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興市場貨幣面臨壓力, 油價上漲+美元走強因素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91期      出刊區間:2018/06/15~2018/06/21

油價大漲,推升新興市場燃料價格上漲,目前已有巴西、印度、約旦和俄羅斯等國民眾上街抗議燃料價格大漲,這現象恐不利當地貨幣的表現。
國際油價大漲刺激新興市場國家通膨壓力上揚,當地民眾上街抗議油價和物價漲幅太大引起社會不安,拖累新興市場貨幣的貶值壓力。因應通膨壓力上揚,印度升息一碼。印度的情況其實還好,拉丁美洲的貨幣貶值壓力較大,阿根廷央行上半年大幅升息卻無力阻止披索的貶值壓力,牽連到墨西哥披索和巴西幣里耳的貶值,這對全球新興市場貨幣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巴西股匯市在新興市場中是僅次於南韓與台灣之後的第三大權重市場,假如巴西股匯市劇烈震盪,有可能引起外資減碼新興市場部位,尤其是現在正值聯準會升息期間,引導美債殖利率上揚,美股維持創新高的多頭走勢,新興市場的任何震盪都可能引發更多外資資金撤離新興市場。



巴西社會秩序混亂



今年國際油價大漲,五月底巴西卡車司機抗議政府任憑汽油和其他燃料價格隨著市場機制上漲,完全沒有抑制燃料價格的機制,燃料價格上漲牽動物價也跟著走揚。巴西的卡車公會發起全國大罷工,還將卡車當作路障癱瘓社會秩序。巴西總統特梅爾(Michael Temer)起初還下令安全部隊排除路障,後來抗爭越來越激烈,最後承諾抑制油價上漲。即便如此,油價飆漲問題已對巴西通膨造成壓力,十月間將舉行總統大選,卡車司機大罷工僅是挑起選舉造成的社會敏感神經,形成近期股匯市雙殺。

四月十六日是美元指數這波的起漲點,當時從八九.四三點上漲,並在五月二十九日創下九五.○二五點的近七個月新高,六月以來美元指數大部分維持在九三.五∼九五點間震盪,美元匯價仍維持高檔震盪。美元指數上漲壓力,形成巴西幣里耳匯價這段期間貶值超過七%,原本維持在高檔震盪的巴西股市,受到外資資金外流形成巴西幣里耳貶值,也從五月中旬下跌至今,巴西股市指數回到去年底的起漲區,波段跌幅達十六.四%。

根據統計,截至六月七日為止的第二季以來,外資在巴西股市淨賣超十五.五六億美元,累計今年淨賣超達十四.八一億美元。巴西股市在二月下旬創下歷史新高,從創新高到五月中旬這段期間外資明顯站在賣方,賣超後甚至把資金匯出,形成里耳匯價的貶值壓力。里耳匯價從二月底開始貶值,並在六月七日盤中創下三.九六七二元的兩年新低,假如里耳貶破四元關卡恐有再創歷史新低的可能性。因此,巴西股市若要止跌的關鍵條件就是里耳匯價要先升值才有機會。



拉美貨幣貶值壓力大



面對里耳的貶值壓力,巴西央行目前還沒升息,巴西總統出面喊話認為,巴西沒有爆發匯率危機的風險,巴西央行總裁戈爾德凡(Ilan Goldfajn)承諾將繼續向外匯和利率市場提供流動性,也不排除動用外匯存底來干預匯市。十月總統大選過程其實才令市場投資機構感到憂心,即使兩方總統候選人都強調當選後要持續推動改革,實際上政府貪污風氣盛行,最近幾年上台的總統普遍都涉及貪污最後被轟下台,也曾一度衝擊股匯市大震盪。巴西要到十月才選總統,未來這段期間巴西社會秩序恐難安定,埋下股匯市大震盪的變數。

今年拉丁美洲市場不安定的起源應該要算阿根廷披索暴貶,迫使阿根廷央行在四月底一口氣將市場利率從二五.六一%大幅拉抬到四九.八二%。即便如此,阿根廷披索匯價仍創下歷史新低。去年MSCI阿根廷股市總共上漲七七%,但今年阿根廷股市震盪很激烈,隨著阿根廷披索創新低,恐對阿根廷股市來說是負面效應。世界盃足球賽開打後,如果阿根廷國家隊在世界盃的成績能有不錯的表現,或許有機會提振內需經濟成長,巴西的情況也很類似。

去年面臨十六年來最嚴重通膨壓力的墨西哥,近期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雖然從去年十二月最高點的六.七七%下跌到四.五四%。墨西哥央行過去兩年為了恐致通膨壓力而將利率從三%大幅調升到七.五%,即使通膨壓力稍減,但高利率環境下,仍對墨西哥經濟形成不小的壓力。



亞洲新興市場股匯較穩定



墨西哥披索的另一個利空,就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因為川普要求重談,而談判沒有新的進展。最新的七國高峰會(G7)形成川普和其他六國領袖互槓場面後,對NAFTA的談判前景充滿變數。墨西哥要在七月一日大選,在新政府還沒組成前,墨西哥與美國的各項關稅談判目前都暫停。墨西哥變數很多,造成這波美元升值下墨西哥披索已經貶值十一.三八%,在新興市場主要貨幣的貶值幅度僅次於阿根廷。墨西哥在拉丁美洲各國屬於較大的經濟體,未來要留意墨西哥披索的動向是否對巴西幣里耳形成衝擊。

土耳其六月二十四日大選,總統厄多安(Recep Erdogan)預料將會連任,但土耳其與美國的關係不會好。今年土耳其里拉的匯率也是狂貶,並在五月底創下歷史新低,迫使土耳其央行在五月間一口氣升息三○○個基點,將利率狂拉到十六.五%,然而里拉的匯率仍在低點附近震盪。若當地政治不安定,里拉仍有貶值的壓力。

面對新興市場貨幣貶值壓力,幸好亞洲新興市場貨幣較為穩定。面對因油價上漲形成的通膨風險上揚,印度在六月份升息一碼成為六.二五%,是二○一四年以來首度升息。今年來亞洲新興市場貨幣雖然也貶值,若和拉丁美洲貨幣相比安定許多。未來要觀察油價上漲形成對亞洲新興國家造成通膨風險的程度,以及美元升值下外資資金是否大量撤離亞洲市場的程度而定。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