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興市場股匯風雨欲來, 外資抽離新興市場資金 回歸美元部位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95期      出刊區間:2018/07/13~2018/07/19

巴西股匯市面臨轉折,十月的大選氣氛若遭激化,不利股市行情;美中貿易戰的發展,不但影響中國股匯市表現,對亞洲新興市場也有重大的影響性。
全球新興市場在二○一八年的行情中,面臨美元指數轉強,外資陸續將資金匯回美元部位,引發新興市場股匯市的震盪。再者,新興市場國家面臨選舉,激烈的選情激化候選人和社會的對立,對新興市場的行情也是不利。美中貿易戰,拖累中國股市表現和人民幣匯價表現,這部分恐加速外資把亞洲新興市場資金抽離回美元部位,不利亞洲新興市場股匯市表現。

川普減稅政策吸引美國企業資金回流美元部位,而聯準會今年升息四次的機率高,擴大美國公債和各國主要國家公債殖利率的利差,激勵美元指數從四月中旬起觸底上漲,到截稿為止,美元指數這波已經上漲四.九四%。近期美元指數最高反彈到九五.五三一點,創下去年十一月中旬以來的新高。美元指數轉強是拖累新興市場股匯市的重要因素。



拉美貨幣貶值壓力仍大



阿根廷披索今年來重貶超過二○%並創下歷史新低。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在一五年十二月上台後取消外匯管制引發阿根廷披索重貶,但他執政後無法控制通膨壓力,造成去年阿根廷披索重貶十七.二七%。阿根廷央行為了穩定匯價,上半年大幅升息四○%到五二.九五%,但似乎也阻止不了阿根廷披索貶值壓力,市場預期阿根廷央行下半年還可能再升息。阿根廷政府已經向IMF要求三○○億美元的金援,還尋求世界銀行和美洲開發銀行(IDB)紓困。

阿根廷披索重貶並沒有影響到新興市場股匯市表現。不過,今年二月下旬才創下歷史新高的巴西股市,突然在五月上旬大跌,主要是外資在巴西當地獲利了結,加上後來美元的強勢表現,外資將資金匯回美元部位,加速巴西幣里耳的貶值壓力。累計至今,巴西里耳已貶值將近九.七七%,最低來到一美元兌三.九六五里耳的低點。一旦美元站穩九五點後持續轉強,必須留意巴西幣里耳是否會再貶破四元關卡,一旦貶破恐怕加速外資把資金匯出巴西,較不利當地金融市場。

就基本面來說,若國際油價維持漲勢且不讓西德州原油漲破每桶八○美元,對巴西原油股有利。另外,美中貿易戰開打,中國減少從美國進口大豆,並改增加從巴西和俄羅斯進口大豆,將有利於巴西農業股表現,也能提高巴西大豆出口。今年十月巴西將舉行總統大選,激化巴西社會的對立,這方面將增添巴西股市的變數。

巴西在世足賽十六強遭到淘汰出局,令巴西球迷感到失望,這也不利民眾的消費支出成長。綜合諸多因素,若國際油價因地緣政治因素而上漲,恐衝擊巴西社會對政府的不滿。先前巴西股市從高點大跌的內在因素,油價大漲引發巴西卡車司機全國大罷工,對巴西股市是傷害。下半年巴西再有大規模罷工,若進一步激化總統大選氣氛,是不利巴西股市表現。巴西股匯市在新興市場的權重很高,僅次於台灣和南韓,假如巴西股匯續跌,對下半年新興市場的行情是負面表列。



外資調高墨股評等



墨西哥總統大選七月一日投票,結果由左派的羅培茲(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取得壓倒性的勝利。羅培茲勝選後,外資最新的研究報告紛紛提高對墨西哥股市的評等,帶動股市七月以後的反彈表現。附表中從四月中旬以來的墨西哥披索雖然貶值三.五五%,但如果從六月中旬以來則是升值九.○二%。其實,外資在六月底就押注左派勝選,包括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銀行、美銀美林和Santander等投資機構最近都調高對墨西哥股市評等為表現優於大盤,是墨西哥股匯市近期表現不錯的主因。

今年是新興市場國家的選舉年,匈牙利、俄羅斯、土耳其、哥倫比亞和馬來西亞都已經在上半年完成總統或是國會的全國性大選。除了哥倫比亞是五○年來首度舉行民主投票外,馬來西亞由在野黨取得執政權,其他三個國家的全國性大選都是連任成功。

俄羅斯和土耳其股市在選舉結果出爐後,該國股市先跌後反彈。這波美元指數強勢表現,俄羅斯盧布升值○.五五%,土耳其里拉貶九.七七%。六月中下旬兩國大選過後,兩個貨幣穩定升值,對當地的股市有助益。從附表來看,四月中旬至今俄羅斯RTS美元指數大漲超過一成,是新興市場表現最強的股市。俄羅斯股市上漲的原因,當然是最近國際油價大漲,俄羅斯是全球最大原油輸出國,帶動俄羅斯經濟成長和外匯收入,也帶動俄羅斯原油、能源和銀行股表現。



美中貿易戰氛圍影響大



馬來西亞國會大選由前總理馬哈迪和安華聯手組成的希望聯盟勝選,擊敗貪汙的納吉所領導的國民陣線。馬哈迪擔任總理後,開始掃蕩前總理的貪污事證,也宣布馬來西亞的一帶一路鐵路興建計畫停工,因為該項鐵路興建計畫暗藏前總理的貪污事證,將大部分股權讓給中資。馬哈迪清理前政府的貪污情事牽涉諸多前政府的利益糾葛,造成大選過後馬國股市大跌,直到最近才止穩。要先等馬哈迪處理完前總理的貪污後,股市先經歷大幅清洗籌碼後才有利下半年的行情。

摩根士丹利公司去年宣布讓中國A股從六月起納入MSCI全球新興市場指數,原本被認為今年有入摩行情的中國股市,不料從三月初至今就陷入和美國打貿易戰的風暴中,重創中國股市表現,原本期待中的入摩行情也落空。中國股市的跌勢直到七月六日觸底後反彈。全球前兩大經濟體打貿易戰,造成今年來中國股市重挫、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即使中國人行曾經在六月二十四日緊急降息兩碼,還是沒能阻止中國股市創新低,直到美股止跌反彈市場呈現利空出盡氣氛後,中國股市才開始反彈,人民幣曾在七月三日貶到最低的六.七一六元創下去年八月八日以來新低後才止貶回升。

從股匯市表現來看,這次美中貿易戰期間美元強勢、美股維持高檔震盪,但人民幣從六月中旬後就加速貶值壓力,也造成中國股市的創新低行情,中國在這次貿易戰中受傷不輕。中國股匯市在亞洲新興市場的分量很重,假如中國股匯市沒有止跌,對亞洲新興國家的台灣、南韓、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越南都是傷害,當然也對港股形成重傷害。未來的亞洲新興市場股匯市真的要觀察人民幣走勢,這回人民幣在六.七元暫時止貶,只要人民幣反彈回升,對亞洲市場就是利多。反之,假如人民幣未來正式貶破六.七元關卡,甚至朝向七元方向發展,對亞洲新興市場以及日本股市都將會是重傷害,而且會形成外資在亞洲市場擴大賣超行情,並先將資金匯回美元部位。

因此,亞洲各國都不希望美中貿易戰持續打下去,而是希望就此打住,否則對亞洲新興市場的GDP都不利。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