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ay油價轉折日在這天…, 美經濟制裁伊朗 油價將見高點?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08期      出刊區間:2018/10/12~2018/10/18

美國第二波經濟制裁伊朗及十二月OPEC會議,可能主導國際油價發展,若OPEC不再減產,就要留意油價是否利多出盡。


美國即將在十一月起對伊朗實施第二波經濟制裁,凡是向伊朗購油的企業都會遭到美國制裁。由於伊朗是全球第四大產油國,每日出口三三六萬桶原油,需求國擔心美國報復、減少向伊朗購油改向其他產油國買油,帶動國際油價創下四年新高。



美沙兩國拉抬國際油價



這波油價會漲到甚麼時候,需要留意美國第二波對伊朗經濟制裁是在十一月五日,下次OPEC產油國將在十二月三日開會,這兩個日期有可能是原油的轉折點。另外,布蘭特原油和西德州原油的價差逼近十美元,創下二○一三年二月八日以來的最大價差。

川普在二○一六年十一月當選美國總統後,落實增加美國工人就業機會,全力扶植美國能源產業,許多閒置頁岩油產能全都恢復生產,帶動美國頁岩油產業蓬勃發展,加上美國國會在二○一五年十二月份決議可以釋出戰備儲油。這些政策讓美國成為這波油價上漲的主要受益者。透過政經施壓,亞洲主要原油進口國的中國、日本、南韓、台灣和印度開始向美國採購原油,尤其是中國是全球最大原油輸入國,在平衡美中貿易考量下大幅增加對美國採購原油。根據美國能源局(EIA)統計,從一七年九月至今,美國原油每日輸出只有一個月沒有超過一百萬桶。截至九月二十一日當周,美國原油每日輸出二六四萬桶,已經是全球第七大原油輸出國。

這波油價上漲的另一個拉抬者就是沙烏地阿拉伯。沙國王儲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去年六月間發動政變排除可能會威脅到他未來成為沙國國王的障礙後,為了得到民心而致力於多項改革。前幾年國際油價處於低檔時衝擊沙國經濟很大,年輕人失業率高達四成。沙爾曼很清楚,為鞏固權力唯有得到年輕人支持,讓社會更多元化和開放,邀請Google、微軟等美國科技大廠到沙國投資,可增加年輕人就業機會,還能降低沙國經濟對原油的依賴。

從一五年開始沙國出兵干預葉門內戰,因為葉門叛軍勢力範圍一度逼近亞丁灣,對沙國造成威脅,沙國擔心叛軍威脅沙國邊界,聯合波灣各國出兵支持葉門政府軍。實際上,葉門叛軍是由伊朗在背後支持,沙國和伊朗是宿敵所以支持葉門政府軍對抗叛軍。這幾年,沙國干預葉門內戰耗掉很多資金,造成外匯存底大減。不論是為了籌措軍費還是經濟改革都需要龐大資金,都讓沙國把矛頭對準油價,拉高油價就能讓外匯收入大增。原本沙國要把國營事業沙美石油(Saudi Aramco)對外釋股五%股權,希望能籌到二兆美元資金,但可能是沙國難以搞定美國、英國和中國等勢力,無法決定沙美石油到底要在紐約、倫敦還是香港掛牌上市,迫使沙國決定暫時不讓沙美石油IPO。少了沙美石油釋股資金挹注,沙國短期內財政更要仰賴高油價才能增加國庫收入。沙國在OPEC有絕對的主導權,透過OPEC從一六年五月開始減產運作,成功地把國際油價拉抬到四年來高點。



美國的一石兩鳥策略



五月份以來國際油價的創新高行情都和美國政策有關。五月八日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帶動國際油價在七月初創下波段新高。創新高回檔後,川普在八月七日簽署行政命令,將從十一月五日起對伊朗進行第二波經濟制裁,就是要禁止伊朗原油出口。伊朗是全球第四大原油輸出國,每日輸出三三六萬桶原油,包括中國、南韓和印度都是伊朗的客戶。自從川普簽署行政命令以來,美國透過政治和經濟手段逼迫盟友在十一月份以後不要向伊朗購油,原油進口國若有需要可以購買美國原油。

