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光、英特爾掀起多頭效應, 費半領先美股三大指數創歷史新高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78期      出刊區間:2018/03/16~2018/03/22

美國半導體類股的強勢表現,在雲端運算的企業資本支出,帶動記憶體產業的蓬勃成長;英特爾在5G布局積極,是帶動費半指數創新高的關鍵。


三月份以來費城半導體指數領先美股三大指數率先創下歷史新高,連續兩個交易日創新高後,也帶領Nasdaq指數跟著創下歷史新高,半導體族群是這波市場多頭的主流角色。這波帶領費半指數創新高的動能來自於美光科技、應用材料、Lam Research和英特爾等大型股。

二月上旬美股大震盪後,半導體類股比其他類股先行止跌。當前記憶體景氣比年初的預期還理想,美光科技的股價領先突破空頭的壓制,帶領半導體族群突圍。其實,美光對本季的營運展望一直都很正面看待,只不過,股價已經連漲兩年,尤其是去年漲幅還高達八七.五九%,去年十一月期間就已經先創下十七年新高價,是在今年開年時不受市場青睞的內情。



美光二度調高財測



去年十二月下旬美光科技發布會計年度第一季財報後,就調高對本季的營運展望,營收從市場預估的六一.八億美元上調到六八∼七二億美元,這樣的調幅比先前預期的幅度還高出十∼十六%,當時對美光科技股價的激勵程度有限。二月七日二度調高營收預測,這回調高後的營收指引上調到七二∼七三.五億美元,本季EPS上調到二.七∼二.七五美元,高於先前公司財測的二.五一∼二.六五美元。美光科技二度調高財測,並將先前的最高營收預估列為調高財測後的最低營收預估,在過去幾年來,記憶體產業的景氣已經很久沒這麼好了,才終於讓市場回頭檢視美光科技的價值,華爾街券商分析師陸續上調對美光科技的目標股價,才有近期的創新高表現。

即使美光科技股價創新高,若以今年EPS將達七.九五美元的估值計算,目前本益比還不到六倍。市場分析師普遍認為,今年美光科技的獲利能力極有可能是本波榮景的最高點,意味著美光科技在一九、二○會計年度的獲利能力將走下坡,加上DRAM仍是景氣循環股,以至於本益比始終不高。對美光科技來說,最新推出採六四層堆疊的3D快閃記憶體晶片,這款晶片可讓客戶比三二層堆疊的晶片降低每位元(per bit)的生產成本,並提高產品的運作效能。未來美光科技的這款3D快閃記憶體若能提高營收比重,將有助於本益比被調高。

三月初,美銀美林證券分析師Vivek Arya透露美光科技的營收成長內容顯示,一月份美光科技的半導體營收年增率高達二三%,非記憶體的半導體營收年增十一%。檢視到二月下旬美光科技的產品庫存依然非常正向,產品銷售超過以往景氣循環的水準,而這樣的營運展望,至少到本季底,同時記憶體供應鏈榮景的範圍將會擴大,並可望延續到今年六月。



記憶體景氣比預期強勁



美光科技生產的記憶體普遍用在PC、智慧型手機、人工智慧(AI)和高階伺服器產品(雲端需求帶動)上;事實也證明在記憶體產業中除了美光股價創新高外,連帶地讓其他記憶體製造商的希捷科技(Seagate Technology)和威騰電子(Western Digital)股價也跟著創新高。希捷科技和威騰電子雖然也屬於記憶體產業,但這兩家公司的記憶體是以攜帶式硬碟、固態硬碟、個人資料備援系統和大型伺服器產品為主的記憶體,與美光科技的以DRAM和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的記憶體不太相同。近年希捷科技和威騰電子跨入雲端運算所需的硬碟記憶體生產,威騰電子另外還有快閃記憶體的業務。這三家記憶體製造商能維持景氣榮景的共同理由,都與雲端的蓬勃成長有關,這回美光科技股價創新高下,也能帶動希捷科技和威騰電子股價跟著創新高。

