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幣匯率戰超精彩 外需疲弱拖累出口 中國反制美國貿易關稅壁壘
  •   
作者:黃世聰         文章出處:財金雜誌   24期      出刊區間:2011/12/1

面對歐美需求疲弱,中國的出口產業前景蒙上陰影,美國又在此時加踹一腳,築起貿易壁壘脅迫人民幣升值。以往總是打太極地回應美國要求的中國政府,最近硬了起來,人民幣升值步調慢了下來…



國內外環境變化,特別是這幾個月來影響中國外貿發展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加,展望2011年第四季和2012年而言,至少2012年第一季的進出口形勢會相當嚴峻。」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連續在2011年10、11月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均如此表示。時值美國自總統歐巴馬至國會輪流指控中國操作匯率,揚言祭出貿易制裁之後,中國的貿易數字也有了較大的變化。



2011年10月與11月中國的出口與進口貿易雙雙連續兩個月下降,就數字來看,2008年金融風暴之後,歐債問題接著延燒,歐美市場需求縮減,中國的出口貿易也跟著受累。至2011年10月,中國的出口增幅創八個月新低,中小企業的資金斷鏈也與出口成長幅度減緩有關。近年來,中國的出口貿易平均每年以25%的速度成長,在2009年躍居全球最大出口國,但是勞工成本上升、通膨壓力、人民幣升值等多重壓力,出口產業的利潤一直被壓縮,加上歐美需求疲弱,原該是出口旺季的2011年10月,出口成長僅15.9%。



中國出口的產品多是低附加價值,企業的利潤也低,事實上自2005年7月人民幣匯率浮動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累計升值的幅度已經超過三成,幅度不可謂不大,也削弱了企業的出口競爭力。2009年初中國沿海出口企業大規模的倒閉潮,就已經反應了出口企業的困境,2011年也再度傳出東莞等地的紡織、玩具業連鎖倒閉,而這次的倒閉原因又多了一個資金斷鏈的問題。



出口度寒冬 暫緩取消出口退稅

也就是說,中國的出口產業寒冬未過,美國此時又築起貿易壁壘,意欲繼續逼迫人民幣升值,中國經濟轉型雖刻不容緩,但擴大內需的同時也不能放掉出口產業,出口產業多為勞力密集型,提供了許多勞工的就業機會,是中國維持經濟穩定的重要支柱。



因此,中國總理溫家寶在提到宏觀經濟政策適時適度進行預調微調提到,要保持外貿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繼續用好出口信用保險、出口退稅、出口信貸等行之有效的政策,努力促進對外貿易平穩增長和基本平衡。



但是,中國曾在2010年7月取消部分鋼材、有色金屬加工材等406個稅則號商品的出口退稅,當時還引來產業調整加速結構轉變,推測中國對出口產業的扶持態度轉向,並認為中國的出口企業未來要靠自己的競爭力,而不要期待國家的幫助了!



然最近,溫家寶又提出口退稅,除了中國的出口未來面對嚴峻挑戰之外,是不是也有反擊美國築貿易壁壘的味道?畢竟中國出口企業的價格優勢已經逐漸消失,對美國無理的要求也不能再吞忍下去。看來,中國的出口退稅政策短期之內還會保持原狀,不會有大調整。



自2000年以來,國際間不斷有論調指人民幣匯率被低估,中國以低價商品向全球輸出通縮,美、日、歐均要求人民幣升值,中國總是顧左右而言他,對美國則用大規模採購來轉移焦點。直到2005年7月人民幣匯率制度改革,人民幣採盯住一籃子貨幣的浮動匯率,開始了人民幣升值之路。不過,即使時至今日,美國仍認為人民幣升得太慢、升得不夠。



胡、溫反擊 要美國開放中國投資

一直以來,美國都是以中美兩國間貿易失衡,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過大,來要求人民幣升值。只要官方有這樣的聲音出現,中國都是以赴美進行大規模採購來平息。由於人民幣升值的議題永遠會被提起,每到中、美兩國領袖或財經官員有會晤行程之前,人民幣總是會有預期的升值行情。



但金融風暴之後,人民幣又重新盯住美元,爾後中國再遇到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時,不再像過去的忍氣吞聲,中國官員開始會在國際場合反擊。



先是溫家寶在2009年初訪歐,促請國際社會攜手合作,推動多邊貿易健康發展、打擊保護主義;並推動國際金融體系改革,建立新的國際金融秩序,擴大金融機構體系監管層面,增強對主要儲蓄貨幣國家的監管。擺明了說的就是美國。而後溫家寶又說,任何國家不能對人民幣升值或貶值施加壓力。自此,在2010年中人民幣重啟匯改之後,人民幣持續升值,但是搭配人民幣貿易結算、香港人民幣結算中心等措施,為人民幣國際化鋪路,人民幣的升值步調明顯地按照中國的節奏。



