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強勢美元讓老美充實銀彈, 美元強勢?弱勢?川普說的算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2001期      出刊區間:2018/08/24~2018/08/30

川普透過減稅引導資金回流美元部位,美國經濟強勁成長和美股創新高,造就美元指數的漲勢;美元強勢下,使美國在貿易戰中取得優勢地位。
美元強勢對美國經濟好?還是弱勢美元對美國經濟好?這是沒有一定的公式可循,完全要看當時美國經濟的表現而定。上季美國GDP年增率高達四.一%創下二○一四年第二季以來的單季最佳表現。以當前的經濟情況,強勢美元對美國經濟比較有利,更是美國打貿易戰的最佳本錢。

一九九○年代以後的歷任美國總統都一直強調強勢美元符合美國的利益,直到今年初美國財長梅努欽(Steven Munchin)不介意「弱美元」的言論,引發市場的軒然大波,隔天川普、梅努欽紛紛出面消毒,這是有史以來美國高官支持美元貶值的論調。一九九○年代美國經濟強勢,強勢美元有利當時美國科技股發展。如果讀者還有印象,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和隔年的俄羅斯盧布風暴,引發美國長期資本投資公司(LTCM)破產,當時聯準會主席葛林斯班在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連續降息三次,擴大美國的消費能力和經濟成長動能,不但挽救當時的美國經濟,也化解亞洲金融風暴對亞洲經濟的問題。這個階段,強勢美元是無庸置疑的。



美元影響全球經濟很大



二○○二年以後,以「金磚四國」為首的新興市場經濟崛起,當時的美元指數從一二○點起跌,跌到○八年三月的七○.六九八點的歷史新低。後來發生金融海嘯,聯準會不但把利率降到接近零利率水準,還率先實施QE政策,這段期間美元指數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八○點上下震盪。就算是美元指數在歷史低檔附近擺盪,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還是把強勢美元掛在嘴巴上。

一四年下半年當時的美國經濟表現比歐元區、英國和日本好,此時的美元指數終於站上九○點,一五年十二月聯準會首度宣布升息,美元指數逐步轉強,川普選上美國總統時強調「美國優先」的政策,又讓美元指數反彈到一○三點。即使去年美元指數從年初跌到今年第一季才止跌,隨著美國海外企業利用這次減稅特赦機會把資金從海外市場回流美元部位後,美元指數轉強,造成新興市場貨幣的貶值壓力。

以「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今年一月下旬美國財長努欽那席不介意弱美元的說法,剛好讓美元指數確立底部型態。在第二季美國GDP發布後,川普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再度強調強勢美元有利當前美國經濟,也是他執政成功的證明。推敲川普強勢美元說的經濟情勢,除了當前美國經濟創下一四年第二季以後的最佳表現外,若美元強勢可以降低美國進口商品價格,減少輸入型通膨風險。

今年國際油價表現強勢,高油價的壓力籠罩全球經濟,至少西德州原油維持在每桶六五美元上下,這也是一四年下半年以來的高檔。油價上漲會帶動物價走揚,這在美國也是如此,此時有強勢美元撐著,至少不會造成美國進口物價上漲,讓美國經濟維持溫和通膨的現象。以三∼七月間美國通膨數據來看,整體CPI指數年增率已經在六、七月間上揚到二.九%,扣除食物和能源以外的核心CPI指數年增率則上揚到二.四%。七月份核心CPI指數是○八年十二月以來的高點。美國的CPI年增率已上揚,我們臆測九月份聯準會升息的機率應該沒有太大的懸念,並會在十二月份再升息一碼。



美股強勢表態



美中貿易戰已從七月六日正式開打,美國會在八月二十三日實施第二階段對中國進口商品一六○億美元課徵二五%關稅。對照美中兩國股匯市在貿易戰中的表現,美股維持創新高格局,尤其是以科技股為主的Nasdaq指數,資本市值超過一兆美元的蘋果股價至今維持創新高格局,接下來極有可能是亞馬遜的資本市值也會超越一兆美元。科技產業中,只有半導體類股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以及半導體製造業資本支出減緩的緣故,股價表現較為弱勢。藍籌股中,道瓊工業指數維持高檔區間震盪、S&P 500指數受到近期美國零售股表現不錯的帶動,出現震盪走高即將挑戰一月底歷史高點的機會。在美國內需經濟表現不錯下,最近一個月美國銀行股有轉強的跡象。

相較於美股的強勢走勢,中國股市表現弱勢,上證指數、深證指數和滬深三○○指數目前還是處於下跌型態,其中上證指數和深證指數都創下一五年年初以來的低點,滬深三○○指數表現稍好些,但也是去年一月份以來的新低。雖然八月下旬美中兩國將有副部長層級的貿易對話,雙方希望能化解貿易戰問題,但美國強烈要求中國遵守WTO自由貿易精神,強烈要求中國官方不要過度干預產業發展和尊重智慧財產權的問題。美中雙方歧見仍深,這次副部長層級的貿易會談能否達成協議,我們推測可能性不高。美中貿易度對話前夕,川普對外透露中國方面很想對話,只是無法給予美國一個可接受的協議,在美國獲得一個公平內容之前,美國不會輕易妥協。



打貿易戰占優勢



六月中旬美國正式宣布要對中國課徵高關稅後,為了緩和高關稅對中國進口商品的競爭力,中國人行放任讓人民幣貶值,至今已貶值五.七五%。但美國也發現中國的招數,最近透過管道要求中國不要干預人民幣貶值,要求人民幣升值到今年三、四月間的匯率水準後,美方才願意和中方重新啟動貿易談判,即將上演的這場副部長層級的貿易對話,美方在匯率方面將進一步施壓中國。

美中貿易戰開打至今,強勢美元給予川普在和中國打貿易戰最大的支撐。除了打中國外,還能收拾土耳其和俄羅斯,透過強勢美元的壓力以及給予土耳其的經濟制裁,土耳其的經濟快要面臨崩潰,最近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要求土耳其國民抵制iPhone,卻無法傷害到美國經濟和蘋果的股價。最近土耳其和美國歧見很深,除非艾爾多安下台,否則美國不會對土耳其的經濟制裁鬆手,土耳其里拉後續仍有貶值壓力。

土耳其若發生金融風暴,僅會侷限在小範圍內,法國、義大利和西班牙銀行業對土耳其的曝險較高,土耳其金融風暴會衝擊到部分歐洲銀行業的體質。對美國而言,這又可以壓制歐元區的氣焰,形成歐元匯率貶值。雖然說川普有瘋子不受控制的性格,但不可否認地,這位瘋子總統除了讓當前美國經濟表現不錯外,對外的幾場貿易戰招招都讓對手中傷,而美國經濟反而沒有受到太明顯的衝擊。強勢美元氣氛下,又碰上美中貿易戰,保守資金流向中長期美債避險,最近十年期美債殖利率跌到二.八六一%,三○年期公債殖利率跌到三.○二%,美債殖利率下跌代表價格上漲,又鼓舞美元的強勢表現。就當前的局勢看來,強勢美元對美國當前的局勢非常有利。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