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市回檔 VIX異常冷靜?, 貿易戰烏雲籠罩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94期      出刊區間:2018/07/06~2018/07/12

美中貿易戰開打機率高,未來要留意美國是否再出招打中國,全球經濟都可能蒙受貿易戰衝擊;美國是否對歐洲進口汽車課稅,攸關美歐貿易戰是否開打。
川普政府在六月十五日正式宣布針對中國進口的五○○億美元課徵二五%的進口關稅,其中的三四○億美元將從七月六日起實施;中國也馬上作出反應,針對美國進口到中國的進口商品課稅二五%。隨著貿易戰啟動的日期越來越近,美中雙方表面看來沒有轉圜餘地,拖累近期全球股市表現。

川普政府從三月初透露要向對美國不公平貿易對待國家課稅至今,中國當然是美國首要對付的對象。實際上,在川普政府主導下,這場貿易戰已從六月份開始生效,調高關稅的對象不僅限於中國,而是包括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國都在川普調高關稅之列。只不過到目前為止調高關稅的項目還不多,對雙邊貿易和經濟成長的影響也不大,對金融市場的衝擊侷限在小範圍的產業。

隨著七月六日的逼近,美國即將要針對從中國進口一三三三項的商品、金額三四○億美元課徵關稅二五%;中國也同一時間針對從美國進口的三四○億美元商品課稅二五%。只要美中雙方進入相互課稅二五%的地步,美中貿易戰正式開打。不僅如此,美國還要針對額外從中國進口的二千億美元商品課稅十%。中國曾向美國喊話,只要美國向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高關稅,就代表雙方從四月下旬到六月底期間所進行的三次雙邊貿易談判的協議作廢,未來雙方要如何解決貿易紛爭就要從頭談起。



王岐山是否赴美成關鍵



隨著時間逼近,美中相互課徵二五%關稅應該逃不過,未來市場比較擔心的是川普是否再出手,額外對中國進口兩千億美元商品課稅,如果連這項兩千億美元商品都被課稅,未來美中貿易關係可能進入冰點時期。根據外電從白宮方面的消息,美方有意在六日以前邀請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到華盛頓磋商,但至截稿為止,王岐山都還沒有去美國的跡象。

過去中國與美國的貿易談判代表以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為主談人,劉鶴也是中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從美方的角度來看,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王岐山才是真正主導美中貿易談判的幕後操盤人,而美方深知王岐山能直通習近平,就是要王岐山到華盛頓談判才具有份量。美方就是要直接從王岐山那邊直通習近平的貿易談判才認為有效,也能直接摸清楚中方的談判底線。



中國經濟承受壓力較大



以去年美中貿易往來為例,從美國進口到中國的商品金額為一五七五億美元,而從中國進口到美國的商品金額為五○五五億美元。美國財長努欽就認為,這場美中貿易戰美方占有優勢。所以當美國要再針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兩千億美元關稅時,中國無法跟進美國的腳步加碼,這就是美方所認為的談判優勢地位。

進一步分析第一波美中互相課徵三四○億美元的商品內容對雙方經濟的影響,我們推測中國經濟將逐漸面臨較大的考驗。這一波中國九五%鎖定農產品和食品,其中黃豆就占一四○億美元。這些都是民生必需品,一旦課稅後有可能帶動中國進口食品的漲價壓力。中國為降低食品價格漲價壓力,從七月一日開始調降從亞太國家進口貨物的關稅,其中黃豆的關稅從三%降到○。中國也積極尋求從俄羅斯和巴西進口黃豆,以降低對美國進口黃豆的依賴。面對貿易戰壓力,近期中國股市不斷下跌,上證指數創下兩年新低,深證指數創下近三年新低。人民幣一度貶值到六.七一六六元兌一美元的低點,這是去年八月初以來的新低。中國人行在六月二十四日宣布降息兩碼,卻沒能拉抬中國股市反彈,而人民幣卻走貶。人民幣貶值就會提高中國輸入性通膨壓力,如果加上美國進口農產品的課稅壓力,對整體中國經濟帶來的通膨壓力的確要留意負面效益。