2011年則是中美就人民幣匯率攻防最精彩的一年。美國國內失業率居高不下、經濟成長缺乏動力,美債一度出現違約的危機。這可惹惱了美國最大債主—中國,中國3.2兆美元的外匯儲備幾乎集中持有美元資產,美元貶值已經讓中國的外匯儲備縮水,美債又爆違約風險,拖中國一起承擔困境。這終於讓中國展開反擊,中國先是由人民銀行顧問李稻葵警告美國不要「玩火」,而後大幅減持美債想給美國一個警告,豈料美國的OT政策(扭轉政策)維持低利率,反激勵熱錢回流美國,美債成資金避風港,中國想教訓美國不成反被捉弄。



中國要求深化經貿合作

美國不放棄逼人民幣升值,更逼IMF共同要求人民幣升值,這次又以貿易制裁的威脅手段來逼迫,中國的反彈更大了。先有人民日報刊文報導,現行貿易統計方式,把中國貿易順差誇大了,報導指中國在國際加工貿易生產鏈中進行最後組裝,實際獲得利潤並不多,但成品的金額卻都記在中國出口的帳上。這則報導,為中國貿易順差被誇大喊冤的立場,或有偏頗之處,但也是中國反擊的開始。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參加在美國夏威夷舉行的APEC領袖會議,胡錦濤對歐巴馬明確加以拒絕人民幣升值。胡錦濤說,美國貿易逆差不是人民幣匯率造成的,即使人民幣大幅升值,也無法解決美國的問題。



而後,溫家寶在峇里島出席東亞領導人系列會議期間向歐巴馬說,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主要是結構性問題,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在深化雙方經貿合作上下功夫。溫家寶建議,在更高水準、更大規模上開展中美投資貿易合作,包括中方擴大自美商品進口,鼓勵企業到美投資,深化雙方在高端製造業、新能源產業、醫療衛生事業、節能環保產業、高新技術和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合作。美方應在放寬對中國高技術產品出口限制、准許中國企業赴美投資、為中國企業提供公平競爭環境等方面盡快採取實際行動。



也就是說,如要達到中美貿易平衡,中方現在反而要求美國多向中國輸出高科技產業,也要美國開放中國的企業到美國投資。近年來,中國的經濟實力增強,正好歐、美經濟相繼出事,許多企業需要資金援助,中國想趁機入股以取得技術或習得商業模式,卻處處受到美國的阻撓。這次,胡錦濤、溫家寶的口氣一個嚴厲、一個溫和,但目標都一樣。溫家寶也提到,人民幣在2011年9月下旬至11月初,海外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市場(NDF)出現人民幣匯率的貶值預期,以此反駁美國指控中國操縱匯率。



有備而來 迎擊老美施壓

此前,中國新任證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中國可以為全球經濟不平衡的調整做出更多貢獻,中國的外匯儲備都是證券類投資和組合投資,直接投資比重非常低,如果把每年外匯儲備的四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拿來做直接投資,對所有國家都有好處。算是宣示中國的外匯儲備從美債退出轉為直接實際投資的可能性。



中國之所以正面迎擊美國的施壓,也是近年來已有所準備。2007年,歐盟超越美國成了中國最大出口地區之後,就一直是中國的最大出口地區,只不過,如果進出口相抵,美國還是中國最大出超國家。所以中國對美國提出增加高端技術進口,來平衡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而不是在人民幣匯率的問題上打轉。



人民幣一年升5%接近滿足點

此外,中國與東協間的貿易,開始增加人民幣結算。溫家寶也說,中國要和東協深化合作,擴大貿易和投資合作,深化金融領域合作,擴大本幣互換規模,推動人民幣與東協國家貨幣在雙方銀行間外匯市場掛牌交易。這個方向,等於是中國希望亞洲的金融體系可以自成一格,避掉歐美的金融風暴之外,也提高人民幣在亞洲的金融地位。



從中國的對外貿易結構來看,歐美經濟疲弱,對中國出口產業的衝擊確實不能輕忽。但美國對人民幣升值施壓,希望挽救美國製造業、降低失業率,也就是把美國經濟不景氣的焦點轉嫁到中國。此外,中國是美國最大債主,人民幣升值的話,相對的,中國持有的美元資產縮水,減輕美國還錢的壓力。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來到6.34∼6.35之間,算算2011年人民幣的升值幅度也約有4%,快要滿足一年升值5%的預期。而人民幣匯率也進入整理,不再動輒創新高,顯見人民幣匯率並未因為美國強烈施壓而失控,仍是照著自己的步調在走!

270*90
270*90

專題報導系列

  • 專題名稱