦美股多頭有任何閃失,先前弱勢的市場反而會進一步會被美股拖累。對歐股和新興市場的股匯市而言,現階段美股多頭如果不能力挽狂瀾,恐將對歐股和新興市場股市造成進一步的傷害。

這次十月的美國股災基本上和今年一月底到二月中旬股災的成因背景類似,都是和美債殖利率上揚有密切的關連。但十月股災的成因又比年初那波股災更複雜些,還要加上美中貿易戰的因素。貿易戰這個因素,肯定會成為明年美國經濟成長的變數。先前華爾街市場不太認為貿易戰會對美國經濟造成衝擊,以至於略有輕忽這個因素,如今市場回過頭來反應這個變數,形成近期美股的劇烈波動。

中國股市一度創下四年新低,加上股價型態處於高檔的美股震盪更形劇烈,以及美債殖利率上揚壓力下,科技股股息殖利率太低,形成股價有被高估的現象,這些都是十月美股波動劇烈的幾個面向。這次VIX恐慌指數最高創下二八.八四點,雖然略低於二月那波股災所創下五○.三點,卻比二○一六年六月底英國脫歐公投創下的二六.七二點高,至今VIX恐慌指數持續在二○點上下震盪,暫時還沒回到十五點以下,是美股震盪現象遲遲無法平息的原因。



美股三大指數力守年線



從美股三大指數的技術型態來看,今年以來美股分別在二、四、五月和六月底回檔,大致上都能守住年線(二○○日均線)支撐,即使短線跌破年線都能在短期間內重回年線以上。十月這次美股回檔跌破年線,股價在年線附近震盪,但從最近五個交易日走勢來看,黑K線多於紅K線,股價遲遲無法克服上檔壓力區,這次美股回檔的整理時間可能要到接近月底才可能有比較明顯的反彈行情。

首先,美債殖利率不斷上揚形成對美股多頭的壓力,聯準會升息是主因。到九月為止,聯準會已經將聯邦資金利率調高到二∼二.五%間,預期年底前還將升息一碼達到二.二五∼二.五%間。從九月份聯準會官員的點陣圖推測,明年將升息三次,二○二○年上半年至少再升息一次。聯準會的升息效應下,兩年期美債殖利率已經上揚到二.九○六%創下十年新高,十年期美債殖利率維持在三.二%的七年高點附近震盪。

經過聯準會這次升息後,美國四年期(含)以上的公債殖利率全站上三%,三○年期公債殖利率也達到三.四%創四年新高。令市場比較擔心的是,美股在十、十一日大跌期間,美國財政部標售的十年債公債得標利率為三.二五五%、創二○一一年五月以來最高得標利率。這個得標利率向市場宣告未來的這個利率一定會看得到,引發市場的恐慌。這次十年期美債殖利率最高利率在三.二三四%,即使近期沒有再看到更高的殖利率水準,只要聯準會維持升息和縮表,未來更高的殖利率水準是可以預見的。



美債殖利率還沒看到頂點



對聯準會官員來說,當前美國經濟穩定擴張表現不錯,逐步調高利率反應美國經濟成長的事實,盡早讓聯邦資金利率回到中性利率水準。聯準會主席鮑威爾也在九月份FOMC升息後的記者會中表示,當前美國經濟穩定擴張是以前從沒看過的榮景,遇見這次美國景氣擴張至少會到二○二○年。二○○○年以來,這次是聯準會第三次升息循環。

聯準會先前兩次的升息循環中,二○○○年一月間十年期美債殖利率最高來到六.七六五%,當年升息水準最高達到六.五%。第二次升息循環中,十年期美債殖利率在二○○七年六月間達到五.二九五%,當年最高升息幅度達到五.二五%。由前兩次的升息循環推測,假如這次最高升息幅度達到三.二五∼三.五%,推測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最高可能會落在三.五%上下各一碼。

