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元指數越強 中國越賣美債, 人民幣貶值壓力有增無減 中國企業大發美元債券
  •   
      
作者:魏聖峰     文章出處:先探雜誌   1911期      出刊區間:2016/12/03~2016/12/09

人民幣貶值到目前情況,可能非中國人行的意願;然而人行開始緊收人民幣資金跨境業務,緊縮ODI的管控,就是要嚴格掌控中國資金外流的現象。
對中國向來以強硬著稱的川普當選下屆美國總統,川普在競選期間暗示,上任後就會要求任命的財政部長將中國列入外匯操縱國名單,更要求包括中國在內持有美債的國家,應該要將償還金額至少打七五折。

隨著美國要升息激勵美債各期公債殖利率攀升,引發中國、沙烏地阿拉伯、比利時與盧森堡加速賣美債。人民幣的貶值趨勢,除了與歐元、日圓連動密切外,因為看壞人民幣後市,中國內部資金流向美元部位越來越多也是人民幣貶值的因素之一。

川普將在明年一月二十日正式就任總統,擔心未來美國政策的不確定性,像早被川普點名的中國,未來與美國的關係難以預測,中國趁著近期美元指數創十四年新高之際賣一些美債部位,是很合理的想法。美國財政部公布外國持有美債部位到今年九月份,中國持有超過一.一五兆美元的美債,仍是外國持有美債最大國。市場人士也發現,當美元指數越強時,中國就會賣出美債。



中國為何積極減碼美債



中國曾經在二○一一年下半年賣掉一些美債部位,當時是歐債風暴最激烈的時候。歐債風暴暫時平息後,中國又回補美債部位。不過,去年八月十一日中國啟動人民幣一籃子匯改,也開啟這波人民幣的貶勢。市場人士發現當人民幣貶值時,中國開始賣美債,直到現在都沒停過,顯示中國人行的確需要美元現貨。到美債公布日期的九月份為止,中國持有美債部位處於最近六年以來的相對低水準。累計這段期間,中國共賣掉一一三五億美元的美債。

雖然美國財政部還沒公布川普勝選後的美債部位外國持有變動,可以想見的是,隨著美元指數突破一○○點後續強,還創下一○二.○五點的十四年新高。另一方面,美債各期殖利率大幅攀升,十年期一度攀升到二.三三五%,五年期殖利率一.八三六%,都是近期殖利率的高點。對債券持有人來說,除非是打算持有至到期日,否則殖利率飆升代表債券價格重挫,一定會引來賣壓出籠。根據上述研判,十、十一月份中國依然還是持續賣美債套現。美債持有的前十五大國中,中國是賣美債最積極的國家。

去年八月人民幣起貶至今,當時中國有可能想利用人民幣貶值帶動出口,但人民幣就此一路不回頭地走低,目前人民幣官價(CNY)創下八年半新低,境外人民幣(CNH)創掛牌新低。單就第四季至今,人民幣官價就貶值三.二四%,境外人民幣也貶值三.三四%。或許剛開始中國人行讓人民幣貶值的用意是真的想用貶值帶動出口成長,但卻演變成中國資金大量外流。



人民幣全球支付額度下降



從二○一○年以來,為了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度,中國大量和貿易夥伴簽訂人民幣支付互換協議,與中國進行貿易的國家直接用該國貨幣和人民幣互換,不再透過美元互換避免兩方貿易出現匯兌損失。從去年八月人民幣貶值以來,影響人民幣支付的意願。根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最新報告顯示,十月份人民幣全球支付額度下滑到第六位,支付比例降至一.六七%。人民幣十月全球支付額落後美元、歐元、英鎊、日圓和加幣之後;若和九月份相比,人民幣支付總額下降二二.四四%,顯示的確影響到貿易夥伴用人民幣支付的意願。

根據SWIFT統計,去年八月人民幣一度取代日圓,成為全球第四大支付貨幣,僅次於美元、歐元和英鎊之後,當時全球所有貨幣支付額減少八.三%,但人民幣支付額卻增加九.一三%,這是使用人民幣支付的最高峰。由此顯示,人民幣貶值、中國貿易額減少等原因,會影響到人民幣的國際地位。

人民幣貶值後,中國企業紛紛調整人民幣和外幣的比重,將公司存款大多調整到美元部位,將公司債務放到人民幣部位因應。從附表觀察中國企業發行美元債券的額度看來,去年第三季發行的美元債券比前一個月增加三五%,此後中國企業發行美元債券的額度不斷攀升。

今年更為明顯,第一季就突破一六四億美元關卡,第二季以後更都突破二四七億美元以上。第四季至今兩個月,中國企業發行美元債券額度快要超過第三季並達到二九三億美元之多,以這樣的趨勢來看,第四季勢必突破三百億美元大關。當中國企業大量到海外發行美元債券,對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有增無減。

隨著聯準會未來將升息,三個月期美元Libor利率最近都在九年高點的○.九五三一一%震盪。中國企業先前發行的美元債券大多和三個月期美元Libor利率連動,一旦Libor利率持續上揚,中國企業發行的美元債券利息壓力就越大,中國企業未來需要更多的美元部位因應利息支付以及未來到期時的還款壓力。這樣的趨勢更增添人民幣未來的貶值壓力。



中國資金市場緊俏



對中國人行來說,人民幣貶到這個時候,可能也不是中國人行想要看到的情況,卻也有點騎虎難下。所以中國人行賣美債套現,也可能是為了要護盤人民幣所需的銀彈。隨著年關將近,中國資金市場又出現錢荒的壓力。根據外電報導,中國人行十一月在公開市場淨投放一五○億人民幣,而九、十月各放資金四千億人民幣,顯示十一月份資金市場依然緊俏,帶動上海隔夜拆款利率上揚到二.三一六%,續創今年新高。

資金市場緊俏,造成中國短期公債殖利率攀升,包括一、二、五和七年期公債殖利率都明顯攀升,並造成中國原本熱絡的原物料商品期貨市場價格重挫,這樣的情況可能到農曆年前這段期間都不會改變。對人民幣來說,市場資金緊俏的壓力有可能進一步引發人民幣的貶值壓力,讓人民幣匯價直接上看七元大關。

面對人民幣貶值壓力,中國人行關閉無人民幣使用需求的跨境人民幣匯出業務,避免外匯投機客炒作人民幣貶值。也收緊對外直接投資(ODI)等資本項目的控管,單筆外流達五百萬美元的資金要報外匯局核准等措施。

  財金影音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
2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