從美光科技的產品結構來看,不論是PC、NB還是智慧型手機產業都已經成熟化,每年僅有個位數的穩定成長模式。隨著雲端運算的強勁成長,這部分對於高階記憶體或是相關記憶式硬碟的需求的確很強,配合人工智慧的運用,讓記憶體又找到新的成長空間,是這波記憶體業者的營運比預期理想的主因。去年全球半導體產業的成長動能,有七成是來自於記憶體成長的動能,今年市場原先預期全球半導體產業的成長可能不到二%,但目前記憶體的營運動能熱絡,這樣的成長動能有機會延續到整個上半年。若能達標,今年全球半導體的營運有可能維持較大的成長表現,也要歸功於記憶體的成長。

今年科技業,企業資本支出最大的部分仍在雲端運算產業。以矽谷前三大科技巨擘的亞馬遜、微軟和Google為例,這三家公司去年資本支出和資本租賃交易金額就達四一六億美元年增率高達三三%,也比一六年當時年增率的二三%要成長許多。展望今年這三大業者在雲端運算的資本支出也會比去年持續攀升。資本支出攀升的理由不僅是在於興建大型的資料中心,而是在於網路設備的擴張,這就是因應5G時代來臨所需要的相關設備支出。本刊上期(一九七七期)〈特別企劃〉專題探討5G時代來臨的科技產業脈動,得到的結論就是到二○二○年的5G元年來臨前,企業在5G所投入資本支出的年複合成長率都將超過三成。

這波英特爾股價創新高,也是費城半導體指數能創新高的第二大動能。英特爾又成為費城半導體指數成分股中資本市值最大者,股價一漲起來,對費城半導體指數的創新高效應很大。英特爾過去兩季來自資料中心的營收成長動能頗強,且一七年資料中心的營收比重已擴大到總營收的三成,僅次於微處理器營收的五四%。英特爾重押未來的5G成長動能,在資料中心和雲端運算的建置比重逐年攀升,這部分的成長動能成為最近英特爾股價能創新高的內涵。

除5G外,近期華爾街傳出英特爾有可能收購博通(AVGO),掀起市場討論的議題。這個議題一度激勵博通股價大漲,關於這個議題,最新華爾街日報導,英特爾對於這樁併購案三緘其口,目前的重點放在兩年多前收購的Altera以及一年多前收購的Mobileye的整合,盡快先推出整合後的產品對英特爾來說比較實際些。

博通從早期的安華高科技(Avago Technology)起家後,經歷一連串在市場併購,二○一六年第四季宣布收購全球通訊晶片第三大廠的博通(Broadcom),並以博通為存續公司的名稱。博通的這樁收購案,將上下游通訊零組件端給整下來,並將通訊零件與晶片整合出SoC晶片出來,這是博通的優勢。但整合後的博通仍是無晶圓廠(Fabless)的IC設計公司,所以是台積電(2330)這類專業晶圓代工的大客戶。



英特爾擬收購博通?



英特爾具有IDM的能力(整合元件製造商,所有垂直整合一手包),但本身僅有兩座晶圓廠,只能供應自家晶片的業務,就沒有能力再接其他晶圓代工的業務。英特爾這兩年對外表明要積極跨入晶圓代工產業,也在中國招攬客戶,但英特爾的晶圓廠產能並沒有擴大。英特爾擬收購博通或許有很大考量著眼於本身的晶圓代工業務的擴大,如果沒能有這方面的考量,兩家公司的併購仍需要仰賴台積電這類專業的晶圓代工的產能,這對英特爾和博通短期內的併購的意義不大。放眼當前晶圓代工規模,除台積電外,就是三星電子和英特爾。況且,兩家半導體龍頭廠的併購,一定會引來反托拉斯的疑慮,這方面也可能阻礙未來可能的併購。

英特爾會想要收購博通,也可能是著眼於5G的發展,以及英特爾無法忘情於在無線通訊晶片失敗的經驗而想透購併購方式再進來無線通訊晶片產業。目前看來,如果無法解決英特爾本身晶圓代工業務的量產問題,這樁併購案的前景可能不是很樂觀。

台積電在晶圓代工的十奈米製程已經量產,是能盤據在晶圓代工的優勢,且製程領先三星電子和英特爾。未來的二∼三年間,即使英特爾和博通真的合併,對台積電的晶圓代工影響性暫時不大。畢竟,台積電在晶圓代工的優勢短期內不容易被其他競爭者趕上。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