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醫產業啟動整併模式, 國內外收購案件頻仍 冠科、百略溢價被收購是個開始
  •   
      
作者:徐玉君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80期      出刊區間:2018/03/30~2018/04/02

全球積極發展生醫,美國雖馬首是瞻,但中、日、韓急起直追,台灣欲創造生技醫藥為下一個兆元產業,併購成為最佳途徑,百略被購併興起了業界的整併風。
全球生技醫藥產業蓬勃發展,受惠新興國家經濟及人口成長,帶動醫藥支出的增加,而高齡化社會和慢性疾病持續增加等因素,也激發全球生命科學產業的成長動能,特別是生物技術與數位科技的結合,為醫療解決方案朝向個人化趨勢發展。台灣想要推動生技醫藥為下一個兆元產業,卻在此時,陸續出現被國際大廠或私募基金併購的訊息,姑且不論併購的溢價幅度如何誘人,端看台灣生醫產業是不是看到了整併模式的啟動時機點。

其實,「併購」並非單純的買、賣,任何牽涉兩家公司的部分、全部或其他層面的合作,包括收購、合併、策略聯盟、或取得少數股權,都可稱為併購,過去台灣其實陸續發生不少併購案件,尤其是製藥業,大多數的目的是收購製藥廠,擴充產能、齊全產品線外,提升外銷水平;這些包括了中化(1701)、生達(1720)、永信(3705)、健喬(4114)等。



策略性併購已成為主流



而去年底安成藥(4180)買下景德製藥藥廠,最重要的目的是為了未來產品取證上市後所做的準備,至於景德製藥原有的藥品藥證,則全數轉出售給健喬,讓健喬除強化產品組合、擴充原有劑型之完整性外,更大的目的還可整合藥證通路,擴大市場版圖,成為三方各取所需的併購。

保瑞(6472)近期收購美國上市公司Impax旗下獲美FDA認證的益邦製藥廠,收購完成後益邦仍然持續為Impax代工,且保證獲利,一舉成為國內前五大口服製藥廠,除達到公司產品銷售美國的目地外,更以開拓新的委託設計代工(CDMO)客戶為主。該收購案不僅幫Impax的建廠財報解套,更為原以銷售通為主的保瑞開出一條新業務。

近期較多的併購案則以策略聯盟為最大宗,如前所述,生物技術與數位科技的結合,是創造生醫產業價值的關鍵,科技業在近幾年積極跨入生醫領域,近期的案例則是鴻海集團的樺漢(6414),為了補齊跨入醫療領域缺口,以每股十九.三元(換算當時價格是折價近四成)合計約斥資二.七九億元取得鈺緯(4153)十九.五%股權,看似鈺緯吃虧,但是長線而言,大樹底下好乘涼,未來的國際市場銷售,端視樺漢如何利用集團的通路功力,建立雙贏。



國際收購激勵企業整併



這些多是台灣業者併購藥廠或策略合作的案例,然國際的私募基金或大型企業併購我國生醫業者的案例,在過去數年也不在少數,包括佳生(CRO公司)被美國前三大私募基金TPG併購、有勁(基因檢測公司)被英國生醫公司Premaitha收購、宜佰康(兔單株抗體商)更吸引國際檢測大廠Abcam完全收購、國際精鼎(臨床試驗公司)也被國際臨床試驗公司Parexel併入口袋、華鼎(臨床試驗公司)受國際臨床試驗公司QPS青睞而收購。

隨著台灣生技技術的提升,今年最吸精的莫過於才掛牌一年餘的冠科KY(6554),被日本最大化學工業JSR溢價一○四%收購,JSR的目的除了原有的化學工業指標地位外,亦為公司長遠發展尋找出路,尤其是全球趨之若鶩的生技醫療領域,而擁有人源腫瘤組織模型(PDX)資料庫,是最快得以進入藥物研發的管道。

而國內老牌血壓計、溫度計大廠百略(4103),被規模約十七億美元的封閉型私募基金,以溢價十七.八五%收購,也是讓市場為之一驚的訊息,這個成熟的醫材產業,能被這樣的溢價幅度收購,背後的原因,可能只有收購著自己知道,不過根據過去私募基金收購的目的,很多的案例是重新包裝後、待價而沽(再出售)。

由近年來全球生醫產業蓬勃發展,中小型企業要在這場激烈的淘汰賽中脫穎而出,除了借力使力外,很重要的方式是透過併購來強化公司原有的體質與技術能量,加上台灣內需市場規模太小,近來的併購案例確實也激勵了國內中小型企業的整併風,尤其一些老牌生醫公司在第二代接班後,已有很不一樣的思維,逐漸撇開經營者的自信與偏見,以較為開放的胸襟與同業或異業商討可能的合作模式,以合作代替內耗,台灣的生技產業才有機會走向國際舞台。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