美國上一次制裁伊朗是在二○一二∼一五年期間,造成伊朗每日原油輸出萎縮到二四○萬桶。後來在歐巴馬總統時期美國和伊朗達成核協議,美國解除對伊朗的石油出口禁令,才讓伊朗的原油輸出一度突破四百萬桶。至於這次美國恢復對伊朗經濟制裁,恐對伊朗經濟造成另一波重挫。根據外電報導,在美國的壓力下,南韓和印度已經宣布從十一月份起不再從伊朗進口石油,甚至於連中國的原油進口企業也都會大幅減少從伊朗進口原油。



兩報價差距創五年新高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透過經濟制裁達到讓伊朗經濟崩潰的目的,逼迫伊朗在核武協議上達到美國的要求。再者,當前美國原油輸出量是前一次制裁伊朗時的二∼五倍的輸出量,美國原油商利用這次機會來擴大在亞洲原油市場的市占率,是一舉兩得的策略。另外,美國西德州原油品質在含硫量比中東原油(沙國和伊朗)低,且API比重較中東原油高,代表石油的密度越高,是屬於較好品質的原油,較好原油品質特性可提高美國原油在全球原油市場的市占率。就原油品質來分類,西德州原油優於布蘭特原油和從中東出口的杜拜原油。

既然西德州原油品質較好,但為何和布蘭特原油的價差已達到將近十美元的五年新高?主要在於美國石油產地都在內陸地區,尤其是這幾年新開採出來的頁岩油九成以上都處於偏僻的內陸,但美國的煉油廠都在墨西哥灣沿岸的德州海岸地區。從原油產地運到煉油廠增加運輸成本且還有輸油管碰到瓶頸問題,即使這幾年從原油產地到煉油廠間增加輸油管線和鐵路運輸,但輸油瓶頸的問題依然存在,形成西德州原油報價從二○一○年以來都低於布蘭特原油的市場因素。 對美國原油出口商來說,西德州原油報價低於布蘭特原油有利於美國原油搶攻各地原油市場。過去美國原油主要出口到歐洲市場,隨著頁岩油大量開採出來,美國原油商過去一年來搶攻亞洲客戶。對川普來說,原油賣得越多,可以降低美國的貿易逆差,有利於減少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這也是川普上台以來的一貫政策。

油價上漲、美國增加原油輸出可提高美國的原油收益,若油價漲得太高同樣也會對美國和全球各地帶來通膨風險。最近原油市場傳出川普打電話給沙國王儲沙爾曼,要求沙國不要再拉抬油價,就是基於這個理由。從市場基本面來看,美國第二波經濟制裁伊朗在即,短期內要油價下跌應該有一定程度的困難,最好的情況就是為在目前的價格上下波動機率高。



原油期貨處於逆價差



至於這波油價要漲到甚麼時候?這波油價高點能出現在第四季。有兩個日期可能是轉折關鍵,第一就是十一月五日的美國啟動對伊朗第二波經濟制裁;第二則是在十二月三日的OPEC產油國會議。或許這波油價的高點可能落在這兩個日期之間。從期貨市場的市場報價來看,不論是西德州原油還是布蘭特原油期貨,十一月期的報價高於十二月,而十二月期又高於明年的各期報價。短期合約報價高於遠期合約報價的逆價差,這情況已維持一段期間。所以我們認為十一月到十二月上旬有可能是這波油價的高點。

從原油供應商的角度來看,當原油期貨市場處於逆價差時,供應商會急於把手中的庫存趕快拿到市場來賣,因為擔心遠期油價會賣不到好價錢。所以當美國啟動對伊朗第二波經濟制裁後,要密切留意現在原油市場的逆價差是否還持續存在,而十二月初OPEC會議結論是否要增產原油抑制價格則是重要的變數。只要產油國不要宣布減產原油,屆時國際油價下跌的機率會比較高。

再從西德州原油期貨的多空單趨勢來看,投機性空單在五月中旬創新高後逐步回檔,尤其是在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後空單已經逐步減少,期貨空單的回補買盤對這波油價的漲勢帶來支撐作用。投機性多單部位也從四月初以來逐步減少並出現獲利了結現象。若原油期貨市場的多空對峙力道下降,也可能會形成未來原油價格的下跌趨勢。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