對大型投資機構(壽險和債券基金)或是大部位資金的投資人,當十年期美債殖利率達到三.二五%或更高時,對他們有很大的吸引力,大部位資金放在無風險的十年期美債中每年享有這麼高的利息水準是相當不錯的報酬,十年到期還都還本。所以我們推測,升息環境下除非有市場未預期到的意外因素,美債殖利率應該下不來,一旦殖利率往上走就會有大部位資金進來買美債,短期內殖利率就維持在這個水準上下震盪,不容易往上飆升,將有利於金融市場的穩定。



高息利股成避風港



第二,隨著十年期美債殖利率上揚到三.二%上下,美國科技股的股息殖利率偏低,就被市場認定科技股的股價估值過高,成為十月間美股下跌過程中跌幅較大的族群。經過十月以來的跌勢,目前道瓊工業指數平均殖利率在二.一九%、S&P 500指數殖利率為一.九一%、Nasdaq指數殖利率為一.○五%、羅素二○○○指數殖利率為一.四八%。再從附表的美國大型企業股息殖利率排行中,以AT&T、Verizon電訊、菲里摩斯菸草和石油相關股的股息殖利率在三.八%以上,是美股大震盪期間市場資金的避風港。

科技股的股息殖利率最高竟然是IBM,最近兩年來IBM業績衰退連長期投資的巴菲特都感到失望而在去年出清持股,IBM目前的股息殖利率竟然高達四.八%,不輸給電信和石油股。IBM股息殖利率能如此高當然和股價下跌有關,今年來IBM股價下跌超過十五%,業績如能恢復成長,這麼高的股息殖利率也可能暗示IBM的長期投資價值逐漸浮現。

今年大部分時間引領Nasdaq指數創新高的FAAMG五大科技股,以微軟的股息殖利率一.七%是最高的,蘋果股息殖利率一.三%次之,其他亞馬遜、Alphabet(Google母公司)和臉書都沒有配發股息。這就是華爾街市場認為美債殖利率攀升下,科技股的股息殖利率明顯偏低的現象。

不過,半導體族群中,高通的股息殖利率有三.八%、德州儀器和博通的股息殖利率也有三.一%、英特爾股息殖利率二.七%,這樣的股息殖利率水準都還不算低,未來承接半導體股中這幾檔指標股有可能是資金青睞的標的。

對美股短線較不利的是,二十二日當科技股反彈過程中,基本面最好的銀行股居然補跌,拖累道瓊工業指數下跌超過百點。美國銀行股的財報大部分都已經發布而且業績表現超過市場預期,目前又是升息循環以及美國經濟穩定擴張階段,銀行業的業績展望都不差。從殖利率的觀點來看,大型銀行股的股息殖利率不差,像富國銀行股息殖利率有三.三%、JP摩根大通銀行有三%、花旗銀行和摩根士丹證券都有二.七%。美股震盪期間假如銀行股沒有發揮撐盤角色,就可能代表美股的修正還沒有完成。

第三,美中貿易戰帶給全球經濟很大變數,國際貨幣基金(IMF)十月初下修今、明兩年全球經濟長率為三.七%,和七月初的預估相比都下修○.二%。IMF對今年美國經濟成長率預測為二.七%,對明年經濟成長預估下修○.二%成為二.五%。IMF對中國今年經濟成長率為六.六%,明年也下調○.二%,成為六.二%。道瓊成分股的開拓重工和3M財報內容因為貿易戰因素導致原物料成本上揚,顯然貿易戰對企業獲利的負面效應浮現。

對金融市場潛在的風險是,美國現在對中國的兩千億美元進口商品先課稅十%,明年起調高到二五%。令市場擔心的是,美國財政部有可能修改匯率操縱國的標準,或許明年四月中旬的匯率操縱國名單中,中國可能被列入外匯操縱國名單。

如果成真,美中兩國的貿易戰將擴大為匯率戰,對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絕對是負面因素。還有美國可能退出中程核武條約(INF),表明是衝著中國而來,俄羅斯又不甘寂寞地表示,若美國退出INF,俄羅斯會奉陪到底,如此下來又可能擴大到地緣政治戰爭。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