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債殖利率走高的倒掛風險, 美國財政部要發長債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88期      出刊區間:2018/05/25~2018/05/31

經濟數據表現佳和油價上漲固然激勵美債殖利率走高,美國財政部罕見要發十年期和三○年期長債,引發美債殖利率不斷走高,激勵美元指數一度來到九四點。
美國經濟數據表現優於市場預期、國際油價創三年半新高,以及聯準會今年升息次數將達四次等因素,帶動美債殖利率上揚。十年期公債殖利率這次最高創下三.一一二%的二○一一年七月初新高,三○年期公債殖利率也創下一五年七月上旬以來新高。值得注意的是,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已經快要追過三○年期公債殖利率,兩者有利率倒掛的風險。

五月份以來公布的美國四月份相關經濟數據顯示,經濟成長的數據表現都不錯,即使三、四月份西德州原油分別上漲五.三五%和五.五九%,在美元指數這段期間升值下,稍微緩和美國通膨風險,四月美國核心CPI年增率為二.一%仍在市場的預期範圍內;四月進口物價指數年增率三.三%,低於市場預期的三.九%以及三月份的三.六%。



密西根消費信心指數創高



川普減稅政策從年初實施以來,美國企業陸續將海外資金匯回,今年美股維持多頭市場,提高民間消費意願。四月美國零售銷售比前一個月成長○.三%,並上修三月零售銷售月○.四%。從密西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來看,最新的四月份數據為一一三.三,而三月份的密西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更創下一二一.二的一九九○年以來新高。上一波二○○四∼○七年美國經濟擴張其中,密西根大學當時大部分的時間維持在一一○∼一一三間,當時最高點為一一三.五,這波景氣擴張期在減稅政策和美股創新高的激勵下,提振消費者對未來景氣的信心。

五月紐約州製造業指數達二○.一,優於市場預期的十五,更比前一個月的十五.八高,是美國製造業活動力增加的主因。從各項經濟數據推測,第二季美國GDP季化年增率有機會超過三%。第一季GDP季化年增率為二.三%,已經是一五年以來表現最好的第一季GDP數據,第二季原本是景氣循環的淡季,但從許多面向的經濟數據表現來看,第二季美國經濟成長應該不差。美國經濟數據表現超過市場預期,聯準會今年升息四次的機率應該是跑不掉了。

美國經濟數據表現不錯以及聯準會升息次數可能會達到四次之多,是帶動美債殖利率上揚的主因,但美債殖利率持續上揚另一個因素可能就是美國財政部不斷發債有關。川普總統上台後固然帶動美國景氣的復甦,但減稅政策卻會造成未來十年美國政府財政赤字擴大也是不爭的事實。



美國財政赤字擴大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四月初就指出,截至九月底為止的一八會計年度,財政赤字將由一七年度的六六五○億美元擴大到八○四○億美元,到二○二○會計年度赤字將超過一兆美元。目前美國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為七七%,預計到二○二八年這項比重將超過一○○%。CBO指出,減稅政策通過的一.三兆美元支出法案,雖然可讓今年美國實質GDP達到三.三%,一九年為二.四%、二○年成長一.八%。但這樣的經濟成長固然可提高政府稅收,但仍無法抵消財政赤字的成長。CBO預估,一八∼二七年會計年度間累積的赤字將達到十一.七兆美元。

美國財政赤字擴大,迫使財政部大量向市場標售債券。川普執政以來,美國財政部標售的債券大部分以短債為主,但從五月二十一日當周開始,卻開始標售五年期和七年期的中期債券,規模分別達到三六○億美元和三○○億美元,這次的五年期和十年期債券標售規模都創下二○一○年以來最大規模。美國財政部這樣的發債規模,造成市場拋售中長期債券,激勵五年期和十年期美債殖利率走高。



美國財 政部發長債的理由



過去三○年期債券殖利率的波動幅度都不大,五月以來三○年期美債殖利率也上揚一四.二個基點;四月三○年期美債殖利率飆升的幅度也高達二四.五個基點。再者,十年期債券殖利率從四月初到五月十七日創下近期新高為主的最大殖利率上揚幅度也高達三八.一個基點。升息固然會引導中長期利率走高,但四月以來十年和三○年期美債殖利率攀升的速度其實是非常大的。況且,美債殖利率攀升也帶動近期美元指數明顯上揚。

十年、三○年期美債殖利率攀升的理由固然與升息和經濟數據表現不錯有關,實際上,有可能是反應財政部準備在六月份發行十年期、三○年期以及三○年期TIPS高殖利率債券有關。像十年期和三○年期這種長債都是大型投資機構或者是企業買進作為長期收取固定利息的部位。最近市場利率不斷上揚,投資機構有可能先賣舊債等到下個月再來標購新債,或許可以取得較高的利率優勢。

美國財政部過去都以發行短、中期債券為主,為何下個月會罕見地發行十年期或三○年期債券?我們推測減稅政策中的稅賦特赦部分給予美國企業有機會一次性資金匯回的稅負優惠(從先前的三五%降到十五.五%)。根據調查,有六五%的美國企業想把資金從海外匯回,這時候美國財政部標售中長期債券也可能是希望讓資金匯回的美國企業也能認購政府債券。從企業的理財角度看來,如果有理財商品每年能有三∼三.二%的固定利息收入,且是沒有任何風險的投資,是能夠吸引企業來標購長期債券。假如美國財政部是這樣的規劃,或許下半年美國政府會有多次標購長期債券的計畫。

美國財政部第一季已經發債四八八○一美元,第二季發債數量稍減大約在七五○億美元,第三季則計畫發債二七三○億美元。過去在QE時期,美國財政部發行的債券通常都是被聯準會發行的債券給買回,不會排擠金融市場的資金,然而現在連美國政府都要搶企業從海外匯回來的資金部位,有可能排擠市場的資金動能。



利差擴大推升美元指數



從聯準會持有公債到期日來看,第三季開始聯準會到期在投資的部位很少,且聯準會第三季每個月回收QE資金已達四○○億美元,第四季每月QE回收金額擴大到每月五○○億美元,進一步從市場抽離更多的資金部位。這些被聯準會回收的資金還不包括上述財政部所計劃標售的債券,代表第三季市場的資金動能可能進一步成長,除了會推升美債殖利率持續上揚外,也可能會提高美股的震盪幅度。這時就要觀察美國經濟成長的動能以及美國企業的獲利能力是否有機會吸引新的資金投入美股,如此才能維持美股的多頭趨勢和降低美股的震盪幅度。

美債各期殖利率仍維持上揚型態,擴大和德國、英國與日本同期殖利率公債的利差,引吸國際熱錢回流美元部位,是這波美元指數能突破年線,甚至一度來到九四點的去年十二月中旬以來新高的重要推手。至截稿為止,十年期美債和德債的殖利率利差為二二四個基點,美債和英債殖利率利差為一五七.七個基點,美債和日債殖利率利差擴大達三○○個基點。五年期美債和德債殖利率利差也有二八六個基點,美債和英債利差為一七三.六個基點,美債和日債的利差也達三○○個基點。美元指數二一日盤中最高點一度碰到九四點後回檔,短線固然會在這附近上下震盪,但可觀察九三點就可能是美元指數的下檔支撐。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