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募資三要素…政策、技術、進度, 生技展系列報導3〉〉生技的資金募集
  •   
      
作者:徐玉君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98期      出刊區間:2018/08/03~2018/08/09


生技醫藥股在歷經二年半的回檔之後,投資秩序重回正軌,股價跌到這裡,投資人該如何選擇標的?今年的「亞洲生技商機論壇」特別以《生技新創公司的資金募集》為題,進行了一場相當具有參考性的座談,投資人可從國際資金,不管是創投或私募資金的投資思維中,套用在搜尋投資標的方向上。



生技投資還需更正調整



先從台灣的資本市場談起,這些參與論壇的國際投資機構與談人,對於台灣的生技投資特別有感,認為企業端不宜把公司價值做太多的表述,而在投資端,尤其是投資人在評價生技股時,永遠有一邊把價值訂得太高、另一邊又把價值訂得太低,或者完全不參與生技投資,這是相當奇特的現象,特別是投資方相當容易對標的價值有自己的先見、都自行先下結論,而非一邊投資,一邊評估,再進行加、減碼的動作;所以認為台灣的生技投資還需要持續更正、調整。與談人一致認為,投資應該將焦點放在具體且明確的進展上,如申請臨床的進度、藥證申請的進度等等。

回到基本面來看,以台灣目前的生技醫藥股來看,除了生技的本夢比外,其他有獲利的生醫股本益比也不會比國際市場低,換句話說,台灣的投資人對於生技醫療產業給予了相對較高的價值評斷,也可以說是投資在資本市場中的錢很多,資本市場上提供投資的企業也很多,如果投資人投資的企業是一家普通的、或價值虛報的公司,時間久了一定會看到失敗,投資人失望就不會想回來投資,這對生技投資不是個好現象。

再者是,台灣的生技新藥在IPO的時候,即便尚未有藥證、尚未有營利,卻常常會將承銷價格訂得太高,大家都知道生技新藥研發,不是喊喊就會成功,需要一步一腳印的驗證與臨床,每個進度有每個進度的評價模式,需要龐大的資金、優秀人才以及長時間的等待,所以對於資金的提供者也應該是棒棒相接、且更多元。

既然資金的募集需要棒棒相接,而台灣的生技股評價幾乎比美國還要高,如果希望國際私募資金來台灣投資,勢必也會遭受跨國市場的比較,如果台灣沒有比較便宜,國際市場資金為何一定要選你?連台灣的生技投資資金都不了了之,既然政策積極扶植台灣生技產業,就更應該設立本土化的私募股權資金,除了支持本土生技產業,也可以投資國際市場中的新興之秀,相互學習、求進步。

而私募股權資金對什麼樣的生技醫藥投資感興趣?監管變革、個人化醫療、數位化醫療變革、亞馬遜布局醫療產業等驅動醫療保健市場的趨勢最有投資興趣,論壇中也提及近年全球生技產業的投資趨勢(詳見圖表),大型製藥公司對授權都非常有興趣,特別是早期的研發,如臨床前的探索或臨床初期,透過全球視野對台灣生醫企業的募資提供建言,當中影響生技產業取得融資條件的四大關鍵因素,分別是:IPO、公開市場股價表現、併購,以及新藥上市申請與各期階段的臨床試驗結果。



研發實力吸引國際目光



其實台灣有很好的轉譯技術與研發能力,也有很好的育成中心架構,早期階段其實都能獲得創投資金的挹注,給予良好的發展溫床,不過,在資本融資環境上(如上述)仍有挑戰待克服,尤其是企業要落實執行力,要更專注、想成功的動力要更強,並且提升速度與效率;再者,政府與學界需提供更多的實質支持,設法讓環境成為助力而非阻力。

此外,由於國際資金尋找的投資標的,一般會鎖定在二○○○∼二五○○萬美元,但是台灣的生技製藥業很多是家族企業,持有很高的股份,規模都比較小,這是台灣的生技產業文化,如果沒有足夠的規模,很容易就會失去機會。尤其,當中國醫藥市場從二○一六年的第二大晉升為第一大之後,成為全球投資資金不可忽視的巨大市場,主要原因包括:中國新癌症的發生率比美國高出三倍,中產階段的數量已經超過美國,這些人願意增加自負額,正是推升中國醫藥市場成長的關鍵動能。加上中國政府傾政策全力扶植本土醫藥產業,一七年法規大幅鬆綁或放寬,基礎環境有利生技產業發展,當年度中國CFDA核准三五個新藥上市,創歷史之最,未來將成為國際資金駐足的焦點。

除了企業募資的方式以及了解全球資金的投資趨勢外,企業界也對於這些資金的退場機制提問相當踴躍,有進、必定有出,萬般投資都為「獲利」;做為早期投資人,會在研發進度中的「轉折點」退場,至於這個轉折時間點會落在何時,與談人一致認為很難有明確點,因為投資是根據數據在走,進度、數據、結果都是評比的依據,每個個案各有不同,不過提出了一個觀點,就是「當你有機會把牌打出去的時候,就打吧!」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