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油人民幣」上路, 挑戰美元的霸權地位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82期      出刊區間:2018/04/13~2018/04/19

上海石油期貨商品正式掛牌交易,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進展,對石油美元是很大的挑戰;面對人民幣崛起,美、中交手將牽動美元和人民幣國際地位的消長。
國際主要原油交易一直都以美元為主要交易貨幣,「石油美元」這個名詞正是美元霸權的象徵。三月二十六日中國證監會在上海石油交易所掛牌以人民幣為計價基礎的原油期貨合約,正式啟動「石油人民幣」。對人民幣來說,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階段,日積月累後未來有可能挑戰當今美元的霸權地位。

一九七○年代初期發生過石油危機,當時OPEC產油國力挺美元政策,造就當今全球原油交易都用美元作為計價貨幣。美元只有美國政府才有印鈔權,美國在全球的外交和軍事力量就是維繫美元的霸權地位,這才符合美國的利益。透過美元成為全球主要的通用貨幣,讓美國享有經濟上龐大的利益。即使英國布蘭特原油期貨是在倫敦交易所進行交易,大部分進出歐洲地區的石油,甚至是從俄羅斯、中東和亞洲的原油出口國都採用布蘭特原油期貨的報價作為計價基礎,但布蘭特原油也是用美元作為交易貨幣,而不是英鎊,這就是美元霸權下的產物。



石油美元霸權地位



過去的產油國都沒有人敢挑戰美元的霸權地位,只有伊拉克前總統海珊在二○○○年十一月宣布當時伊拉克的出口原油改採歐元計價,伊拉克將歐元納入當時的外匯儲備。這是產油國有史以來首度有國家挑戰美元霸權地位,結果不到三年,美國和英國聯手出兵攻打伊拉克,並除掉海珊。美國要除掉海珊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他挑戰美元霸權地位,這和美國利益不同。

海珊之後,中國在上海石油交易所掛牌以人民幣為計價的石油期貨,未來在中國進出口的原油將陸續用這個牌價進行交易,石油美元又再面臨挑戰。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上海曾經在一九九三年開設上海石油交易所,當時僅成立一年就因為中國國務院政策而被迫關閉。探究其原因,除了當時中國經濟才剛起飛,中國內需經濟尚待建立,更需要吸引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外國公司到中國投資才能帶動中國經濟成長。當時中國應該是在美國的壓力下,中國撤掉石油期貨交易。



人民幣國際化重要階段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不斷成長,這次不顧美國壓力成立上海石油交易所,掛牌以人民幣計價的石油期貨,上海交易所成為全球第三個掛牌石油期貨商品的交易所。中國勢力崛起一直是這幾年全球政治與經濟的主軸,到目前為止,美國都還不承認中國是經濟大國地位。中國近年來因為與美國的貿易順差逐年擴大,去年更達到三七五二億美元,占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四六%以上,美國和中國間不斷發生貿易口水戰。如今,中國要來挑戰石油美元地位,讓石油人民幣來勢洶洶,這當然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階段,卻對美元霸權地位的挑釁意味濃厚。未來美國如何和中國過招,都將牽動全球經濟板塊的變化。

就中國的立場來看,到二○一六年中國每年進口原油的產值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過去中國向產油國購買的原油,都是先用美元買石油然後再換回人民幣,如此除了增加交易成本外,也會存在匯兌風險。中國進口的原油數量夠大,累積的交易成本也不少。

由於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市場交易量是全球第八大貨幣,人民幣也被IMF納入特別提款權(SDR)一籃子貨幣,並且是僅次於美元和歐元的第三大貨幣。中國政府認為人民幣有足夠的份量用來交易進口到中國的原油。一旦未來所有進口到中國的原油都改採人民幣計價,如此能擴大人民幣的交易範圍,是人民幣國際化很重要的一環。另外,中國也允許用等值的黃金作為在上海石油期貨交易的交割實物,讓不願意收人民幣的原油進口商用黃金來交割,如此稍微降低對石油美元的衝擊。

中國從二○○九年起逐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度,包括澳洲、紐西蘭、英鎊和歐元都已經和人民幣直接兌換,這些地區都是和中國往來的貿易進出口大國。根據中國銀行的人民幣國際化白皮書顯示,人民幣已經成為全球第七大外匯儲備貨幣,有超過六○個國家和地區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存底,累積金額已經超過六千億人民幣。中國憑藉著龐大的內需市場以及擁有超過三兆美元外匯存底的實力,中國企業憑藉實力在外國進行大手筆的併購,讓中國的經濟實力進一步延伸到海外市場,提高人民幣的交易範圍。

這幾年中國強大的經濟實力,但中國政治仍是極權國家非民主體制的國家,與西方民主國家屬性不同,中國企業大量對外併購已經讓美國、德國和英國政府有戒心,牽制中國企業進一步併購他們的特定企業,防堵中國企業藉由企業併購拿到專利權和中國政經實力的擴張。



美元流通量占比下滑



相較於中國經濟實力對外擴張和人民幣使用範圍越來越大,全球美元儲備貨幣占比卻連續四季下滑,創四年新低。根據IMF最新統計資料,去年第四季美元占全球儲備貨幣的六二.七%,比前一季下滑○.八%,仍排名第一。第二位的歐元占比二○.一五%,第三的日圓占比四.八九%,人民幣占比從去年第三季的一.一二%上揚到一.二三%,排第四位。

雖然美元不論在國際外匯儲備或是全球外匯市場交易量占比都遠超過其他貨幣,但美元的占比地位有下滑的趨勢,而人民幣的占比地位卻來越大。一國貨幣在全球金融市場和貿易交易的流通量多寡,是該國政經實力的重要象徵,對美國來說無疑是個警訊,這也是去年十二月份美國國安部門的最新報告中,直指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面對中國經濟實力的崛起,美國到目前為止也還不承認中國是經貿大國的原因。未來美國和中國在世界各領域的交手,都關係著美元和人民幣地位的消長,對未來全球財富的重新分配都將有很深遠的影響力。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