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究美中貿易戰的虛與實, 真的要對幹、還是口水戰?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80期      出刊區間:2018/03/30~2018/04/02

美國過去總能在貿易戰中得利,近三○年來美企早已深耕中國,中國又是美債最大持有國,雙方的糾葛複雜,若美發動對中國貿易戰,恐難全面得利。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超過一年,直到現在與中國有關貿易逆差的問題,始終等不到滿意的答覆。為此,川普在三月二十二日簽署針對中國進口產品引用「三○一條款」向中國進口的六百億美元課徵關稅的備忘錄;川普此舉造成全球股市在二十二、二十三日兩個交易日內就蒸發掉二.六六兆美元的資本市值,全球股市慘遭重擊。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貿易數據,去年美國對外的貿易逆差高達五六六○億美元,比二○一六年擴大十二.一%,創下二○○八年以來新高,顯示川普上任後致力於改善美國貿易逆差的政策失效。其中美國與中國的貿易逆差達三七五二億美元,比一六年增加八.一%。在美國的對外貿易逆差中,中國就占了四六%以上,在美國與中國私下溝通無效後,川普先簽下對中國課徵關稅的備忘錄。



川普拉高對中國態度



川普在一六年大選期間,就針對美國與中國間的巨額貿易逆差問題嚴詞批評,並指責中國操縱匯率,當時就強調他若選上總統要向中國進口商品課徵四五%的關稅。川普掌權後,對中國態度和緩,交換中國在外交事務(例如朝鮮半島問題)對美國政策的支持。從去年下半年起,美國發起對中國「三○一條款」中的技術和智慧財產權的調查。三月八日美國針對進口鋁材和鋼鐵分別課徵二五%和十%的關稅。二十二日高調簽署「三○一條款」的備忘錄,直接向中國開砲。

其實在美中貿易開戰前,正值中國共產黨的三中全會期間,習近平還是派財經幕僚劉鶴訪美,試圖緩和雙方可能的衝突,並向美方表達中國下一步開放市場的誠意。但劉鶴當時的訪美並未能扭轉美方想對中國開砲的態度,所以才會有後來川普簽署的備忘錄。川普的高姿態讓中國面子掛不住,也針對美國進口到中國的產品提出貿易調查的反擊動作。美國與中國分別是全球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兩強若在貿易問題互相開戰,恐重創全球經濟。



美國歷次貿易戰都占上風



從近百年的歷史角度來看,美國在上個世紀分別對貿易競爭對手的歐洲和日本出手發動貿易戰。尤其是從第二次世界大戰至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強權,美元從一九七二年至今成為全球通用貨幣,在美元的霸權下,美國向貿易競爭對手發動的貿易戰爭,大部分在貿易戰爭中占上風的機率較多。從附表觀察,美國大多以提高進口關稅、反傾銷稅或是反補貼稅等手段逼迫競爭對手讓步。對歐洲各國來說,歷史上與美國貿易戰的都居下風,這樣的歷史情結也可能是醞釀歐元單一關稅誕生的背景,畢竟歐盟聯合起來共同對抗競爭對手的力量,比單一國家對抗競爭對手來得有力量。

美國在一九八五年代對日本發動的貿易戰爭手段,首度利用匯率作為手段,不但成功解決當時日本與美國的貿易順差問題,甚至於透過讓日圓升值的匯率戰把日本經濟給打趴下去,更是造成一九九○年代初期日本經濟和房地產泡沫化的元凶。當年日本經濟泡沫化對日本經濟造成的傷害,至今日本經濟都還沒能復原。

中國經濟從一九九○年代才開始出現兩位數的成長,中國市場規模和人口夠大,在內需市場強勁需求,中國花不到二○年的時間就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也是到二○○一年才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正式被納入國際貿易體系。由於中國加入WTO還不到二○年,在貿易戰方面中國沒有像美國那樣身經百戰。如果這次美國真的和中國在貿易上開戰,才會是中國首度面臨較大規模的貿易戰。

然而,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真能打得起來嗎?我們推測,若要像一九七○年代對歐洲或是一九八○年代對日本那樣規模貿易戰的機率不大。從川普的行事作風,他在談判前總是先拉高談判姿態,逼迫對手坐上談判桌,最後只要對方讓步,最終大規模的貿易戰應該能避免。

以三月八日川普簽署對進口的鋁材和鋼鐵課徵進口關稅為例,就有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歐盟和澳洲等國得以豁免,這就是川普的行事作風。進一步分析,加拿大和墨西哥能豁免是因為美國要求兩國在北美貿易協定(NAFTA)對美國作更多讓步,歐盟能豁免除了歐盟揚言也要對美國進行貿易報復外,美國也希望能和歐盟聯手一起向中國發動貿易戰。另外,歐盟現在正在起草針對科技大廠(主要是美國科技巨擘)課徵以年營收為基礎三%的數位稅,假如美國向歐盟先貿易戰,歐盟也一定會報復美國,最後受到傷害的也可能是美國業者,這有可能是美國對歐盟或免關稅的理由之一。



美企在中國營收占比高



就在美國準備強勢對付中國之際,高盛證券統計出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年營收占比前二○大的企業,如果美國準備對中國掀貿易戰,這些年度營收在中國市場占比高者,未來將首當其衝。從附表來看,Skyworks、Qorvo、高通、Nvidia、美光科技和高通等半導體業者在中國市場營收占比都超過五成,幾乎費城半導體指數成分股都入列。

根據中國進出口統計,一六年中國進口半導體相關產品高達二二一七○億美元,幾乎和石油進口一樣多。實際上,二○一四、一五年度中,進口半導體金額超過石油,且年度進口金額都高達二三七○億美元,一六年才略降,中國半導體對外依存度則高達九成。中國對外依存度高,市場規模又很龐大,以至於美國和全球半導體業者早就把中國列為最大市場,不僅美國如此,其他國家半導體業者依賴中國市場的比重都很高。這是中國在貿易戰的優勢之一。

蘋果公司在中國市場營收占比雖然僅有二二%,但一六年總營收為二一八一億美元,該公司當年在中國市場的總營收就高達近四八○億美元。蘋果的全球供應鏈更是遍布中國、台灣、日本、南韓與美國等業者。貿易戰開打,蘋果若受衝擊,所有供應鏈都將遭殃。這次貿易戰氣氛下,波音股價重挫幅度一度超過一成,造成道瓊工業指數因這次貿易戰紛擾下跌超過千點的元凶。高盛證券統計,一六年波音來自中國的飛機訂單高達三七○億美元,假如美中貿易開戰,蘋果、半導體股等科技業者,以及波音和開拓重工等藍籌股都將嚴重受創。

上個世紀美國向歐洲與日本掀貿易戰,與這次和中國打貿易戰不同的是,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布局都很深,從一九九○年代中期至今,中國市場都是這些美國企業的最大海外市場。同樣地,歐洲和美國同樣是中國前兩大出口市場。不僅如此,中國還持有高達一.二兆美元的美債,占中國外匯存底的三分之一。美國與中國不論在貿易和金融市場都是高度關聯,若美中兩國真的開打貿易戰,美國也不是穩贏的,對華爾街市場的衝擊很大。所以,我們推測,只要美中兩國私下能在貿易問題上達成某種程度的和解,這場貿易戰應該不容易打得起來。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