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課稅的目標,就是針對「二○二五中國製造」計畫有所貢獻或受益產業的相關產品;包括航太、資/通訊科技、機器人、工業機械、新材料及汽車等,不包括手機、電視機等消費品。這些從中國進口的商品美方完全有從其他國家的替代進口商品,對美國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較小。值得留意的是,這次課稅項目不包括手機,這是避免針對組裝完成的iPhone進口到美國市場課稅。

一九八五年代美國針對日本打貿易戰是從匯率著手,當時施壓日本政府讓日圓大幅升值,最後造成日本資產泡沫化至今經濟都還沒恢復元氣。



美對中國態度鷹派



這次美國打中國的貿易戰,美方沒有強烈要求人民幣升值。反而透過關稅和讓人民幣貶值方式讓中國出現輸入性通膨,這讓原本想升息調控房地產泡沫化的人行被迫反向降息,加劇中國資產泡沫化的風險,並形成對中國經濟上的壓力。從中國應付貿易戰的手法,中國逐漸步上美國先前預設的陷阱內。從匯率的角度觀察,只要美元指數維持在九四∼九五點間的高檔震盪,人民幣就一直會有貶值的壓力。

從先前的中興通訊事件到現在的美中貿易戰,美方針對「二○二五中國製造」計畫,打亂中國在這方面的布局,目的是要讓中國沒辦法在二○二五年之前達到預定目標,能讓中國遞延多久就算多久。川普日前有意讓中興通訊解套,但美國參議院的民主與共和黨國會議員聯手封殺川普的提議,整個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全面朝向鷹派發展。

除了向中國發動貿易戰外,川普也向歐盟、加拿大、墨西哥課徵進口關稅。不論是針對進口鋼鐵和鋁材,還是歐盟針對美國的威士忌、牛仔褲和摩托車課稅,以及墨西哥針對美豬和農產品課稅。涵蓋的範圍僅數十億美元,這都僅是象徵意義的貿易紛爭,對雙方的經濟衝擊不大。但要留意的是,川普在六月底曾經揚言,要針對歐盟進口汽車課徵二五%關稅,歐盟也揚言若美國對歐洲進口汽車課徵高關稅,就會向美國進口到歐洲的三千億美元商品課稅報復。假如美國和歐盟針對這些項目課稅,等於是美國和歐盟貿易戰打起來,這對全球經濟造成的影響會很大,全球股匯市也會針對這個議題出現劇烈的反應。

六月上旬的G7高峰會,川普針對貿易紛爭問題舌戰其他六國領袖,雙方完全沒有讓步跡象。當時的G7高峰會是有史以來氣氛最差的一次。會後川普還在推特發言,抨擊其他六國一直在雙邊貿易上占美國的便宜。汽車是德國的出口大宗,美國和歐盟針對進口汽車開戰,對德國經濟的影響很大,更會加深美國與歐盟間的裂痕。美國未來如果要聯合歐盟與中國抗衡,歐盟可能就不願意和美國合作了。



留意美歐貿易戰是否開打



這次貿易戰造成全球股市大幅回檔,不過VIX恐慌指數仍在十五.六點的歷史相對低檔區震盪。我們推測很大的原因在於這次貿易戰讓美國各期公債殖利率明顯下滑,降低美債殖利率上揚對全球金融市場的負面影響,得以讓VIX指數沒有往上飆。今年初VIX指數一度飆到五○.三點,當時是美債殖利率飆升的結果。從這波美股多頭起漲點的二○○九年三月至今,VIX指數的平均值在十八.一二點,我們推測假如近期VIX指數上漲超過這個平均值,未來恐加深全球股市的震盪行情。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